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深读 > 封面

文洁若是如何与萧乾相识的? 89岁老太太仍如女学生

2016-12-26 12:12 编辑:任一湃 来源:网络

这一年里,拜访了三次文洁若先生。最初采访时,难免怀了一份对于“名家”的敬畏和忐忑心情,几次接近之后,才愈来愈发现她其实更像个邻家老奶奶,喜欢说话,挺爱和人打交道。打电话给她,随时都可以过去拜访,她并不怎么盘问你的姓名、身份和缘由,来者不拒似的,永远爽快地答应:“来来,我在家呢,你知道我家怎么走吧?”

%e5%be%ae%e4%bf%a1%e6%88%aa%e5%9b%be_20161226113615_%e8%b0%83%e6%95%b4%e5%a4%a7%e5%b0%8f

文洁若和萧乾为新家起名“后乐斋”,化用的是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句子。

这一年里,拜访了三次文洁若先生。

第一次,是因为89岁的她为丈夫萧乾编的文集《文章皆岁月》出版,又逢北京阅读季,主办方请她讲讲和萧乾读书的事儿。借了这个由头,就冒冒失失冒冒失失登门采访了。临走,她翻出一堆照片,“都拿去,看看有没有你们能用的”——好像一点也不戒备陌生人会顺手牵羊。

第二次,是报道出来后,去她家归还那些珍贵的老照片,顺便把报纸带过去。她看了报道,挺高兴。又拜托道:“有个事你方便时给澄清一下,现在都说萧乾是二战时欧洲战场唯一的中国记者,不是的,还有好几个,这不能弄错。”

第三次也是最近一次,拜望之余,也把晚报摄影记者为她专门拍的照片洗出来带去。她是个很喜欢照片的人,用好多盒子来装它们,好像从这些实实在在的东西里,才能看得见也藏得住时间。

最初采访时,难免怀了一份对于“名家”的敬畏和忐忑心情,几次接近之后,才愈来愈发现她其实更像个邻家老奶奶,喜欢说话,挺爱和人打交道。打电话给她,随时都可以过去拜访,她并不怎么盘问你的姓名、身份和缘由,来者不拒似的,永远爽快地答应:“来来,我在家呢,你知道我家怎么走吧?”

三十三载 “后乐斋”中攀书山

文洁若的家,在木樨地的一套老房子里,离地铁很近。自从1983年搬到这里,她和萧乾先生在这儿共同生活了16年,萧乾先生去世后,她自个儿又在这儿住了17年,加起来有33年了。旧是旧,却热闹,客人很多。每次去她家,这里都同时挤满了怀抱各式各样目的的人,有采访的、组稿的、叙旧的、查资料的、联系赠书的,络绎不绝。

这个家相当来之不易,是当年落实政策后分的。在此之前,他们的“家”曾是一个被堵住两头的门洞,在那里住了十年;再往前,他们原来的三间房曾在“运动”被收走,两个人还曾过了一段“没家”的生活。不知是不是这个直接原因,她和萧乾为这个新家起名“后乐斋”,化用的是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句子。后来,她还专门把这句话写成一幅字裱了起来,端端正正竖在桌子上。有人为她拍照时,她一定要站在这幅字旁边。她的字很有些特色,不像别的名人墨宝那样龙飞凤舞,总是一笔一画,带着一些小孩子式的稚拙。萧乾曾对她说,就喜欢她那小孩子一样的字。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