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专栏 > 闲事

上初中的儿子进入青春期 老爸诉苦:我儿子不许我说话

2016-12-26 12:00 编辑:梁双 来源:网络

有一天我站门外就听见儿子在那老大声音告状:“我妈妈绝对更年期了,已经开始叛逆了!答应好给我三块钱的,说变卦就变卦,又不给了。太逆反!我还得让着她。”他气急败坏,我都能听见拿脚踢桌子腿儿的声音。我推门赶紧进厕所冷静了一会儿,怎么也想不起来我答应什么三块钱了。可那个夜晚,愣是在谁也没理谁中度过了,还真够难熬的。

作者 王小柔 漫画 行者李伟


111_%e8%b0%83%e6%95%b4%e5%a4%a7%e5%b0%8f

我自己也青春期过,没觉得那是病啊,大概写点儿没人看得懂的诗就自己康复了。可孩子已经青春期了,要不也不会给我扣上更年期的帽子。

转天几个同学小聚。我在约定地点转悠来转悠去,除了饭馆发传单的,就剩我了。正在我举着手机搜免费WIFI信号呢,男同学呼哧带喘地打扶梯往上跑,边跑边招了几下手,一般要到终点的运动员都这样。我们打中学毕业就没见过,居然还保持着当年的人形,连长相都没怎么变。

见面总得寒暄,我说:“还是你们男的好,也不用回家做饭。”

男同学转着手腕子上锃光瓦亮的木头珠子:“别说做饭,家都不用回了。”他沉吟了一下,开始自言自语:“我们孩子自打上初中,我老婆就要求我到家不许看电视,我儿子不许我说话,我只要一说话,他就嫌烦,让我闭嘴。孩子青春期,动不动就犯脾气。”

我慢吞吞顺着他的话:“所以,你,离婚了?”

男同学一瞪眼:“离嘛婚!我下班晚上七点就能到家,不许说话不许看电视,你说我又不能吃完饭就睡觉。我就报名干滴滴了。下班单位门口吃完饭,我就拉活儿,开到十二点再回家,那会儿可算能看看电视了。我已经两年没看新闻联播了,怪想的。”

我们正说着,俩女同学拎着大包小包来了,远看就像飘来两面彩旗,其中一位女同学居然把短发染成了金黄色。“你们怎么跟定居韩国似的,浑身上下争奇斗艳。”我说着扒开她们拎着的塑料袋,发现这俩人买了四双旅游鞋。

女同学用她的大手豪放地捋了一下自己的发型:“孩子把我染发膏给换了,这洗也洗不掉,就先混弄潮儿队伍吧。”打落座,四个人除了揭发孩子,连菜都没点,把服务员干晾在旁边听着。金发女同学说:“我们孩子根本不跟你交流,平时耳朵里塞着耳机,咱也不知道是听歌呢,还是听外语呢。你还不能问,一问她就急,噎得你一愣一愣的,家长在家简直就不能出声音,你说话就是干涉她。我气得都离家出走三回了。他爸气得自己在外屋抽皮带,抽坏两条了。可只要她一出来,大家就得哄着劝着。青春期,怎么办呢!”

这边还在演示怎么对着空气抽皮带,另一个女同学说:“你们都一个孩子,我俩。刚把大的熬到青春期,他那个眼神儿,能把你气死。我背背外语吧,他斜着眼睛看你,认为你就是家庭妇女,学习根本不行。我一赌气在外边吃盒饭,背单词,把英语六级给拿下来了,合格证直接拍他面前。他才服。熬大一个,还有一个,老二青春期的时候,没准我就抑郁症自杀了,在死之前,咱必须得多聚!”

说到青春期,每个人几乎是抢答,同步说话,看出来在家多憋屈了。男同学揭发自己的孩子跟家长一言不合拿着十块钱就离家出走了,弄得他们两口子又报警又开车到处找。所以他宁愿在外边拉不挣钱的滴滴,也不回家给自己惹事。

一边吃饭,我一边下决心,晚上就把三块钱给孩子,保青春期平安。

原标题:这波儿赶上青春期了“我儿子不许我说话”

 

来源:北京晚报 北晚新视觉网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