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今日主打

北京冰场仍未达开放标准:看看什刹海老炮们的青春止渴吧

2017-01-06 23:00 编辑:TF001 来源:芝麻匠通讯社

老北京的冬天流行着这样一句谚语:“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到户外滑冰,成了人们的一大乐子。然而到了今年,一是因为气温不够低,冰层厚度不够,很多户外冰场都还没有开放,二是持续的雾霾,把大家堵在了屋子里。总之,当滑冰变得遥遥无期时,倒让人怀念起那些年冰上追逐的欢乐时光。

 

 

 

由来已久的“冰嬉”乐趣

北京人喜欢在户外滑冰,什刹海、陶然亭、亮马河、未名湖、紫竹院、中山公园都有出了名的冰场。滑得好的三五成群你追我赶,滑得不好的也有冰上自行车可供玩乐。不少游客冬天过来,都是要体验一把冰上的乐趣。

这种特色的形成除了有气候的因素在之外,还和北京深厚的历史文化相关。据史料记载,当年努尔哈赤征服了巴尔虎特部落,率大兵离去后,巴尔虎特部落又叛变,围攻墨根部。于是努尔哈赤军队凭借“乌拉滑子”在冰层上驰行,救援被困军队,取得了胜利。这里提到的“乌拉滑子”就如同现在的冰鞋。自此之后,清王朝就对“冰上功夫”格外重视。

满清入关后,还从东北地区带入了“八旗冰鞋营”,也就是军队中专门溜冰的兵种。每年冬至到三九,皇帝到太液池即北京三海(北海、中海、南海)校阅八旗溜冰,称之为“冰嬉大典”。

表演的兵丁分为两翼,每翼头目12名,穿着红黄马褂,其余的人则穿红黄齐肩褂,射球兵丁160名,幼童40名,也都身穿马褂,背插小旗,按八旗各色,依次走冰,然后奖励优胜者。

除了有集体列队的项目,还有个人竞技,金鸡独立、凤凰展翅、蜻蜓点水等高难度动作,绝对不亚于今天的花样滑冰。

看过甄嬛传的人一定会记得,里面安陵容正是苦练“冰嬉之舞”而重新受宠。

到了乾隆时期,皇帝对冰嬉的爱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乾隆不仅将冰嬉钦定为大清“国俗”,还因“惜自古无赋者,故为赋之”,亲自撰写了《御制冰嬉赋》:

国俗有冰嬉者,护膝以芾,牢鞋以韦,或底含双齿,使啮凌而人不踣焉;或荐铁如刀,使践冰而步愈疾焉。

今天北海的漪漾堂,就是乾隆皇帝和后来的慈禧太后观赏冰嬉的地方。御用画师则将冰嬉大典的画面记录了下来,形成了今天我们在故宫博物院看到的《冰嬉图》。

通过这些整齐划一、颇有难度的动作,我们仍能对当时的盛况感知一二。

随着清朝末年国力的衰退,1895年北海漪澜堂举办了最后一届冰嬉大典后,清王朝再也无暇顾及冰嬉大典。但此后,慈禧太后常来此欣赏宫女冰嬉,光绪帝也乘着奥地利皇帝送的冰橇,在太液池上享受乐趣。

民间玩出了新花样

虽说皇室的冰嬉大典逐渐没落了,但民间的滑冰却逐渐兴起,被人们玩出了各种花样。《帝京岁时纪胜》中就曾记载:

寒冬之时,都人于各城外护城河上,群聚滑擦。

晚清时,京津一带还流行一种自制的冰鞋,俗称“凌鞋”。它由两块木板组成,上面分别钉着细铁条。人们将木板紧扎在鞋上,就能在冰面上如履平地。每逢数九寒天,水面结冰,一些滑冰爱好者就会聚集到护城河冰面上,穿着凌鞋参加滑冰比赛,“如星驰电掣,争先夺标为胜”。据说,有人曾穿着这种自制的冰鞋,清早从朝阳门出发,顺着河道一路滑到通州,回来时手上端一碗通州的酱豆腐,证明自己跑了个来回。这也成为老北京的冬日一景。

1925年,北海被辟为公园,面向公众开放,当年冬天就开辟了专门的滑冰场和冰车场。到上世纪三十年代,每年都会在北海湖面上同时开设好几处冰场。

当时北海公园冰场有一位须发皆白的滑冰老人,滑得非常精彩。据说这位老人名叫吴桐轩,前清时期曾在慈禧太后御用的“冰鞋处”中当值。由于他自幼练过拳脚,能把武术功夫融合在滑冰里,花样滑冰特别出色,受到慈禧的赏识,并把他提拔为领队。

1946年12月26日的《新民报》也对老先生做过报道:

(他)也时常穿着黑缎子的棉袄棉裤,飘着白须,光临在漪澜堂冰场上,玩着童子拜观音、朝天蹬等特别花样,引起四围的一片掌声。

那会儿应该是北海公园冰场最为火爆的时候,到北海溜冰既是一种传统,又是一种时尚。在这里,还经常举行冰上化装舞会,胡也频曾在《到莫斯科去》一书中对此有细致的描写:

没有一个溜冰者不做出特别的姿态。许多女人都化装做男人了:有的化装做一个将军,有的化装做一个乞丐,有的又化装做一个英国的绅士。男人呢,却又女性化了:有的化装做一个老太婆,有的化装做一个舞女,有的化装做一个法国式的时髦女士,有的化装做旧式的中年太太。还有许多人对于别种动物和植物也感到趣味的,所以有纸糊的一株柳树,一个老虎,一只鸽子,一匹牝鹿,也混合在人们中飞跑着。

想想那画面都觉得潮啊!

更有意思的是,这里还成就了一对恋人。当时,夏承楹和弟弟夏承楣在北海的溜冰场以花式滑冰出名,号称北海的“夏六”、“夏七”。当时的林海音在成舍我先生创办的北京世界新闻专科学校学习,在“看溜冰的经验”中,对北海冰场上被人们称赞的“溜冰健将夏承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两人在这里相识、相恋。

因为都是滑冰的高手,两人常常呼朋引伴去北海冰场溜冰,滑到精彩处还引得围观群众赞美鼓掌。抗战结束后,林海音夫妇搬出夏家,到南长街28号开始独立生活,这里东面是中山公园,北面是北海,向西去是中南海。周围冰场这么多,想来每年的冬天是一定少不了去滑冰的。

一代人的青春记忆

除了北海冰场,什刹海的故事也不少。去年电影《老炮儿》上映后,一度让什刹海冰场人满为患,除了去追寻“六爷”的足迹,这里更是多少人年轻时的记忆。

作家王蒙曾在他的自传《半生多事》一书中写道:

1952年冬天,我唯一的一个冬天,差不多每个周六晚上去什刹海溜冰场滑冰。那时的冰场其实很简陋,但是第一,小卖部有冰凉的红果汤好买。冬天的红果汤的颜色,那是超人间的奇迹。第二,服务部免费给顾客电磨冰刀,磨刀时四溅的火星也令人神往。第三,最重要的是冰场上高音喇叭里大声播放着苏联歌曲,最让我感动的是庇雅特尼斯基合唱团演唱的《有谁知道他呢》……

当时去冰场滑冰的大部分是青年人,以学生和工人居多。冰场分早、中、晚三场,门票白天五分钱,晚上八分钱,租冰鞋要5毛钱。按照当时的物价,这个价钱真是不便宜,以至于有的人家都自己制作冰鞋,或干脆去滑野冰。

冰场里大家玩的也各有不同,滑跑刀的人们是围着场地转大圈,滑花样的和不太会滑的在圈里面,甚至在角落里还有冰球场。搁现在,就是相当于三里屯啊。因此当时的什刹海就成了“顽主”们的聚集地。

那时候也没有手机,在四九城里分散着的顽主们要想见谁去什刹海冰场就行。当时什刹海冰场每天晚上正规讲是卖1500张票,其中三分之二都是被顽主们买走了。一千多人在冰场里根本滑不动。对顽主们来讲,来冰场就是聚会,就像鸡尾酒会似的,和各种人打交道,同级别的顽主们站着抽根烟,聊聊天,其他人则是简单打个招呼。顽主间还会“拔份儿”,争强好胜。对顽主们来讲,这既是一种高能量的发泄,又是一种表现欲。

穿着打扮上则流行军大衣,戴顶羊剪绒帽子,小姑娘多是围着红色的围巾。《老炮儿》里冯小刚穿的将校呢军大衣也兴了几年。

冰场上也有“拍婆子”(年轻小伙子搭讪漂亮姑娘)的,礼貌点就是绅士地打个招呼,性子急的直接围着女孩打转儿。最不妙的就是搭讪了有男朋友的姑娘,北京话叫“戗婆子”,与人发生冲突,有的甚至在散场之后被约架了。

大概就是因为有这些青春的、爱情的故事,很多老北京会把冰场称之为“浪漫的场所”。对他们来说,这里代表着美好,也充满了无数种可能。

直到今天在北京的各大冰场,都常常会看到“旋转跳跃”的大爷,或许他们就是当年约着到什刹海滑冰的那拨人吧。

真想找个时间再痛痛快快地滑一场!

 

来源:微信公众号 芝麻匠通讯社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