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专栏 > 闲事

打工记:被迫返工 即便是个钢丝球也经不起您这么梳呀

2017-01-03 12:15 编辑:TF003 来源:北京晚报

我开发廊这些年,遇到不少“难剃”的头,硬生生把我的暴脾气磨绵软了,但凡功力不够,还真招架不住顾客爆发的洪荒之力。

作者:马海霞


附近工厂有位美女经常来我店里咨询,预约下年底放假回家时要做的发型,每次来我都热情接待,发型书都被她翻烂了,她也没有满意的。她的预约一年推一年,始终原生态的发型出现在我店里。店员小莉说,她根本不做发型,就是为了夏天来店里蹭凉,冬天来店里蹭暖。

小莉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这次真算错了。前几天美女领着一位女同事来了,进门就说,要染色。我忙把一摞色板递给她,她同事替她选了栗棕色,她欣然接受。等染完后,她左照右照,露出了满意的笑。

第二天一早,美女又来了,一夜时间笑容从她脸上消失殆尽。她一脸苦闷地说:“姐呀,你看看你昨天给我染的啥颜色呀,车间的人都说不好看,这个颜色太显老。她们问我在哪里染的,我都不敢说是在你家。姐,你看还能给我改个色吗?”

我一听,忙让小莉再给她染一遍,美女说车间的人让她染个黄色,越黄越好。我对她讲,颜色太黄了会显得发质不好,也会显得肤色不健康。她胸有成竹地说:“就染黄色,没事,染个最黄的。”

色板给她看了,图片也给她瞧了,既然她铁了心要染,便给她调好颜色让小莉帮她染。染完后,美女的脸色又阴转晴了,我刚想对小莉说收她点本钱就行,谁知道美女一句“谢谢了,姐。”便推门而去。

小莉要喊她付钱,我说:“算了,这种没主见的人,脑袋受他人指挥,只要她不再回来找我们麻烦,就不错了。”

果然被我言中,晚上她又来了,说是这个颜色太黄了,她车间的领导不同意,说谁给染的再让谁给染回来。还加重语气说:“本来车间的人都想来这里做头发,但看到我染的头发后,都去别的店了。”

嘿,敢情她不是来染发的,是来砸场子的!

前几天来了一位大姐,要烫头发,别的要求没有,只求烫完后一定要卷,但她不喜欢小卷,她要求用中号的卷发杠烫。发廊最喜欢这样要求不高的顾客,烫完后大姐看了一下,表示满意,付钱走人。三天后大姐又来了,进门就说头发不卷了。我看了一下她的头发的确不卷了,便让小莉给她洗了一下,洗完后,我对她说:“大姐,您看,这不挺卷的吗?”

“现在是挺卷,但等干了梳几下子就不卷了。”大姐边说边从包里掏出一把密齿的梳子,用力梳头发。

“大姐,烫完后我不是告诉过您,烫过的头发只能在湿发状态下用宽齿梳子梳吗,干了的头发您再这样梳,肯定把卷梳开了。”

“哎呦,头发不梳怎么可能呢,我烫时就一个要求--卷,可你还是给我烫得不卷,你必须再给我免费重烫一次。”

我听完都要哭了:“大姐呀,再给您烫一次没问题,但即便是个钢丝球也经不起您这么梳呀。”

那天,临关门时进来了一位男顾客,进门问完价格,待剪头发时,他开始了碎碎念:“我以前在上海打工,每次剪发都是去外国人开的发廊,剪个头发一二百元,人家手艺
的确好。来这边工作后,我去哪家发廊剪发也不满意,我不在乎钱,只要剪得好看就行……”

我笑而不语,按他的指点开始给他修剪,剪完后,他皱起眉头,从镜子里瞥了我一眼:“剪完了?”

“对呀,您看看哪里不满意,我再给您修一下。”

他把脸贴到镜子上,看了半天,又坐了回来:“咳,咳,这发型剪得……再给我好好修修。”

“您说哪里需修一下呢?”

“我要知道哪里需要修,就自己剪了,找你干吗?我就是不满意,你再给我修一下,我花钱理发,你总得让我满意吧。”

我像皇帝的新装里的裁缝,又给他这里剪剪,那里动动,其实一根头发也没给他剪。我磨蹭了半天后,他终于发话了:“好了,就这样吧。”

等他付钱时,非要少给我五块,我不同意,他便又拿头发说事,我让他坐下我再给他修,他才把钱给了我。他走后,小莉说:“我算知道他为啥挑毛病了,就是为了付钱时少给一点呀。”

来源:北京晚报 北晚新视觉网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