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专题报道

北京曾开过全市精神卫生工作会议,在改革开放之初这是个挺严重的问题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北京的改革开放进入了快车道,经济社会也进入了转型时期,由此带来人们的心理问题也不断显现。1987年9月,北京市政府适时召开了“北京市精神卫生工作会议”,会议决定由北京市民政局牵头成立全国首家面向大众的心理健康咨询服务机构——北京社会生活心理卫生咨询服务中心,我被任命为中心的负责人。

社会心理健康事业在西方发达国家已有几十年的发展历程,但当时在我国却是一项崭新的事业,没有任何可借鉴的经验,只有“摸着石头过河”边干边学。

我带领中心的工作人员与已故的首都医科大学心理教研室主任周梅和她的学生杨凤池(现已是国内外著名的社会心理学家)等人,暂借中山公园五色土西配殿的一个小角落,开始了面向社会的心理健康宣传咨询活动。

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人们普遍对社会心理学怀有陌生、质疑和排斥的心理,误认为接受心理疏导就是精神有病了,看到我们在公园里搞宣传活动,投来的是嘲笑、怀疑的目光,甚至远远的躲开。就是在这样普遍不被人们接受的背景下,我们凭着信念和不服输的劲头,硬是坚持了下来。

1988年8月中旬的一天,中山公园里游人寥寥。我远远看见一对母子在公园里没有目标的溜达,妈妈满面愁容,她拉着的孩子目光呆滞。我见状迎了上去,告诉她可以到我们这里来说说。她有点犹豫不决,但还是将信将疑地把孩子安顿在远远的地方,与我一起来到心理咨询师面前。原来孩子在学校学习成绩优秀,家长和老师都对他寄予厚望,过重的心理压力导致高考发挥失常,与高校擦肩而过。

重大的心理落差使得孩子整日在家闭门不出,目光呆滞,不吃不喝。这天是妈妈强拉着孩子来公园散心。心理专家听后告诉她,孩子的这种精神症状不是病态,只是突发性心理应激障碍,通过心理疏导,很快精神和身体就能恢复正常。孩子经过心理专家的几次心理疏导后逐渐恢复到正常状态。1989年也是这个季节,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来到中心工作人员面前,深深地鞠了三个躬,说他通过一年的复习,已经被北京工业大学录取了。

 

北京社会生活心理卫生咨询服务中心

每逢社会变革时期,也是离婚的高发阶段。上世纪90年代正值社会转型、国企改制,同时也波及到婚姻家庭,面对社会问题,我组织“中心”专家突破禁忌,编排“婚姻及性教育录像”和“美好婚姻、和睦家庭”科普展览。活动在社会引起轰动,每天中山公园五色土西配殿都被观看展览和录像的人围得水泄不通。

一对婚姻濒临破裂的老两口,在观看了展览和录像后找到我,感慨地说:我们结婚几十年了,彼此从没有深入沟通交流过,就是凑合着过日子,现在儿女都大了,我们也退休了,我们想与其这样别别扭扭的,不如离婚各过各的算了,今天在这儿让我们看到了全新的婚姻关系,看到了婚姻中的光明和美好。随后老两口相互搀扶着离开了,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心里有说不出的甜美。

我带领中心工作人员参与了历次社会重大事件的心理救援工作。

2003年北京暴发“非典”,我组织中心的心理专家开通了北京市首条“抗击非典心理支持热线”。60多岁的王女士是热线开通后第一个打进电话的。她的焦虑来自独生女儿,一名人民医院的护士,由于特殊时期,她女儿已经近一个月没有回家了,虽然女儿每天给她报一次平安,但疫情的严重性,让王女士总不往好处想,这种强迫心理导致她寝食难安,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

中心的心理专家通过热线,引导她宣泄因“非典”事件引起的抑郁、焦虑、恐惧等负性情绪;同时,提出积极的建议,帮助她减轻恐惧、焦虑感。就这样,在女儿不在家的日子里,中心的热线成了王女士的心理支撑和精神伴侣。

中心经过三十多年的规范发展,现已形成以预防为核心,以宣传、教育、个体疏导、热线、网络、应急心理干预和专业人才培养为一体的社会心理健康专业服务机构,已成为北京精神文明建设的一张名片。

 

本文作者1996年赴意大利学习心理学,现为北京社会生活心理卫生咨询服务中心主任。

 

来源:北京晚报 李晓童 文并图

我与改革开放
留下你的心里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