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人文 > 画说正能量

拆弹英雄媳妇面前不提多危险 27次直接手动拆除可疑爆炸物

2017-04-19 13:39 编辑:赵亮 来源:北京晚报

2017年4月19日讯,各种颜色的电线缠绕在一起,倒计时数字正在快速奔向“零”,警察拿着一把剪刀,忙乱不堪地比划半天,最后赌命般剪断或红或绿的一根线,霎时间、倒计时终止,炸弹拆除……这是老百姓通过无数电影电视熟知了的排爆场景,可惜,全都不是真的。今天上午,曾经200多次现场排爆、27次直接手动拆除可疑爆炸物、直面死神弯刀的闫群警官和他的妻子一起坐在了记者对面,讲述他从警23年以来,生死边缘的那些故事。

拆弹英雄

爆炸前三分钟

炸弹被他拆除

“那个爆炸物放在更衣室的柜子里,计时器已经停了,柜子里空间不够,没法拆,我就把它挪到地上,结果就在我去摸拆除工具的时候,计时器突然又开始走了。” 北京市公安局反恐怖和特警总队五支队排爆大队副大队长闫群的记忆里,离死亡最近的一次经历,发生在十多年前的一个洗浴中心里,他现在还记得那个更衣柜的编号:108号。

闹钟下绑着一个圆盒子,定时器的表针已经被剪掉了,但隐约还留着一个“根儿”,能看到它定下响铃的时间是5点。而此时已经是4点53分了。按照操作规程,这时候包括排爆警察在内,所有人都得紧急撤离,可闫群突然有点较劲:“这个炸药量,要是炸了,影响太大了。我非拆了它不可。”闹钟滴滴答答地继续走,闫群开始动手拆除。多年的训练练就的技术,多次的现场排爆练出的大心脏,在这一刻一起发挥作用。

他回忆道:“这时候确实有点像电影里了,但是没悬到那种‘最后一秒’的程度,炸弹拆除之后,我又看了一眼,当时是4点57分。”

在每一个出现了疑似爆炸物的现场,所有人,包括其他警察都在撤离的时候,排爆警是那个逆行的身影。身穿厚重的防护服,带齐了各种装备,他们需要直接走向一个个或大或小、或精巧或简陋的爆炸装置。

多少普通炸药能致人于死地?闫群答:“50克,一个包子的分量。”人称“大脑袋”的他脑子里装满了各种爆炸装置的数据,只要看一眼,大致已经能判断其中的炸药量、爆速等数据。而在很多时候,如果真的炸了,厚重的防护服其实根本抵挡不了冲击波,要是装置里面再装上点铁砂、铁片,那真的有死而已。

这一点,每一位排爆警察都心知肚明。

走向未知的危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会?闫群说起了自己执行过的第一个任务。1998年,从警四年、干排爆警已经两年的他刚刚考取了公安部排爆手的证书,一天中午,朝阳一家餐馆里发现了可疑爆炸装置。抵达现场,疏散市民之后,闫群和同事进入侦查,果然在靠墙的桌子边看到了一个塑料袋,里面隐约有个BB机。

周围的通讯讯号随即被屏蔽。闫群穿上防护服,单独走进餐馆。“当时好像没想太多,所有人都在外面,我一个人进去,在防护服里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有点悲壮感。”爆炸装置被成功拆除了,脱下防护服的时候,里面全是汗水。

“现在就已经好多了,之后的26次手动拆除,我再也没紧张成这个样子。”他说。

向家人隐瞒8年自称“普通巡警”

他的紧张全转移到妻子的身上了。在闫群讲述自己的故事的时候,突然停下来:“不能再说这个行当有多危险了,我媳妇在这儿呢,回家该打架了。”

2000年,闫群认识了女友,也是现在的妻子,直到2003年结婚,他也没向包括父母在内的所有亲人说清楚自己的职业。“那时候我告诉他们,我是巡警,这也不算说谎。只不过我说‘我就是在街上巡逻’,这句话不太真实。”

结婚一年多之后,一次家庭聚会,闫群执行完任务紧赶慢赶回了家,被问及“干什么去了”的时候,突然一个不小心说漏了嘴:“排爆。”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不知是生气了,还是要打破尴尬,妻子说:“早知道你干这个,我就不嫁给你了。”

这句气话说了10多年了,如今他的妻子彻底成了他的贤内助。为他所要经历的危险担忧,还要为他照顾全家。只是在听着闫群讲述自己生死边缘的经历的时候,时常用手去擦擦眼睛,嘴角抿了又抿。

拆弹民警同时还是传奇教官

对排爆警察来说,第一次错误也是最后一次,上天不可能给改错的机会。可怎么会有人喜欢这种成天拿命玩的工作?闫群说,他天生喜欢。

“我从小就喜欢拆东西,骨子里的爱好,对电啊,机械啊,这一类的东西特别感兴趣。”他说,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曾经拆了家里的一台海鸥双镜头照相机,能拆并不稀奇,关键是他竟然又给装上了——只是不好用了。最后被父亲发现,挨了一顿打。但显然这顿打并没让他长记性,他又盯上了家里的电视机:“我很好奇啊,这里面是什么东西让人影出来的?”一天趁着家人不在,他又拿起工具准备拆电视了,却正好碰上父母回家——场面还是非常尴尬。

当上警察两年之后,得知北京有了排爆专业民警,身为普通巡警的闫群去缠着领导要求改行,于是有了现在的这个传奇。

他说,2007年前后,排爆大队的装备开始有了质的变化,各种包括排爆机器人在内的新型装备陆续到位,大大降低了一线民警的危险。许多危险性过大的排爆工作,会由机器人进行操作,然后远距离引爆。但是,如果案情重大,需要留存证据或寻找线索,而且评估认定可以手动排爆的情况下,仍然需要民警手工拆除。

参加工作至今,闫群先后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个人三等功2次。他说:“排爆大队有一个传统,每当主排手穿上排爆服走向可疑爆炸物前,都要拍一张照片,以防不测。我最大的期待就是,当我老了退休的时候,翻开排爆大队历年来拍的全家福相册,看到里面的兄弟没有任何一个人在涉爆现场处置中伤亡,这将是我最大的欣慰。”

多年来,他先后圆满完成奥运会等多项重大活动的安保任务。同时,应公安部要求,先后代表北京市公安局参加了支援上海APEC和世博会、杭州G20峰会、广州亚运会等安保活动,为当地警方提供防爆安检技术支持。他同时还是出色的教官,先后对北京市公安局民警进行专业培训77批次5500余人,对外省市排爆同行进行专业培训36批次260余人;对沙特、吉尔吉斯斯坦、斐济、印度尼西亚等7国外警排爆技能培训38次100余人次。

闫群说,装炸弹的暴徒好比出了一道题,综合了化学、物理、数学等各种知识,排爆民警就是答题人。但是这张答卷,必须得次次得100分。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安然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