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深读 > 观点

投射在公交车里的北京城 透过公交系统看城市变迁

2017-09-28 11:42 编辑:郭润 来源:北京晚报

2017年9月28日讯,身为食品工程师,北京小伙刘星对公交却有着超乎寻常的热爱。他曾发起“北京最长公交挑战”,组织过“坐50站公交车你的终点在哪里”的活动。甚至在深更半夜,带领同样“睡不着”的小伙伴,去乘坐夜班公交。时刻关注着公交系统的他,将其视作“感受一座城市最好的方式”,也见证着北京的华丽蜕变。

夜归

坐上夜班公交,整个城市都是你的

与三五好友,在大排档东拉西扯觥筹交错;与亲密爱人,在电影院你侬我侬亲亲热热;抑或是独自一人,点起香薰蜡烛,泡个舒适绵长的澡……

结束了一周工作的星期五晚上,你的选择是什么?

9月中旬的一个周五,7名白领于深夜11点准时到达东直门宇飞大厦对面的公交站,等待由刘星引领着去探寻“另一种北京”。累了一天后,他们却愿意将时间消磨在乘坐公交车这种事情上,理由令人好奇--

“夜班公交多好玩啊,整个城市都是你的!”小个子的夏沉眨了眨细长的眼睛,她是那种直爽漂亮的姑娘,跟大半夜不回家跑来坐公交这种事看上去毫无违和感。

“我以前坐过别的线路,这次想体验新线路。”男生“立方”的上一份工作在五棵松,以前加班晚了为了省钱,会坐公交到建国门。他对夜班公交并不陌生,体验的同时也是一种怀旧。

而Echo和晓丹这种“从没坐过夜班公交”的公务员,报名纯粹就是出于一种对朦胧夜色的少女心了。晓丹坦言,看到帖子的时候“文艺细胞”发作。“正巧好朋友Echo是下一天的生日,想在凌晨的公交车上第一个祝福她。”

……

面对跃跃欲试的旅伴,刘星显得有些兴奋。等车时他为大家介绍了近两三年北京夜班公交的发展变化,以及今晚的路线。大伙儿知道将要乘坐夜10外,去“看看真正意义上的皇城根”。到达西单后再转乘夜1,“感受一下空旷的长安街”。

他们等到整个城市睡去才开始工作,又赶在天亮前“消失”

时针跨过零点,目标车夜10外与新的一天共同到来。

鱼贯上车的大家打破了车厢原本的宁静,在安全员“往后走”“扶稳”的连声叮嘱中,经过了两位分别在刷手机和听歌的姑娘,以及两位身穿灰色T恤的代驾师傅。今夜直至凌晨5时,安全员需要一直守在门边,无论车厢有没有乘客。

车子发动,凉风拂面。簋街依然宾客满棚灯火通明,但店外的凳子基本空了,喧嚣都已缩到室内。交道口附近的小胡同彻底黑了下来,鼓楼在夜色中的剪影也更加温柔。再转个弯儿,点点灯光围着前海亮成一圈,湖面被映衬得犹如墨色的镜子……

道路却不似想象中安静。除了以难得的速度畅快行驶的晚归者,还有刚过凌晨便准备出动的环卫车,以及至少四五辆喷着硕大水圈、缓缓驶过的洒水车。好几处路边和地下通道,聚集着身着橘色工服的市政工人,远远便能听见机器的轰鸣。

半小时后到达西单,当夜1路进站刚刚停稳,三四位代驾飞速跃下,麻利抖开折叠自行车便“刷刷”远去。能够中途下车往往意味着收到订单以及相应一份百元左右的收入,他们是车上至少20位同行羡慕的对象--横贯东西的夜1路上,代驾和他们的折叠自行车常将车厢填充得满满当当。夜班公交是代驾移动的家,无数个夜晚,他们就这样一边等待派单提示响起,一边在行进中迎来黎明。

“比我想象的人和车都多”,第一次坐夜班公交的晓丹感慨。大伙儿意识到有另外一群人,等到整个城市睡去才开始工作,又赶在天亮前“消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北京比想象中大,比想象中有趣

活动持续到近凌晨两点,刘星目送所有参与者离开后才独自回家。虽然十分疲倦,但看到大家似乎都有所感悟,又令他十分欣慰。

主业为食品公司研发工程师的刘星,空闲时会约着朋友共同尝试一些其他领域的活动。最热衷的,便是与公交有关的探索。

夜班公交是刘星一直想做并酝酿了很久的尝试,在此之前的2016年,他还曾发起“北京最长公交挑战”,邀请小伙伴乘坐从北京朱辛庄到河北涿鹿,全长120公里的898路公交车。

由于距离过长,那次活动最终仅来了一位参与者。原本有些亢奋的两人,历经“想和司机聊聊但被赶回座位”“邀请乘客加入直播又遭到拒绝”后,渐渐接受了旅程中的平淡。“于大包小包的乘客,这只是一种生活的日常。”

另一场“坐50站公交车你的终点在哪里”活动则火爆得多,刘星带着七八位参与者,每条线路乘坐5站,通过随机的游戏来决定每次换乘的车辆,总计10条线路,历经东直门、潘家园,最终到达琉璃厂。

刘星坦言,设计这场活动是受“人人网”流传甚广的“坐100站公交车”启发。“有人可能在北大绕了一圈还在北大,有人可能到了门头沟差点没回来……那场挑战的参与者都是独立行动,我想带着大家一起玩儿。”

刘星回忆,有几个在海淀读书的大学生,来到东直门的那一刻就说,除了在三里屯吃饭,自己从没有去过东边,原来商业气息这么浓厚。等到了潘家园,大伙又站在街边感慨这里的车流也这么汹涌。行至洋桥人们发现,附近住宅区十分密集,但却显得很冷清……“他们见到的跟西北地区环境完全不一样,觉得自己去了一个‘假的北京’。”刘星笑言,朋友们的体验各不相同,但共同结论是北京“比想象中大,比想象中有趣。”

公交对时代印迹的演变体现得特别清晰

对道路和公交的热爱,在刘星幼时便已生根发芽。四五岁时,他常跟开着“小面”的父亲出来转,并默默将所经路段在脑海中构画成一幅动态地图。“能认路、不会丢”,被刘星视作表达独立与获得安全感的重要途径。

如今,刘星已无意去盘点或“炫耀”曾记得多少条线路的走向,手机导航软件的普及也令这件事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事实上,在公交线路时有增删调整的当下,关注其变化及分析背后的原因让他觉得更有意思——“之前我很不看好一条线,从四惠到故宫北门的58路。后来觉得可能是想要游览CBD区域的人非常多,以及需要缓解故宫天安门的交通压力,就单开了条类似区间车的线路。”

“你发现近年三环路上的长线公交车大幅减少了吗?就是因为10号线的开通。其实每当有地铁新线开通,周边公交都会进行调整,一是尽量避免重复线路,二是方便接驳利用地铁+公交方式出行的居民。”

“这一两年打车软件、共享单车对核心区公交的影响也很大。伴随疏解外迁,郊区需要新开很多站点。城市发展与政府规划传导到公交上是比较靠后的一环,所以它对时代印迹的演变能体现得特别清晰。”

在刘星看来,相对于地铁的“点对点”,公交能让人真切感受到城市的模样。“你看到夕阳下的钟鼓楼,会觉得北京很美。看到西四的一片小商店,会回想从前那里的胡同……当你突然灵光一闪,不妨给自己一个机会坐坐公交车,去认识或再次认识这座城市。”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魏婧 文并摄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