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深读 > 时局

香格里拉对话会落幕:挤兑中国十多年美国这次为啥大变脸

2017-06-05 20:55 编辑:cxy 来源:长安街知事

历来被看做是中外交锋重要舞台之一的“香格里拉”对话终于结束了。作为目前亚太地区安全对话机制中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多边会议之一,历届对话都是各家媒体关注的焦点。不过,知事发现,在今年的对话上,一向在“怼华”方面十分积极的美国,竟然一反常态地开始“自相矛盾”了呢。这是什么情况?

历届对话交锋不断

稍微了解情况的小伙伴都知道,这场由英国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和新加坡国防部举办的“亚洲安全峰会”(也被译作亚洲安全大会),开始于2002年,每年6月初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饭店举行,也因此而得名。

在历次的对话上,中国都是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在过去的这些年里,美、日、澳等国也没少在对话上明里暗里“怼”中国,当然,中方也都予以回应。比如2014年,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在香格里拉对话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发言,就公开指责中国“破坏南海地区的稳定”,并警告称如果国际秩序受到威胁,华盛顿不会无动于衷。

对哈格尔此番讲话,当时参加会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王冠中当即做出回应:“在事关中国主权领土和海域的划分问题上,中方从未挑起过事端。从来都是有关方面带头挑事的情况下,中方不得不采取应对的措施。”

然而就是这么一场时常充满着交锋的会议,今年却突然有了不一样的味道。

马蒂斯表态“前后不一”

在众人的一片期待中,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要开始演讲了。然而,他一上来先说了一句:“我们欢迎中国的经济发展,但我们同样预计到美国和中国在经济和政治上的摩擦。我们寻求同中国建立建设性的、结果导向的关系。”

这句话一上来就先定了一种不同以往的调调。毕竟,和此前剑拔弩张的表态相比,这一句话背后蕴含的信息可谓是丰富。在结尾的时候,马蒂斯又说道:“在我们有利益重叠的地方,我们寻求最大程度与中国合作。在存在分歧的领域,我们将寻求负责任的管理竞争,因为我们认识到,美中关系对于亚太地区稳定有多么重要。”

几句话下来,透露的信息已经十分明显了。大概很多人听到这番话从马蒂斯口中说出,恐怕都要感到失望了。这位人们眼中的“疯子”并没有抛出多少狠话。

当然,有些东西毕竟还是要“坚持”。在马蒂斯的演讲中,还是一如既往提到了所谓的“南海问题”。事实上,包括马蒂斯在内的,日本防卫大臣稻田朋美以及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都有相应表述。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所谓的“规则”。

马蒂斯称,“我们无法接受中国影响国际社会利益的行为,这破坏了‘基于规则的秩序’,而这种秩序曾使所有在座国家包括中国受益。”澳大利亚国防部长佩恩称中国曾是“基于规则的秩序”最大的受益者,因此在如今的南海局势中也应遵守规则。

当然,对于他们这些所谓的“规则”,我外交部已经严厉地予以回怼,在这里就不再赘述啦。知事想要说的是,这类说辞最多算得上是一种“常规动作”了,美方代表在历届对话上都是如此,相比之下,他讲话中透露的其他信息更加重要。

矛盾表态力图保持“平衡”

“在这次对话上,美方代表的发言可以说是有些前后矛盾,或者说前后不一。”中国社科院亚太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研究员许利平告诉长安街知事,总体上来看,这次美方代表在对话上就南海等方面的表态,与以往相比显得较为缓和。马蒂斯提到过的相关论述,都是历届美国官员说过的,并没有什么新意。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盟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东盟秘书处政治与安全事务前主管丁萨·猜林帕拉努帕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他听完整场演讲后的印象是,马蒂斯没有过于对中国施加压力,因为尽管(在南海问题上)有所“批评”,但他也强调了合作,而这一点并没有对朝鲜提及。“所以,他在演讲中保持了很好的平衡。”

许利平认为,自中美两国元首会晤之后,两国的合作关系目前处在一个上升的趋势,双方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了政治互信,当然中美之间的一些机构性矛盾,短时间内仍然无法消除,这也是此次马蒂斯表态前后不一的原因。不过,许利平表示,中美两国的合作面仍然大于分歧,因此未来两国之间的合作还需继续推进。

特朗普亚太政策尚未定型

不过,许利平同时也提到,关于台湾问题,在此次对话中比以前更加突出一些,此前的对话很少提到台湾问题,这点值得重视。许利平认为,此番马蒂斯提及台湾,可能是为美国将来可能实施的对台军售做铺垫。特朗普强调“美国优先”,重视经济利益,而对台军售则符合他在经济利益上的追求。

特朗普时期的美国,将在亚太地区扮演何种角色?许利平认为,从目前的表态来看,特朗普政府的亚太战略还没有最终定型,准确地说,他的亚太政策还没有出台,从马蒂斯的老调重弹就可以看出这点。但在台湾问题上,特朗普可能会更加积极主动,这一点需要严加防范。

尽管马蒂斯此次在发言中也表达了对自己盟友的安抚,不过看起来效果似乎仍有待观察。许利平认为,如果将来美国在亚太地区进行战略收缩,继续推行“美国优先”,也不排除亚太地区的一些其他国家,为了“应对”中国,可能会采取一些“合纵连横”。

比如,在此次对话期间,日本、韩国、越南澳大利亚四国的防长就进行了一次非正式的闭门磋商,似乎有一种“结盟”的意识。他们可能认为,美国在奥巴马时代对亚太的那种“重视”,可能就一去不复返了。如果美国确实在亚太地区进行战略收缩,那么也不排除亚太地区将来可能会出现一种类似“小多边”的“小集团”,试图来填补美国退出这一地区后的空缺。不过目前,双方都还处在相互试探、磨合的过程中,将来的走向如何,还有待观察。

来源:微信公众号/长安街知事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