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画廊 > 在线画展

田迎人风景油画《午夜“春之声”》

2017-03-29 09:56 编辑:TF006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

午夜“春之声”(风景油画)

不知道,这是不是画家田迎人的独特发明,她总能让一幅风景油画成为“三位一体”的时空艺术,即油画、音乐、诗歌“鼎足而立”。

之所以称田氏油画为三结合的“时空艺术”,是因为油画乃空间艺术,但音乐和诗歌属于时间艺术,三者结合,时空交错。

我们就看她这幅风景油画《午夜春之声》吧,题目就源自著名西方乐曲《春之声》,只不过冠以“午夜”交代时间而已。同时,它又明显带有中国古典诗歌的意境,使人想起古代《诗经》中的佳作——《桑中》。这么说,这幅画,不仅有一张美丽的油画的脸,还有一颗感人的音乐的心,更有一个无言的诗歌的魂。

与春天一样永驻人们心田的,是奥地利音乐家小约翰斯特劳斯特的《春之声圆舞曲》(作于1883年)。据说,音乐家只用了一个晚上就即兴创作而成。正像田画家在一个春宵聆听着《春之声》的旋律,突然生发了油画的主题、主结构与主色调一样。在这万物萌动、百草葳蕤的季节里,艺术家的心变得更加柔软、敏感。

看吧,画家的笔触多么轻灵,线条格外纤细,色彩艳丽而欢快,林间的每一棵植物都是舞者,雾气中也弥漫着青春的气息……而最为让我们惊叹不已的,是年轻稚嫩的生命之树“得意忘形”的神态,被画家敏锐地捕捉,生动地再现。我们确实很难见到一株又一株山榆树或毛白杨的幼苗,高兴的时候,跳起霹雳舞的样子。我们甚至很怀疑,田画家或许是以一块亚麻布为草坪,伴随音乐的节奏,让色彩的笔迈着舞步行走,一会儿是摇摆舞,一会儿又是霹雳舞……

在春天的午夜,在露天的丛林舞场,也会有类似剧场舞台布置的“追光灯”吗?有。田画家说有,那就有。她安排的隐形“追光灯”显然是高功率的射灯,在黑暗的林中睁一只亮眼。它让红衣舞者的风采闪光夺目,也令一片橙黄的色泽愈加鲜亮,令一处嫩绿也草地也分外滴翠……在一幅风景画里,景物是什么样的,当然由画家本人说了算。印象派画家如此,抽象派画家如是,野兽派、立体主义、达达主义就更别提了……

而在田画家这帧《午夜春之声》画作中,我们可以看到艺术史上的不同流派的“身影”或“元素”。它们是古典主义、写实主义、印象派、抽象派、野兽派、立体主义……也许还有未来主义(代表人物意大利巴拉,1871年至1958年)的痕迹存在,即讲究“物理的超越”、“心境的并发性”,主张“为了直接表现运动,就必须表现运动着的物体的几个形状……”我们的的确确从画面上,看到了“运动着的物体的几个形状”。

是的,我们在每一寸画布上,都能感受到那跳跃着的音符的存在。话句话说,音乐感无处不在。而诗歌的意境呢,我们前面提到过中国古代诗歌《诗经》中的篇什,即描写年轻情侣幽会的情歌——《桑中》。“爰采唐矣,沫之乡矣。云谁之思,美孟姜矣。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这首诗的意思是:到哪里采女萝呢,到纣之都;思念谁呢?思念美丽的姜姓女子。她约我在桑林中,邀我到城楼上,送我至淇水边。要说这首古代情诗与田画家的这幅油画,有着某种关联,实在是有些牵强。但是,我竟然在看画时,耳畔响起“期我乎桑中”的美妙歌吟。或许,是因我看到画中(左上角),有几位年轻人在树下亲密交谈,情意款款,乃至生发联想……或许,这就是绘画艺术的多重魅力,因着它的诗意芬芳,勾起我们心底多少岁月的沉淀物,也许是一个亲历的生活场景,也许是一首永久难忘的诗歌……

相关推荐:【田迎人油画作品评析】

 

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彭俐/文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