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北晚新视觉 > 专栏 > 闲事

护工不见外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猪队友老公欲哭无泪

2017-01-02 12:00 编辑:renyipai 来源:北京晚报

我手术后第二天,先生单位有急事要他回去处理,打扫病房卫生的保洁员推荐她姐姐来给我当护工。“我姓张,叫我张姐就行。”张姐做完自我介绍就开始用热毛巾给我擦脸、擦手,然后又要给我烫脚,我被张姐的热情吓了一跳,忙把脚缩进被子里。我看张姐这么勤快当时就应了张姐的价格,张姐高兴啊,收了盆又开始坐在床尾给我揉腿。哎呀太感动了,这亲人似的服务,我又给她按天涨了二十元,只要能像亲人那般照顾我,多给点钱也值得啊。

作者 星闪儿


我跟她说:“我其实要求不高,现在伤口未好,不能自己起床,我想起床时你把我搀起来,吊瓶输完了帮我喊一下护士,替我到楼下买点饭即可。我自己能做的自己做,多活动一下还有利于身体恢复呢。”

没想到这价格一落定,张姐立刻跟换了个人似的。立马停止按摩,坐回了床头的椅子上,笑着说:“他们都说护工是伺候人的活儿,难干得很,但我伺候过的几位病人都是特别好的人。我伺候过一位老太太,儿子女儿都在国外,老太太对我可好了,劝我吃劝我喝,生怕怠慢我。我伺候了她一个月,她走时离不开我了,非要带着我走,我家里还有老头呢,走不开。她几个孩子也对我特别满意,到现在还经常从国外给我寄礼品来呢。”张姐打开了话匣子便收不住嘴了,见我不断点头,她干脆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把脚直接飘到床上,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花生米,一边吃一边说:“我伺候过的第二位病人,是位在日本工作的小姑娘,她和你得了一样的病,别看她年龄小,但心眼特别好,从不让我照顾她,手术后第二天就能下床了,自己提着吊瓶上厕所。你看看我脸上用的化妆品,都是她送我的,正宗的日本货……”

张姐说得眉飞色舞,喷得我一脸花生米味儿,要不是我提醒她吊瓶该换了,她还在讲她的护理史,沉醉其中,浑然“忘我”。我真怪自己嘴快,刚见面几分钟就着急给她做好评,要知道她开始只是护理秀,假装勤快,我哪能白白给她加钱呀。

我告诉张姐,我白天输液需要人陪护一下,输完液她就可以回家了,晚上我家先生会来。张姐一听忙说:“就别让我大兄弟来回跑了,他工作要紧,我在这里伺候你就行。”这我懂,得多支付她一百元的夜间陪护费。

晚上六点先生来了,张姐忙赶着他走:“大兄弟,弟妹有我照顾,你放心回家睡个安稳觉吧。”我一个劲地对先生使眼色,让他别走。可先生不会拒绝人,收下张姐的热情打道回府了。

先生走后,张姐把一张陪护床搬进了病房,又拿来了一根输液管,一头绑在我手腕上,另一头绑在她手腕上,告诉我:“人上了年纪,觉也少了,你晚上有事拉一下这根管子我就醒了。”张姐躺下不久便鼾声四起,半夜我想起来上厕所,输液管绕在她手腕上的结都被我拉开了也没拉醒她,我只好自己用胳膊支撑着床板,一点点挪动,足足用了半小时才坐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张姐对我说:“我换地方睡不好,一宿醒了好几次,生怕你拽我我听不见,哎妈呀,那根管子咋不在我手上了?”我也真是醉了。白天我实在是困了,趁张姐出去买饭,悄悄对临床病友的陪护说:“我这陪护年龄大了,爱迷糊,一会儿我输液时要是我睡着了,麻烦你帮忙看着点吊瓶。”病友说,你这陪护是白请了。我说,没办法,当面说她怕得罪人,更没法相处。

一周后我准备出院,先生和张姐结账时,张姐说:“我伺候的病人都非常好,我妹妹在医院干保洁,她一天不知道打扫病房几次,早给每位病人和家属相好面了,谁家好伺候,病情又轻,便叫我来。每次结账时,家属都会多给我点钱。但咱可不能多要,大兄弟和弟妹都是好人,我少收半天的钱。”先生见不得人家夸,把钱如数递给张姐,临走还把亲朋来看我时带的礼物硬塞给了她。

我的心在滴血啊,关键是我得到啥照顾了?我私下骂先生:“蠢猪,白花了那么多冤枉钱。”先生说:“张姐算是把我们的心思算准了,下次你再住院,咱找不懂心理学的护工。”

呸,他是不盼我点好呀。

 

来源:北京晚报 北晚新视觉网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