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人文 > 书乡

在汉堡吃汉堡是何种体验? 若到柏林一定要品尝什么

2017-07-14 20:50 编辑:TF008 来源:北京晚报

走遍全球有难度,吃遍全球却简单。如果自己不能亲身到访,用原产地地名命名的美食,或许就构成了人们对一座城市、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的美好想象。说起东阿,就会想到阿胶;说到茅台,就会想到茅台酒;说到宇治,就会想到抹茶;说起祁门、阿萨姆或大吉岭,就会想到红茶……但是,说到汉堡时,你想起的是一座熙熙攘攘的海港,还是一个热气腾腾的汉堡包?

作者 吾云


这种风靡世界的美式食物背后,原来真有德国基因。

作为城市的汉堡,是刚刚结束的G20领导人峰会举办地,这座易北河畔的城市全名“自由汉萨同盟城市汉堡”,是德国第二大城市和最大的海港,也是“德国通往世界的大门”。对于游客来说,位于汉堡仓库城的微观世界是老少咸宜的必去景点;对于德甲球迷来说,汉堡队是一支耳熟能详的老牌劲旅;对于猎奇者而言,汉堡圣保利绳索大街则拥有世界著名的红灯区。

汉堡这座城市虽是历史名城,但相比只有一百多年历史的食物汉堡,不得不在知名度和普及度的比拼中败下阵来。现在的汉堡是美式食物的代表,谁没吃过麦当劳、肯德基的汉堡呢?据说单单麦当劳一年卖出的巨无霸汉堡,就可以绕地球好几圈。汉堡丰俭由君,可以在火车站花上1美元1欧元,暂时慰藉一下穷游胃;也可以去贵餐厅端坐着,点一份面包香气十足、蔬菜新鲜爽脆、肉饼鲜嫩多汁的高端汉堡。

在汉语里,作为城市的汉堡和作为食物的汉堡名字相同。在英语中,一个是Hamburg,一个是Hamburger,两者也很接近。为了区分,我们称呼前者为“汉堡市”,后者为“汉堡包”。这两个词长得这么像,到底是巧合还是确有关联?

答案是确有关联。这种风靡世界的美式食物背后,原来真有德国基因。只是这种基因对今天的汉堡包到底产生了什么影响,还说不大明白。

一批又一批语言研究者、民俗研究者、美食爱好者在古老的史书、菜谱、菜单中寻找汉堡市和汉堡包之间的蛛丝马迹。有人说,汉堡包最早在汉堡和美国之间的轮船上供应,所以被命名为汉堡;有人说,汉堡包起源在美国,但是一直没有名字,直到一群来自汉堡的水手用自己的家乡为其命名;有人说,汉堡包全称是“汉堡肉排三明治”(hamburger steak sandwich),出于简便的考虑,缩写称hamburger。

这几种说法里,第三种最靠谱。Hamburger这个词,本来是汉堡市的形容词或属词形式,可以表示“汉堡的、汉堡人”。比如上面说到的汉堡队,全名叫Hamburger Sportverein,直译为汉堡运动俱乐部,如果丢掉“运动俱乐部”这几个字,也成Hamburger了。汉堡队的死对头不莱梅队的球迷们有个传统,每逢两队比赛前,都要大吃一顿汉堡,以示对胜利的期待和信念。

当汉堡包渐渐成为一种流行的食物,它和汉堡市之间的捆绑关系就逐渐解除了。顺带着, hamburger这个词的演变也更加自由,早在20世纪30年代就简化成了burger,直译过来就是“堡”。Burger和“堡”甚至成了一个后缀,用来附加在各种食材后面,表示“和汉堡有关或相似的食物”。1940年一家美国餐厅的菜单上写着“本店供应牛肉堡(beefburger)”。要知道,牛肉饼本来是汉堡包的“标配”,这个“多此一举”的名字更说明汉堡包和最初的词源脱钩。随着时代发展,还出现了芝士堡(cheeseburger)、鸡肉堡(chickenburger)、素食堡(vegeburger)、米堡(riceburger)等等,只要是两片圆形的主食(面包、饭团)中间夹着一块肉饼(有时候连肉饼都省了,换成了芝士或者蔬菜),就可以命名为“××堡”。

全名“汉堡肉排三明治”的汉堡包,省略“肉排”“三明治”这些核心词,只留下“汉堡”甚至“堡”作为自己的名字,不得不说有本末倒置之嫌。但语言就是这么任性,和汉堡常常搭配在一起的薯条也有类似的遭遇。在美国餐厅里,常有人要burger and fries,fries本应是fried chips(炸薯条),可chips(薯条)被省略了,和fry(炸)有关的fries倒成了薯条的名字。

同样是德国城市,首都柏林的境遇就和汉堡不同。柏林的居民叫Berliner(柏林人),偏偏有一种带糖霜的小圆面包也叫Berliner。论名气来说,柏林市可比柏林小面包大多了。因为不了解这一点,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在德国人民面前闹了一个大笑话。

1963年,肯尼迪在勃兰登堡门前作了一个著名的演讲。那时距离柏林墙修建过去了近两年的时间,东西德的关系仍然紧张,肯尼迪为了表示对西德和西柏林的支持,在演讲开头说,“二千年以前,最自豪的夸耀是‘我是一个罗马公民’;今天,自由世界最自豪的夸耀是‘我是一个柏林人’”。演讲结尾又说:“一切自由人,不论他们住在何方,皆是柏林市民,所以,作为一个自由人,我为‘我是一个柏林人’这句话感到自豪。”看中文翻译,这演说还颇有感染力,但坏就坏在肯尼迪为了“入乡随俗”,“我是一个柏林人”这句话是用德语说的,即“Ich bin ein Berliner”。本来应该让人热泪盈眶的演讲,台下的听众听了实在是憋不住笑。为什么?柏林人要说“我是个柏林人”,会说“Ich bin Berliner”,而按照英语的“I am a berliner”对译过来的“Ich bin ein Berliner”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我是一个小圆面包”。当肯尼迪反复表示“我是一个柏林人”,台下观众满脑子都是小圆面包,再慷慨激昂的演讲,也成一个笑话了。

人在旅途,除了看风景,更重要的就是品尝地道的当地美食。在汉堡的鱼市上,能吃到汉堡人民喜欢的鱼排堡、鲜虾堡,至于最名副其实的传统汉堡呢,还真吃不到。若是到了柏林,一定要做一天的柏林人,品尝一下带糖霜的柏林小圆面包。

 

来源:北京晚报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