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人文 > 历史

北京今年首个高温预警怎么破?燕京北京五星啤酒你选哪个

2017-05-16 22:03 编辑:cxy 来源:芝麻匠通讯社

气温逐渐热 热 热 热起来了……一转眼,北京就进入了“烧烤”模式。未来一周最高气温全部超过30℃,最高温将达到35℃!这热辣辣的天气,可不就得吹一瓶儿么!小孩儿喝北冰洋汽水,大人嘛当然就是来一瓶“啤的”了。就着点煮花生米、开花豆儿,或者来碟蒜肠,一瓶下去,灌个痛快,才叫一个透心儿凉。

拎着暖壶打酒

其实,在七八十年代的时候,瓶装的啤酒根本喝不起,“散啤”才是老北京的最爱。要喝的时候,都是得拎着暖壶、塑料桶甚至是抱着锅子到饭店或大商店里零打。那会儿的散啤,不是天天都能有,每天销售数量有限,要买就得赶早,有时为了买上几扎散啤,得排上一两个小时的长队,也是常事。

所以您一经过卖酒的地儿,总能看见一条弯曲的长龙从店里延伸出来,脖子淌汗的小伙子们举着暖水瓶一个劲儿想往前挪,脸晒得通红的姑娘们拎着铝壶焦急地向店内翘望,几位老人提着塑料桶、空酒瓶发牢骚……

有些馆子还硬性搭售,买啤酒您还得买上俩菜,要不就甭买了。

喝啤酒得搭俩菜 北京日报 胡敦志/摄

可见,想喝上一口啤的,一点也不容易。

千辛万苦、几经折腾买回来的啤酒,等拿回家的时候,早就没有了那口凉乎气儿,喝起来感觉差了不少。可当时很多人家中还不趁冰箱,所以得提前准备好冰块儿,或者买上几根红果冰棍,泡在啤酒里,这样喝起来才过瘾!随着时间的推移,直到90年代,玻璃瓶装的、易拉罐装的啤酒开始流行,散啤的地位也被瓶啤取代了。

最过瘾的喝法也变成了用啤酒瓶子嘴对嘴地喝,美其名曰“吹”。

“吹瓶”大赛

每到三伏天儿,在大杂院的房檐下,胡同口、街巷的餐馆里,常常看见人们“吹一瓶儿”的盛景。

五星啤酒与“老白牌儿”

说起北京最老牌的啤酒,得算五星啤酒和北京啤酒了。由于五星啤酒地处城西、北京啤酒位于城东。于是,就以天安门国旗杆为界,五星啤酒主要在城西销售,北京啤酒侧重在城东经营,两家都是京城里响当当的老字号。

五星啤酒年头最长,它诞生于1915年,是“双合盛”啤酒厂的拳头产品,厂址在广安门外东半壁街的旧观音寺。


双合盛啤酒厂 北京晚报图

“双合盛”的创始人是张廷阁、郝升堂两位义结金兰的好友。光绪年间,这哥俩曾被俄国人骗到西伯利亚的金矿上做苦力。

后来历尽艰险才得以逃脱,在海参崴车站谋生,开了一家杂货店,店名为“双合盛”,取“兄弟同心,财源兴盛”之意。

民国初年,受“实业救国”思想影响,张廷阁于1915年回国,在京城创建了双合盛啤酒汽水厂,并注册“五星”商标。

由于双合盛的五星啤酒,口感醇厚,“杀口”强,具有浓郁的麦芽香味,所以迅速走红,不仅销往天津、青岛、大连,甚至还远销香港、澳门、南洋等地。

而创始于1941年的北京啤酒,年头则要短一些。

它一开始的名儿叫“北平啤酒”,新中国成立后,才更名为“北京啤酒”,一叫就60多年。

北京啤酒厂车间。 北京日报 高宏/摄

那时,北京啤酒厂生产的北京啤酒,都是绿色大玻璃瓶,白底儿的商标上醒目地印有“北京啤酒”四个大字。

所以,老北京又管北京啤酒叫北京“白牌儿”。

当时的北京啤酒,获过金奖,上过国宴,连飞机上都有供应。

它设在东郊百子湾的厂房,每天来拉啤酒的货车进进出出,络绎不绝,供不应求,真是辉煌一时。

可这两家老字号,一年产量加起来不到10万吨,而1980年北京市场上啤酒的需求量高达30万吨,缺口特别大。

这就给外埠的啤酒进入北京市场提供了机会,比如青岛啤酒就曾在八十年代火过好一阵。

为了应对这种问题,五星啤酒发展起了联营,北京啤酒搞起了合资,但两家老字号的转型之路都走得异常艰难,后来竟逐渐淡出了市场……

啤酒大拿的“巷战”

接棒成为京产啤酒“大哥大”的燕京啤酒,最早是个不占优势的“小不点”。1981年,顺义啤酒厂生产出的第一代绿商标普通燕京,苦味有余、爽香不足,以至于被北京市民戏称为“农民啤酒”。直到1985年,经过技术改造,清香型、清爽型的燕京啤酒相继问世,才逐渐打开了市场,成为老北京忘不了的那一口儿。可是,燕京的崛起,却是通过一场场“巷战”赢来的。

过去,啤酒是统销包购的专营产品,酒厂只要坐等订单,销售都由糖业烟酒公司去卖。

可随着生产能力的提高,啤酒从“供不应求”变成“供过于求”,这种经营方式越发不能适应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

1990年初,燕京啤酒率先打破专营,组织车队,天天给经销商送货上门。

同时,还到处开辟个体批发网点,配置了2000多辆三轮车,让小商小贩蹬着车,走街串巷吆喝着卖,这样一来,在家门口就能买到啤酒。

一时间,“家家喝燕京”成了“北京第九景儿”。

可是,“巷战”既可以成就“胡同效应”的营销神话,也可以变成“狭路相逢”的恶性竞争。

为了争夺啤酒市场这块巨大的蛋糕,啤酒大拿们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换瓶、换商标、恶意收购等招数层出不穷,甚至不惜“肉搏”。

2010年,北京就曾发生过燕京啤酒与雪花啤酒业务员互殴的事件,以至于监管部门不得不出来“亮黄牌”,喊停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巷战”。至今,芝麻君回想起来都觉得非常魔幻。

这一口“啤的”来到我们面前,不知用了多少营销手段,打败了多少竞争对手,实在是不容易。但是,最终留住顾客的,难道不是啤酒本身的味儿吗?若为一时之利,忘了初心,怕是本末倒置。有句话说的好,“人生路窄酒杯宽”。炎炎夏日,吹上一瓶儿“啤的”,不仅图一个清凉,更图一个心中的畅快。

这才是姆们钟爱这一口儿的原因!

 

来源:微信公众号/芝麻匠通讯社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