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今日主打

“带薪休假”提出多年却难以落实 有些人为什么有假不休

2016-12-29 10:10 编辑:zhoujt 来源:北京晚报

2016年12月29日讯,本周一,国务院印发《“十三五”旅游业发展规划》,提出要将落实职工带薪休假制度纳入各地政府议事日程;制定带薪休假制度实施细则或实施计划;鼓励机关、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引导职工灵活安排休假时间。事实上,“带薪休假”提出多年,却始终停留在“呼吁号召”的层面难以落实。其主要障碍是什么?那些“理论上”可以休假的人出于哪些考虑放弃休假?人们对休假制度改革又有怎样的建议与期待?

员工一年内不休假不请假,就会被授予全勤奖

“单位倒是不禁止休年假,可这六七年来,我只休过一次。”36岁的刘鹤从事金融行业,职场打拼十多年,如今也算混上一个“小头目”。在外人看来,他是年薪不菲的“金领一族”,而他自己明白,想要当个“金领”并非易事。比如不休假,在他身边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

“休不休假,工作都是你的。当上领导后,更不好走开,所以有假也不能休。”刘鹤回忆,工作前几年,带薪休假还没有成为公众话题,自己也很少主动休假。久而久之,他发现身边许多同事都选择不休假,甚至形成部门内的一种风气。“就类似下班大家都不走,比着加班的感觉。”

身处金融行业,压力自不必说,任务也是日益加码。刘鹤表示,自己的顶头上司是一名“工作狂”,周末加班乃是常事,还经常把下属叫到单位开会。“你跟他说休假,他还特别不理解,觉得休假哪有工作重要。”

与此同时,刘鹤所处的企业还从各个角度倡导着此类“拼搏精神”。如员工一年内不休年假不请病事假,年终就会被授予全勤奖。“虽然带薪休假是允许的,但从发这个奖,你也能判断单位的态度。”刘鹤坦言,自己早已习惯不休年假的工作状态,对倡导不休假的企业文化亦不反感,只不过家人常抱怨他的假期太少,不能多陪陪孩子。

例如2015年中旬,刘鹤原本打算带孩子去旅游,但单位临时上了新项目,他只好让老婆和丈母娘带着孩子去。面对家人的埋怨,刘鹤尽量用其他方式补偿。有时出差任务不重,他就会安排妻儿随行,顺便玩上两天。“我白天去开会,他们自己玩,晚上我带他们吃顿好的,这样的行程每年我能安排两三次。”

“很多企业工作忙是常态,休不休假才几天的事。我一年加的班,换算出来可远不止七八天。”作为企业中层管理人员,刘鹤对带薪休假态度有些“暧昧”。一方面,他认同这是员工的权利;另一方面,他觉得带薪休假的推广,对许多企业都只是“治标不治本”。尤其一些竞争激烈的行业,经常休假甚至被视作“没干劲”的代名词,“推广是推广,但很多人跟我一样,不是不敢休,是不愿休。”

放弃的休假能否按天数折算成基本工资?

某IT公司员工李蒙表示,自己公司不但规定了可以带薪休假,而且时间还挺多--每年15天,只是每次休假需要领导批复。“虽然假有这么多,如果人手不够,工作做不过来,领导很有可能‘委婉’地拖着不批,你自己就能意识到怎么回事儿了。”

今年的假期李蒙一天都没有请,这主要由于他所在的部门工作时间比较弹性,不用坐班和打卡,完成一项阶段性任务后默认可以休息上几天。他利用清明小假期,又凑了几天休息日,陪女朋友去云南玩了一圈儿,也没特意跟领导请假。等到忙起来,加之女朋友的年假已经用掉了,李蒙觉得请假也没什么意义,就自己放弃了休假。

在李蒙看来,有固定上下班时间的行政类岗位相对请假较为容易。像自己这种不坐班的部门,本来时间就比较自由了,还“不开眼”地在领导眼皮底下提醒他“我要请假”,总觉得不太好。所以身边同事基本都尽量少专门请假,“说是15天,一般最多也就请个四五天吧,除非打算离职了,有一口气请光的。”

而没请的假期到下一年便会作废,这让李蒙隐隐觉得有点小亏。“当然没人说我不能请,只不过现在的环境和氛围就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如果放弃的休假能按天数折算成基本工资发下来,心里就能舒服多了。”

“我们公司号称不打卡,但比打卡还累,两头看不到太阳。”跳槽到某创业公司这大半年,章力朋友圈里晒出最多的照片就是夜景。

对于工作的忙碌程度,章力倒是早有思想准备。虽说公司招聘时宣扬“人性化休假制度”,但毕竟成立不久,还在“打鸡血”阶段,自己过去又是做一个部门的负责人,“谁休假我也不能休啊。”

章力坦言,自从决定离开上一份事业单位的工作,等于就告别各种“一板一眼”的规章制度了。好在目前的薪酬能让自己满意,别的便不去计较。“也没法计较,跟非机关事业单位谈带薪休假太遥远。现在我周末经常加班,这个钱都没有单算,更别提其他的了。”

沿革

通知、劳动法、条例……带薪休假的这些年

近年来,“带薪休假”一直是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然而这一制度并非新鲜事物,其历史沿革或许远比人们印象中久远。

1991年6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发布《关于职工休假问题的通知》,提出“各地区、各部门在确保完成工作、生产任务,不另增人员编制和定员的前提下可以安排职工的年休假”;“确定职工休假天数时,要根据工作任务和各类人员的资历、岗位等不同情况,有所区别,最多不得超过两周”。

1995年1月1日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章“工作时间和休息休假”中第四十五条规定,“国家实行带薪年休假制度,劳动者连续工作一年以上的,享受带薪年休假。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这实际上是从法律形式确定了带薪休假的法定制度,但相应的“具体办法”却迟迟未能出台。

2007年12月7日,国务院第198次常务会议通过了《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于2008年1月1日正式实施。该条例共计十条,较为详细地提出“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民办非企业单位、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等单位的职工连续工作1年以上的,享受带薪年休假”;“对职工应休未休假天数,单位应当按照该职工日工资收入的300%支付年休假工资报酬”等具体措施。然而《条例》实施至今近9年,“带薪休假”仍未能走出“落实难”的尴尬局面。

正说

增设“集中的长假”比落实“分散的长假”更靠谱

“目前我们的问题并不是单纯需要假期,而是需要长假。我国的假期天数已经算中等水平了,但发展旅游业必须增加长假的供给。”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表示,以现行假日制度安排来看,民众大多只能集中出游,像周期性的“洪水”一样倾泻到各地。

想要增加长假,则有两个路径。一是“分散的长假”,即带薪休假。这一制度将使得我国假日结构发生根本性改变,人们的旅游消费能更为合理地得到释放。但刘思敏认为,“带薪休假”于目前阶段而言,尚停留在“一句空话”的状态。即便乐观地说,至少未来10年之内依然不易实现。

刘思敏以自己观察到的某知名企业举例,从高管到员工都没有带薪休假。不仅如此,该企业实行“朝九晚九,一周六天”工作制,虽给予员工不错的待遇,但在他看来不能算是值得尊敬的企业。“我以这家企业的变化作为标志,来判断中国带薪休假落实得怎么样。窥一斑而见全貌,他们已经赚了很多钱,更不用说那些还没赚到钱的企业了。”

此外,即便职工想要维权也非常困难。“去请假,老板隐含着一种‘威胁’说‘休假很重要啊,不然你多休几天?’你就不敢休了。维权的话,可能会以失去‘饭碗’为代价,成本这么高谁愿意呢?”刘思敏表示,带薪休假能逐步落实固然是好,但面对早在2007年底就已出台相关条例,至今却无法“基本落实”的情况,不妨考虑增加长假的另一个路径,即“集中的长假”——--黄金周。

刘思敏建议,恢复五一黄金周或在5.19中国旅游日前后增设一个黄金周,同时在8月上旬再增设一个避暑黄金周,使得春夏秋冬各有一个黄金周。切实缓解长假需求与长假短缺的尖锐冲突,疏通公众出行、出游需求的堰塞湖。“黄金周期间各个部门停顿,不强制休息也强制了,还更靠谱些,即使真的基本落实了带薪休假再来取消黄金周也无不可。”

 

来源:北京晚报 北晚新视觉网  主笔:魏婧 吴楠 插图:宋溪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