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深读 > 调查

北林大学生摸清北京杨柳树家底 揪出“四月飞雪”罪魁祸首

2017-04-18 15:36 编辑:TF008 来源:北京晚报

每年春天,杨絮飘飘,白“雪”纷飞,自成一景。这一让很多人觉得浪漫无比的场景,却是另一部分人的噩梦——不断的喷嚏、发痒的鼻子、红通通的眼结膜,都让“雪”景失去了该有的美意。虽连年治理,但依旧飞絮漫天,这与杨柳树雌株现状和具体分布尚不清楚不无关系。

志愿者进行胸径测量

定位是治理的第一步。今年春天,受北京市林业局委托,北京林业大学350名志愿者深入街头巷尾、小区公园,对五环内杨柳树进行了详细地调查、定位和登记,并建立资源数据库,为以后杨柳飞絮精确治理提供数据支持。

为五环内杨柳树摸家底

3月份得知林业局的委托时,项目负责人、北京林业大学团委辅导员何经纬坦言有点儿“担心”,作为学校林学院出来的毕业生,他深知这项工作的任务量有多大。根据园林绿化的普查结果显示,本市城市规划建成区2015年还有200万株杨柳树雌株,占园林绿化乔木总量3700万株的5.4%。虽然持续多年开展杨柳飞絮治理工作,飞絮杨柳树总量逐年下降,但由于历史原因,飞絮杨柳树现有存量仍然较大。据保守估计,五环内的杨柳树雌株数量不下20万。

志愿者进行数据记

除了工作量大,时间也很紧急。原来,杨树和柳树为雌雄异株植物,分为雌株与雄株,其中雌株上的花序是由若干朵小花组成穗状的葇荑花序,每一朵小花发育后长成一个小蒴果,小蒴果里面包裹着白色絮状的绒毛,在绒毛中间藏着一些像芝麻粒大小的由胚囊发育而成的种子,随着小蒴果及种子的不断发育成熟,小蒴果逐渐裂开,那些白色絮状的绒毛便携带着种子漫天随风飞散,试图传播繁衍下一代,这就是给过敏患者带来灾难的“飘扬飞絮”的源头。所以,治理飞絮就是要揪出雌株这些“罪魁祸首”,而每年只有在白色绒毛冒头的那十几天左右时间,才是辨认雌雄株的黄金季节。过了这段时间,雌雄缺乏明显特征,辨认起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志愿者的招聘管理以及任务的分配是项目组面临的首要挑战,“之前很少组织过这么大规模的志愿者活动。”何经纬坦言。而学生们报名的热情,给何经纬吃了一颗定心丸。“本来以为能招到200人就不错了,结果同学们都很有热情,最终招到了350名左右的志愿者。”何经纬介绍说,这350名左右的志愿者中有95%来自林学院,具有一定的专业基础。学校也请来了专家为志愿者们作了专门的培训,帮助他们练就一双双“火眼金睛”。

志愿者钉垫片标记

人员到位,工作开始有条不紊推开。项目组将本市五环内区域划分为2866个500米×500米的网格,每3人一组,对每个网格内的杨柳树进行地毯式作业。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