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深读 > 观点

母乳库艰难寻路 缺少资金和监管标准不统一等问题普遍存在

2017-08-03 11:15 编辑:郭润 来源:北京晚报

2017年8月3日讯,正值第26个世界母乳喂养周,对于北京协和医院儿科副主任李正红来说,今年的这个日子有着特别的意义。两个多月前,她所负责的北京首家公立医院母乳库正式启动。面对国内多家母乳库普遍存在的资金缺口大、标准不统一等问题,李正红在努力寻找出路。

初衷:母乳的作用甚至比药物还重要

“同样是早产,国外比国内的孩子少输十几天的肠外营养液。”2014年,李正红在美国做访问学者,临床上的巨大差距让她印象深刻,“十几天意味着什么?从经济上来说,多输的氨基酸、电解质等都将带来更大开销。另外,这期间每天输液、换药,频繁查血,有创操作影响屏障功能,增加感染风险。”

对比国内外的相关数据后,李正红发现,关键的影响因素恰恰在于喂养方式,“在国外,极低出生体重儿(体重小于1500克)98%到99%都是吃母乳,包括自己妈妈的母乳和捐赠的母乳。而我们这边,如果妈妈没有母乳,就只能加配方奶。”

在李正红看来,母乳对早产儿的作用甚至比药物还重要,“早产儿胃肠道方面是不成熟的,无法像大人一样完成吃东西、消化吸收再到排便这样的过程。食物通过胃管进去后,很长时间都没办法消化吸收掉,而母乳可以促进胃肠道功能成熟。”

“过去我们只关心早产儿的成活率,但现在还要考虑生长发育好不好、长大以后健不健康,这其实也是医疗水平发展的结果。”李正红指出,与配方奶相比,母乳在钙磷比例、蛋白比例等成分上更符合新生儿需要,其中的生物活性成分,还可以增强抵抗力,减少感染的发生,降低成年期高血压、糖尿病等疾病的发生率。正是这些差异,让李正红萌生了成立母乳库的想法。

国内首家母乳库于2013年在广州诞生,此后南京、重庆等多地也陆续跟进。不过,李正红并没有选择延续既有的临床应用路径,而是独辟蹊径,计划筹建科研型母乳库,“在给孩子吃之前,希望能有一定的科研数据做支持。”

李正红认为,一个真正的母乳库应该具备两方面功能,临床功能是毋庸置疑的,另一个则是科研功能,这才能保证母乳库取得长远发展,“母乳值得研究的东西还有很多。之前我们给早产儿吃母乳,只是从宏观上知道好,但具体成分的作用我们所知还甚少。比如某个成分可以促进胃肠道功能成熟,那这个成分是否可以用于治疗胃肠道疾病,或者胃肠道粘膜有问题的话,这个成分是否能起到治疗作用。还有一些母乳妈妈,虽然没有吃药,但疾病的身体状态会导致一些细胞跟别人不一样,那母乳是不是安全,对孩子有什么作用,影响到什么,这些情况都需要进行分析和数据的累积。”

投入:筹建花了六七十万,每次耗材150元左右

北京协和医院东院老楼三层,一个看似普通的房间门上贴着“北京协和医院母乳库”的标识。多数的时间里,这里都很安静,很少看到有人进出。推门而入,可以看到分隔开来的两个小空间,淡黄色的墙壁让原本不大的屋子显得淡雅而温馨,蓝色的沙发旁,摆放着一盆生机盎然的绿植。

“外面主要用于接待,在电脑上登记信息。里面可以吸奶,帘子拉上以后,就是一个比较私密的空间。我们会提供医院级的吸奶器,以及吸奶过程中可能用到的纸巾、杂志等,平台供妈妈放置背包或衣物。”说罢,李正红又带记者来到隔壁房间,屋子一侧并排摆放着三台冰箱,“这些都是用来存放母乳的,第一台零下4度,可以保存24到72小时,第二台在零下20度到零下40度,可以保存六个月。最后一台零下80度的,用来存放科研用到的样本,可以留更长的时间。”

李正红指了指对侧台子上的母乳成分分析仪,“这个可以分析母乳里面的蛋白质、脂肪含量等,我们2011年从国外购买的时候,国内还没有卖这样的设备。”

不过,李正红告诉记者,真正的核心技术并不在此,而是另一个房间的无菌操作间。打开房门,可以听到风机运转的声音,“玻璃间里是十万级的空气净化,相当于食品加工的环境要求。”

操作者进入前,需要穿上隔离衣、带上鞋套,然后在风淋室吹掉身上附着的浮尘。在无菌操作间里,所有的工作将在超净台上进行,包括把经过巴氏消毒机处理的母乳分装、密封、贴上标签,再从传递窗送出去,存放进相应的冰箱里,“这是我们自主研发设计的,全世界只此一个,可以说是私人定制。”

“前期筹建母乳库,花了六七十万,但这只是基础设施,后续运转过程中,还有不小的开销。”李正红表示,对于母乳捐赠者将会有严格的筛查流程,“比献血还要严格,包括不能吸烟、不能喝酒、不能有不良的生活习惯,并且是在没有吃药、没有慢性疾病的情况下。另外,要提供六个月内在三甲医院所做的血液检查结果,像乙肝、梅毒、艾滋病等项目都要查。如果没有做过,就必须要先做,结果是阴性才行。这一套化验下来,需要好几百块钱,只能由母乳库承担。”

李正红给记者算了笔账,每次捐赠,还会有一系列的耗材费用,包括100多元的一次性吸奶器配件、6到8元一个的储奶瓶等,总共下来在150元左右。“国内都是‘无偿捐赠,免费使用’,这也造成很多母乳库长期亏损,运转困难。”李正红表示,在国外,母乳库采用“无偿捐赠,有偿使用”的办法,对于早产儿,会由医生来下处方,营养师来管理,母乳库把所需的母乳送到医院,费用由保险公司来支付,“这种方法值得我们借鉴,只有这样,才能维持母乳库的长期运转。”

探路:科研型母乳库为今后制定标准提供参考

从国内现有母乳库的运转情况来看,捐赠量少几乎成为“通病”。然而,母乳在熟人之间的相互“接济”,甚至是网络平台上的“黑市”交易却一直屡见不鲜。

“私下接受母乳往往没办法做相关筛查,也就不能保证安全。”李正红坦言,“有的人不认为或者不知道自己患有一些疾病,如乙肝、丙肝,可能平时觉察不出。正常情况下,在孕期通过打免疫球蛋白进行阻断的乙肝妈妈,孩子在出生后同时接受乙肝疫苗和免疫球蛋白就可以使乙肝的阻断率达到90%以上,喂养自己的孩子是可以的。但她的母乳可能并不适合给别的孩子吃,因为其他孩子没有做过阻断,体内没有相应抗体。”她表示,行业能否健康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标准化程度和监管力度,而科研型母乳库本身就是在为今后制定标准提供参考。

“比如说吃饭,在自家吃饭可以,但是到陌生人家,还是需要慎重,人们往往更愿意去正规的饭店吃,因为更有保障。这个比喻可能不是十分恰当,但是也说明了行业规范的重要性。”李正红谈道,这么做的最大好处是产品可溯源,“比如说我去正规饭店吃,结果拉肚子了,我能找到这个饭店看它的许可证有没有问题,检查记录是否符合标准。”

同样道理,母乳库也需要这样一套运行机制。但目前国内母乳库没有统一标准,也缺少对口部门加以监管。“标准的建立需要多方考量,从母乳库的硬件设施到母乳库操作过程中的一些细节,都需要制定符合中国国情的标准以保证母乳质量和安全。”

畅想未来,李正红期待着有更多办法解决面对面定点采奶的局限性,“像广州和重庆,它们都有那种采奶车,每天安排一个路线,能够知道几点钟经过哪些地方,节省捐赠者的时间。”此外,李正红还希望将母乳成分分析作为一份礼物,再加上母乳喂养方面的指南,共同作为捐赠者所能享受到的福利,吸引更多人参与其中。

 

来源:北京晚报 主笔 宗媛媛 实习生 陈洁玲 文并摄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