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今日主打

遭共享单车夹击 公共自行车如何“骑”更久?

2017-05-17 10:50 编辑:TF001 来源:北京晚报

2017年5月17日讯,累计投放8.6万辆、日均租还达38万次、平均每车每日周转4.4次,恐怕不少人还记得昔日北京公共自行车办卡排长龙、早晚高峰一车难求的盛况。只不过短短半年多的时间,在摩拜、ofo等共享单车地夹击下,公共自行车便盛景不再,有的地区日均租还次数直降一半,有的城区半年内退卡量同比增长了一倍。

两位负责维护的工人师傅正在对自行车进行检查

据记者了解,目前全市有桩的公共自行车投放已暂停,不再投放新车。未来,公共自行车还能不能继续“租”下去?该如何改变才能延续自己的生命力?

【坐标——朝阳】

现场:用车高峰一半以上公租车闲置

记者昨天在位于朝阳门地铁站的公共自行车站点看到,虽然是临近晚高峰时间段,但一半以上的公租车都静静地停驻在停车桩上,两位负责维护的工人师傅在对自行车进行逐辆检查。

“我之前办的那张IC卡找不到了,今天过来问问要退卡怎么办”,途经此处站点的徐女士告诉记者,“我算最早一批办卡的用户了,当时觉得很方便,可是现在和共享单车一比较,觉得还是差点儿意思,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我骑共享单车可以一直骑到单位门口,可公共自行车骑到存放处后,还得再走一段才能到单位。”

记者在现场采访时发现,和附近停放的共享单车频繁被租还相比,公共自行车的闲置率比较高。“和最开始投放的时候比,现在确实用车的人少多了,尤其是从去年年底共享单车大规模投放后,同样都是在这个地铁口停着,很多市民还是选择了共享单车”,负责维护公共自行车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每天这个站点公租车的租还次数大概也就是以前的一半吧,大部分使用者都是最初办卡的市民,因为现在公租车也有了扫码APP,所以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过来办卡的市民了,倒是有一些过来直接退卡的。”

“从去年年底开始,随着大量共享单车地冲击,平均每天的公共自行车租还次数降低了一半”,朝阳区公共自行车运营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之前比较规律的办退卡情况也出现了大幅波动。据统计,2016年度朝阳区公共自行车的办卡量较2015年度的8万张减少了25%。

说法:半年内退卡量同比增一倍

部分停车桩将改为电子围栏

朝阳区作为北京市公共自行车服务系统最早投入运营的两个试点之一,截止到目前共投入运营公共自行车服务站点191个,按照去年制定的计划,今年新投放的公共自行车到位后,该区的公共自行车数量将达到9000辆,位居城六区之首。

“这些公共自行车站点基本都设在地铁沿线、住宅小区和办公区等不同区域,租还使用情况一直呈上升趋势,但是从去年年底开始,之前比较规律的办退卡情况出现了大幅波动”,朝阳区公共自行车运营相关负责人说,办卡减少的原因除了共享单车的加入外,还有一个就是公共自行车也开始推广“app下载,0押金租车”,“这也是为了应对共享单车的冲击吧,从去年开始市民可以通过下载北京公共自行车的APP,通过支付宝零押金使用公共自行车,这也意味着公共自行车在使用上做到了零门槛,更方便了。”

这位负责人也坦承,公共自行车与共享单车相比,也有着其自身的优势,比如公共自行车的很多用户都是中老年人,而且城六区及顺义都是一卡通通存通取,为不擅长使用智能手机的中老年人群提供短途的出行保障。目前制约公共自行车发展的最大瓶颈是停车问题,因为公共自行车需要固定的停车栏,不少市民最终因为共享单车的随用随停而放弃了公共自行车。以朝阳区公共自行车的退卡情况来看,往年因外来务工人员返乡高峰等原因,每年的11月至次年1月为退卡高峰期,2月开始恢复正常。而今年2至3月,因各共享单车厂商持续组织免费骑行活动等优惠,导致往年的退卡高峰一直持续到了4月份,从5月开始,退卡情况才逐步恢复到往年正常的退卡状态,而这半年内的退卡总数量已经达到了往年同期退卡数量的一倍。

作为运营部门,这位负责人建议可以对现有的公共自行车进行智能化改造,安装智能锁,同时目前从技术层面也已经可以实现电子围栏的设置,即完成智能化改造的公共自行车可以根据发射器的指令实现自动落锁,一旦自行车试图停放在不允许停放的区域,将最终无法实现锁车。“可以根据不同的道路环境来选择不同的停放方式,保留一部分固定停车桩,再将一部分停车桩改造为电子围栏,这样让使用者停放更方便。”

该负责人表示,公共自行车已经运营了四年多的时间,如果能在便捷停车和支付方面完成相应的智能改造,公共自行车在使用方面的便利性将得到大幅提升。

【坐标—— 丰台】

现场:一个小时存取者只有20几位

每天清晨7时开始,地铁10号线角门东站就会陆续迎来客流,最简单的识别方法就是地铁站周边的自行车数量。角门东站位于马家堡东路和角门路交叉路口,每到早晚高峰时段,就会有大量的自行车涌向这里,但自从共享单车推出以来,使用公共自行车的人越来越少。

昨天清晨,记者来到角门东站,路口四个区域已经被数百辆橙、黄、蓝等颜色的共享单车“攻占”,西北角公共自行车车架上的十几辆自行车几乎被“埋没”在了车海当中。记者粗略统计,在8点到9点1个小时的时间内,前来存取公共自行车的使用者只有20几位,以中年人居多,而共享单车的存取频率密得根本数不过来。

对于公共自行车使用率下降感受最明显的,要算是路边的停车收费管理员了,他们每天除了管理着非机动车道旁的汽车,还经常关注着人行便道上的公共自行车。“大概从去年年底开始,使用公共自行车的人就少了。”一位停车收费管理员告诉记者,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修车师傅出现的频率少了,他说以前经常能看到修车师傅的身影,如果有车坏了,报修之后不出半小时,就能看见他们前来修理,但如今一两天才能看见一次。

“因为骑的人少了,坏车的几率就小了呗。”一位负责公共自行车维修的老师傅告诉记者,“自行车如果骑的多,就会出现一些自然磨损,比如脚蹬子坏、车筐掉螺丝等等,骑的少,自然修的少。”他坦言,共享单车到来之后,虽然目前没有减少公共自行车的数量,但他和同事外出修车的工作量却减少了一半左右。

说法 :公租车租还总数下降8%

近期不再新增公共自行车

丰台区市政市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丰台区共有8000辆公共自行车,从今年1月至5月8日,全区公共自行车租车租还总数为192.5万次,2016年同期是210.2万次,租还总数下降了约8%。“像周转率较高的蒲黄榆站点,去年一辆车的周转率是每辆车30次多一点儿,最近的数据大概在二十八九次左右。”这位负责人表示,公共自行车站点多设置在地铁等交通枢纽与居住小区周边,而且具有第一小时免费的优势,因此租还数量并没有大幅下降。根据公共自行车与共享单车推广情况看,丰台区计划近期不再新增公共自行车,同时积极运营好现有公共自行车,并对共享单车进行规范管理。

这位负责人说,丰台区已经多次约谈了共享单车运营企业,要求运维人员及时处理共享单车违停情况。目前丰台区已经在辖区内施划了1600多个停车“白框儿”,这些停放处面向所有品牌共享单车开放,各家都能停。下一步还将根据共享单车停放情况进行调整,根据实际需要增加停放点位的施划。

本报记者 左颖 叶晓彦

【坐标——东城】

现场:空无一车 站点成摆设

在位于崇文门外的东城区第二文化馆楼下,记者发现了20套公共自行车的车桩,只有3辆公共自行车停放在车桩上,空余17个位置。

通过APP检索后,记者发现了问题。检索系统显示,20号车桩上原本应该停放有一辆公共自行车。但记者在现场发现,空荡荡的车桩上显示着“请刷卡租车”字样,显然也默认这里原本应该有车。但20号车桩上却空空如也,见不到车的影子。

距离王府井不远的台湾饭店西侧,设置有一处拥有60套车桩的公共自行车站点。当记者选择了一辆公共自行车,刷卡准备取用时,却发现公共自行车的车锁发生了故障,无法与车桩分离。

在崇文门国瑞城南侧,一处已设置好车桩、却见不到一辆公共自行车的站点吸引了记者的注意。在这处点位上,胡乱散落着市民的私家自行车以及摩拜、ofo等各种共享单车,唯独没有公共自行车的影子。记者发现,原来这是一处虽已设置好、却闲置未启用的公共自行车站点,所有的车桩显示屏都黑着灯,也没有为其配备车辆,就像摆设一样闲置在路边。类似这样未启用的公共自行车站点,记者在全市还发现了多处。

说法:仨月租还次数直降1/4

暂时不再新增站点

来自东城的一组统计数据显示,东城共有7000套公共自行车可供市民选择,约230个点位,覆盖了整个东城区的辖区范围。去年2、3、4三个月,东城公共自行车的租还车次数分别为46万、74万和100万,而今年2、3、4月,租还车次数则为32万、78万和52万。

记者发现,尽管3月份的租还车次数略有上升,但从总体来看,三个月来的租还车次数还是比去年同期减少了58万。通过计算发现,这相当于租还车次数减少了26.4%,超过了1/4。

面对下滑的数据,东城区相关负责人坦言,从整体运营数据上看,与去年同期对比,租还车次数的确有所下降。因此,“东城暂时不准备再新增点位了”。

“目前主要打算做好现有公共自行车点位的运营。”该负责人表示,公共自行车的使用人群与共享单车的使用人群也有一定区别。对新兴的电子支付手段很熟练的年轻人使用起共享单车来一般驾轻就熟,但是年龄偏大一点的人有时对电子产品等新鲜事物并不熟悉,一些老年人的手机上甚至没有安装微信、支付宝等支付软件,因此对刷公交卡即可使用的公共自行车更加偏爱。

【坐标——西城】

现场:公共自行车被共享单车包围

在地铁四号线灵境胡同站D出口外的公租车站点,下午5点刚过,这里的人流就逐渐多了起来,三五成群的公司白领有的掏手机,有的拿公交卡,显然,他们都准备骑车回家。短短十几分钟内,“找车族”的数量从十几人增加到几十人,加之进出地铁的人流,几十平方米的站前空地变得拥挤了不少。

但是与人群相比,更壮观的显然是这里的车群,小黄车(OFO单车)、摩拜单车、小蓝车和小绿车应有尽有。它们或者十几辆横着一排,或者七八辆竖着,从便道上的“甘石桥”公交站牌后面延伸过来,有的干脆就围城一圈,纵横着排放在空地上,足有上百辆之多。

相比之下,公共自行车点位的30个停车桩就像被埋在了共享单车的海洋中。停车桩被当成了标杆,停靠着不少单车,但是公共自行车却只有3辆。一位30出头的男士走到站点旁,搬开了4辆围在车桩前的共享单车,刷卡取出了一辆红白车:“我在金融街附近上班四五年了,从去年年底开始几乎每天的高峰时段都是这样。”这位马先生直言:“像我们这样30多岁或者年龄更大的人会选择公租车,因为好几年了,有这个习惯,而且我单位附近一百多米处也有站点,还是比较方便的。”

说法:今年退卡量超过一万张

未来尝试添加电子锁

西城区公租车运营负责人张建波介绍说,西城区公共自行车运营服务至开通以来共投入使用办卡服务网点6处,建设公共自行车租还网点共计208个站点,投入设备7000套。其中,灵境胡同站点是较为典型的:“我们每个站点都有一两名调度员,但是这个站点多年来早晚高峰供不应求的问题还是很难根治,究其原因是单向用车潮汐问题。”

张建波表示,由于西单地区早晚高峰人多车多,灵境胡同站点潜在用车人数达百余人甚至更多:“我们有30个车桩,这还是增多车位之后的体量,但即便我们有50个,还是很难满足两个时段的需求,高峰时候人们都从这个站点租车,还车的太少,所以调车也很难。”

据介绍,从2017年以来,西城区每月公租车租还量稳定保持在2万量左右,新增办卡数量为599张,退卡数量则超过一万张。对于公租车未来的改革和发展,张建波仍然持乐观态度:“我们还是得服务好仍然使用公租车的人群,并且从共享单车借鉴经验,未来可能通过电子锁和电子护栏改进公租车相对固定的停放模式。对于共享单车出现的一些问题,我们也会进行分析,逐步把公租车服务质量提升上去。”

声音

公共自行车还不能取消,可以适当完善

市政协委员、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高扬:

公共自行车在共享单车大规模推广地情况下,确实出现使用率下降的问题,但是解决这个问题不能着急,要谋定而后动。共享单车和政府此前主导的公共自行车各有利弊,理想的做法是各自改善自己的缺点,目前政府准备出台的共享单车管理办法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更好地解决市民短距离出行和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市场作用发展得好的领域,政府行政管理可以让位,将财政资金投入到更需要的地方。目前共享单车市场化运营比较充分,市场的力量介入了,政府是否还要大量投入继续加大公共自行车就值得研究了,财政资金可以投到更需要的地方,比如改善骑行环境。但是按照现有情况看,还不能确定的是共享单车能维持多久,还要再看一看,谋定而后动,所以公共自行车还不能取消,可以适当完善,具体方式要根据问题提方案,还有资金问题,建议不要多花钱。长远看共享单车发展进入良性循环后,市场作用发展好了,政府行政管理可以让位,比如改进公共自行车存取模式、加入互联网智能运营模式,使之进入市场竞争。

本报记者 张楠 孙颖 实习记者 张骜

 

来源:北京晚报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