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专栏 > 公道

琼海市委原副书记陈列雄被查后称:不捞点退休了咋办?

2017-09-12 17:48 编辑:TF008 来源:公道

“我本人呢,(当时觉得)奋斗了一辈子,不搞一点不捞一点,退休怎么办?”海南省琼海市委原副书记、政法委原书记陈列雄,被查后剖析自我时如是说。

从履历上看,他确实“奋斗过”。

资料显示,陈列雄出生于1954年,16岁参军,1988年转业后分配到琼海市工商局,还当上了办公室主任,仕途由此开始。

彼时的他是一个实干的基层干部。在担任珠海市温泉镇委书记时,看到温泉镇的贫困面貌痛心疾首地说:

到处都是青山丽水,到处都是花繁树茂,让群众守着金碗讨饭吃,我们这些‘吃皇粮’的镇干部,扒到嘴边的饭能咽得下吗?

在他的带领下,温泉镇有了新发展,逐步摘掉了“穷帽子”。

当温泉镇委书记的几年间,陈列雄先后被授予“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全国十佳人民满意公务员”“全国优秀乡镇党委书记”等殊荣,还两度来到人民大会堂,向中央领导和全国人民汇报工作,可以说是当时海南政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官员”。

几年来,他从无公休假,就是周末也经常是在工作中度过;作风上,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用权上,始终保持清醒头脑,警钟长鸣。

一篇旧文(2006年5月19日《中国人事报》-《陈列雄 实干惠百姓》)中,曾这样称赞陈列雄。

或许谁也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位“明星官员”竟然晚节不保,在职业生涯的后期开始琢磨“不捞一点,退休了怎么办”。

经查,2002年至2012年,陈列雄在担任琼海市嘉积镇党委书记,琼海市委常委、琼海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琼海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等职务期间,共计收受贿赂人民币769万元、港币80万元。

“做到‘一时清’容易,做到‘一辈子清’很难”。实际上,抱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心态的官员并不罕见。

杨先静,安徽国土资源厅原巡视员。

2005年,杨先静当上了正厅级巡视员,此时54岁的他距离退休已不远。从那时起,杨先静便开始考虑自己的“后路”问题。2007至2011年的4年时间里,杨先静3次出手,帮助一矿业公司董事长解决了转让、出让铁矿探矿权事宜,造成18.9亿余元国家财产损失。在两人交往中,该老板多次要送钱、送物,杨先静一直没有答应,只是留下一句,“等退休了再说”。

他的逻辑是“做长线买卖”,“在位时,因我手中的权力,让很多人成为了亿万富翁。退休后,我就千方百计地让他们给我相应回报。”退休前后短短半年时间,杨先静收受或索取了1600余万元贿赂。

陈靖安,厦门市属国有企业原监事会主席。

2012年陈靖安提任市国有资产副局级稽查专员、市属国有企业监事会主席。54岁的陈靖安,没有珍惜组织给予干事的好机会,而开始为以后谋退路。其最大的两笔好处费,就是在这一任职期间收受的。

对此,陈靖安自我剖析,“总认为自己年龄已大,船到码头车到站了,没什么可追求的,廉洁自律的思想防线大大放松。”他还称,“当初在区审计局当局长,我们局就三个人,每天工作很忙,却能实现自我价值,是我一生中最安心、最舒心的日子。

捞上一把再退休,这样的投机心态背后是一些人对不义之财的贪婪。追溯起来,这样的歪风邪气不是临近退休才滋生的,而是一直在这些官员内心隐藏、蛰伏。退休之际,正是他们眼里的“收获季节”。但实际上,法治之下,“为官一任,担责一世”,不论其人是否调离转岗、提拔或退休,该问责的都会被严肃问责,退休不是“免死金牌”。反腐连“人死账消”都没有,“死老虎”一样要查,更不要提什么退休“软着陆”。

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就该轻轻地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倘若都如“陈列雄们”一样,谈什么“不捞一点,退休怎么办”,那公道君只能说,退休后您也别回家了,监狱里空位还有很多。

 

来源: 北京日报公道 晁星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