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深读 > 时局

英拉疑已逃出泰国?此案已成为泰国政局新看点甚至为拐点

2017-08-26 13:18 编辑:梁双 来源:北京晚报

2017年8月26日讯,泰国最高法院原定25日宣判的大米收购案,因被告、前总理英拉没有出庭而被迫推迟。原定上午9时开始的宣判,因被告席一直空着而无法进行。半个多小时后,英拉的律师告诉法官,英拉因中耳迷路积水导致头晕耳鸣,无法出庭。法官商议后认定对律师陈述不予采信,在对英拉发出逮捕令的同时,宣布没收英拉的保释金,并将裁决推迟到9月27日。

自始至终,英拉不知所踪。

那么,英拉究竟去哪儿了呢?

缓兵之计

自宣判前一天,泰国坊间就传出不少关于英拉逃亡的消息。不少消息似是而非、却又似非而是。直至当晚还有媒体称,英拉仍在自己的寓所,并未逃离。

但是又有人注意到,英拉24日上午在社交网站脸书上贴出一篇不短的文字,劝告支持者不要在25日宣判日这天前往最高法院,担心可能发生暴力事件。她还说,有“第三只手”可能会在现场制造混乱。据此,有人判断,英拉实际上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出庭。

事实上,在宣判前,大多数人都推测,法院会对英拉作出“判定有罪、但缓期执行监禁”的裁决。这种“判而不决”的策略,一方面可以对英拉在大米收购案中存在的滥权舞弊违法行为进行定性;另一方面可以用“延时惩罚”的手法对英拉未来的活动加以牵制,为当局留出余地。有了这一“余地”,当局就可以进退自如、收放自若,算是一招顾全大局、避免动荡、又将对手捏在手中的缓兵之计。

而英拉的不出庭,实际上是在避免被对方的“缓兵”拖累。她不出庭,于自己也是“缓兵”之策——在时间上推迟庭审,在空间上获得行动自由。

并未过气

作为泰国历史上首位女总理,英拉在泰国拥有大量“粉丝”,仅她的“脸书”账号就有超过600万关注者。一些支持者是继承于她的兄长、前总理他信·西那瓦,也有相当一部分支持者是英拉2011年执政后靠一些政策吸引而来,尤其包括大米收购政策。

当年,英拉政府走立法程序通过大米收购政策,同意在一些稻米产区以高于市价的价格收购米农手中的大米,以刺激生产,加大出口。至于政府如何消化收购差价,英拉政府自有手段。2014年5月,泰国宪法法院以这项政策违反宪法为由解除了英拉的总理职务,军方随后发动政变推翻英拉政权。

然而,英拉并没有成为“过季的政客”。

军方政变后,英拉时不时在公众前露面,参与公益、宗教、社会等非政治活动,英拉的支持者则持续举行各种支持英拉、反对政变的社会活动。他信流亡在外10年,英拉实际上在支撑着他信时代“红衫军”的大旗。

以社会中下层为代表的“红衫军”虽有多名领导人被抓,虽然受制于新宪法下的种种规定无法举行集会,但它远非僵而不死,甚至还在跃跃欲试。英拉案有可能成为“红衫军”下一步行动的导火索。

法院为难

法院是有“苦衷”的。

大法官们很清楚,审判英拉,远比当年审判其兄他信要难得多。时过境迁,政治局势更加复杂,社会矛盾更加深刻。英拉案裁决本身并不难,说白了,无非就是英拉是否牺牲国家利益收买米农人心。难的是,法官们要预见裁决可能引发的后果。这超出了依法办案的范畴,却是不得不考量的“国家利益”。

如果法院判英拉有罪并立即监禁,势必引发英拉支持者不满,有可能导致“红衫军”再次爆发示威和社会矛盾再激化,泰国政治可能进入新一轮对抗与动荡。

如果法院判英拉无罪,势必会引发军方不满,似乎意味着军方当年搞了一场师出无名的军事政变。在此情况下,现任总理巴育·占奥差领导的政府更难以放手举行大选,将延续“军方背景”。

如果法院判英拉有罪但缓期监禁,倒不失为一个缓兵之策。一方面给了英拉一个上诉的机会,另一方面也给了军方继续限制英拉行动自由的理由。自政变以来,军方一直以保护为由,对英拉的行动采取监控和限制。这样一来,泰国政治依旧会延续目前的基本格局不变,即便是举行选举,军方也可以收放自如地控制英拉一派,继续在未来政府中扶植自己的势力。

“司法政变”

自2006年以来,泰国政治步履蹒跚地跌宕十多年时间。要想看清其中复杂剧情,需从政府、军队、法院的三角关系入手,特别是法院的作用不容小觑。

对泰国政治而言,政变虽然司空见惯,但在全球背景下,政变给泰国带来的负面影响正越来越大。2006年和2014年,泰国军方两次发动军事政变,分别推翻他信政府和英拉政府,也招致一些西方国家制裁和冷眼。

而在泰国政治中,还有一件利器,那就是司法。

在近10年的政治斗争中,泰国司法机关的“三驾马车”宪法法院、最高法院和行政法院几乎完全站在他信阵营的对立面。这是因为,这些大法官绝大多数是由王室枢密院和上议院指派产生,而指派法官的群体对他信的态度有自身立场。这就自然而然地使司法机关和军方站在了反他信的共同阵线上。

所以,法院在过去十多年时间里时不时会在政局关键时刻“搞一把”,弄出点大动静。这就是泰国媒体所说的“司法政变”。

“司法政变”对政治的影响丝毫不亚于军事政变。法院曾先后解散他信创建的泰爱泰党及其“脱壳”后成立的人民力量党;先后以各种名目解职支持他信的三名总理,分别是沙马·顺达卫、颂猜·翁沙瓦和英拉;先后冻结他信和英拉名下巨额资产……近10年来,各法院参与的所有“政治裁决”均以不利于他信阵营的结局告终。

对于军方而言,如果英拉还具有“煽动社会情绪”的能量,那么司法手段就是军方拴在英拉脖子上的那根链条:只要她的步调稍有不一致,就会有拽脖子的痛感。军方显然希望能保持对英拉的这种控制力,直到政府组织选举之后。

眼下,英拉的去处有三。一是被逮捕拘禁,直至9月底的庭审宣判;二是继续不知所踪,在暗处静观其变;三是逃离泰国,和她兄长一样开始流亡生活。对于政府而言,最后一个去处或许是他们最愿看到的结局。

但不管怎样,英拉一案,已经成为泰国政局的新看点,甚至会成为拐点。

新华社 凌朔

 

来源:北京晚报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