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深读 > 封面

为武警北京总队“00”后新兵点赞:“千禧一代” 向阳生长

2017-10-11 14:44 编辑:任一湃 来源:北京晚报

从今年9月10日开始,武警北京总队一支队迎来660名新兵。与往届新兵不同,这届新兵中“97”后、“00后”占比高达92%,其中接受过大专以上高等教育的接近半数。这些新兵下连后,将在北京负责重要区域的执勤及处突任务,兵源的成长情况也备受社会关注。

在近4个月的新兵训练营中,这些“千禧一代”将接受魔鬼训练。无论个人意志品质,还是身体素质,都将得到脱胎换骨的淬炼。面对这批成长条件更为优渥的一代人,我们不禁好奇,这些习惯了叫外卖、打专车,玩直播的“小鲜肉”们,吃得了军营这份儿苦吗?

恰逢新兵入伍“满月”,我们探访军营,看看新兵如何训练,听听他们的感受及教官的评价。

    拔军姿“拔”出眼泪

战士的一天,从一声起床哨开始。身处军营,不会再有温柔的亲情叫醒服务,只有早晨6点那第一道军令——起床!听到哨声,新兵营二连六班的9名新兵,像火箭升空一般从床铺上“弹射出来”。新兵吴鹏飞撩开窗帘,擦开玻璃上的水雾,不禁窃喜:“今天下雨,还是大雨!”

在5分钟时间内,新兵们穿好衣服,扎紧腰带,铺平被子,准备出操。但因天气原因,外出跑圈改为学习部队条令条例。学完,他们有30分钟时间整理内务,要求是:被子豆腐块,水杯一条线,墙角无灰尘,窗户亮如镜。

入伍前,这些新兵基本在家不叠被子。入伍1个月后,军被渐渐有了“横看成峰,竖看成崖”的效果。吃过早餐,回到宿舍,“喜讯”接踵而至:因为雨大,一整天的户外训练改到室内。

宿舍楼道和活动室里,很快站满新兵。室内训练光照弱,吴鹏飞站在队列里也有所松懈。心想着摸脖子、动脚腕这种小动作,此时也不用“打报告”了。然而,随着训练正式开始,新兵发现,室内训练强度不减。光拔军姿这件事,就彻底击碎他们心里的“小算盘”。

“听到‘立正’的口令,两脚跟靠拢并齐,两脚尖向外分开 60 度;两腿挺直;小腹微收,自然挺胸;上体正直,微向前倾;两肩要平微向后张……颈要直,口要闭,下颌微收,两眼向前平视”。拔军姿,很多人都体验过。但保持标准军姿半小时不放松,又是何等感受?浑身酸痛、大汗淋漓,做到最后,身体都在颤抖。

为了在队列训练中练出效果,六班班长李帅在每名新兵胸前拉上一条细线,战士需身体前倾贴线,以避免日后站姿过于直立,站得太久而晕倒;为了约束身体摇晃,新兵在头上反顶大檐帽;最后,李帅还在新兵的双手、腿内侧、下颌处夹上扑克牌,防止军姿变形。为了锻炼“定力”,新兵被要求拔军姿时不得眨眼。新兵们瞪大眼睛,直到眼球干涩,任由眼泪在眼眶打转。李帅喊停后,有人泪流满面,还有人双腿麻木无法弯曲。

下午,体能训练开始。为了缓解训练气氛,班长增加了带有“半训练半娱乐”性质的游戏。比如,新兵们肩并肩围成一圈,做起了军营“萝卜蹲”,再比如,让他们蹲下后连成串做蛙跳。小伙子们一边高喊:“六班蹲,六班蹲,六班蹲完一班蹲,一班蹲,一班蹲,一班蹲完全体蹲”,一边传出笑声。随着训练深入,还有射击、战术等高难度科目等待他们。

    从没这么想念过爸妈

吴鹏飞来自浙江金华,自小在武校习武。读了影视班后,曾参演电影《锦衣卫》,饰演甄子丹扮演角色的少年形象。《战狼》、《士兵突击》、《我是特种兵》等军旅影视作品走红后,吴鹏飞为剧中军人形象着迷,报名参军。

进了训练营,他才感受一名军人的风光背后的付出。“拔军姿”这门入门必修课,就让他倍感压力,“不是拔5分钟,而是拔半个小时,不是拔一天,而是拔一个月”。因为之前膝盖受过小伤,时有酸痛,他哭了好几次。现在,他最喜欢体能训练,因为能把压力喊出来。

今年中秋节,这些小伙子第一次远离亲人在军营过节,心头别有一番滋味。新兵蔡浩东记得,参军后自己哭了三次。第一次是在火车站,一家老少向他挥手告别,他强忍着不哭,但转身以后,在车厢里嚎啕大哭。第二次是部队让新兵给家里寄一封信。对他们来说,别提给父母写信,很多人打小就没寄过信。刚在信纸开头写上爸、妈俩字儿,有人就哽咽了。再写几句,感情一沉淀,一桌人全哭了。第三次是给父母打电话,刚到部队时,给家里报平安,没有人哭。训练十天后,再给家里打电话,马上哭成泪人,明白了什么是“儿行千里母担忧”。

“入伍前,很少给父母打电话,都是等家里来电话,有了微信也不联系。赶上我打电话,那绝对是缺钱花了。武校离家不远,我也不会回家取钱,要让他们用微信和支付宝转过来。”吴鹏飞说,现在他和家里有说不完的话,但又不敢说太多,因为害怕父母不明情况地“瞎操心”。新兵高镭巍说,入伍后,他最惦记家中老人,给父母打电话,都先问老人的情况。

训练1个月,让高镭巍有了自我反思的机会。高三时他做了体育特长生。考上学校后,又觉得枯燥,向老师请假逃出去玩。进部队,他想主动寻求改变,“以前是夜里玩手机,白天睡觉。现在没了手机,生物钟彻底调整过来了。”

新兵蔡浩东入伍前,干过装修、贴过壁纸、装过煤、修过车,但都干一天就不去了。“修车那种脏活累活,弄得手上全是油,吃饭都把碗摸黑了,完全受不了。”入伍了,才知道以前有多任性。

新兵每月津贴是850元,但多数人都不舍得花。吴鹏飞说,以前他请同学吃饭,一顿五六百元,现在入伍30天了,因为要买日常用品才花掉一百多,这是以前不敢想象的。饮食上,这些孩子也普遍改掉挑食的毛病,一顿饭六个菜,炊事班长变着花样给他们做,就连在家里不爱吃的青菜,现在都抢着吃。

    “00后”新兵头脑最灵活

除了新兵的自我审视,部队也时刻关注着他们的思想情况。武警总队一支队新兵营教导员介绍,这些千禧年左右出生的新兵,大多来自城市,除报国热情更高以外,还把军旅生活视做一次“深造”,和往年入伍的兵相比,城市兵展示出新的特点,带兵方法也要与时俱进。

去年,管晨光班长曾带过一批河南、河北的农村兵源,这些孩子下地干过活,特别能吃苦,思想上也更单纯,很好管理。但弊端也有,就是这些孩子受教育时间短,各项才艺欠缺,工作中执行力强,创造力差。今年的新兵,普遍受教育程度高,很多要领不用反复讲,听一遍就会。但是,他们吃苦能力差,身体素质弱的特点也很明显。

“00后”新兵还有一大特点,普遍要面子、个性强,不轻易展示内心。到了晚上,管晨光组织大家谈心,让大家说说各自的困惑和不足。然后潜移默化地把军队的优良作风、做人做事的正确方法谈出来。“让新兵们感觉到,班长是对事不对人,他们就会对照改正,心理戒备放下来了,心就齐了,兵就好带了。”

排长孙团威发现,“00后”新兵头脑非常灵活,凡事爱问“为什么”。比如站军姿不能眨眼,有新兵就问了,“我站好不就行了吗,干吗非要瞪出眼泪呢?”以前,班长们没被这么问过。今年很多人在问,班长们也要认真想想才答得上来。

“为什么要瞪出眼泪?因为要磨炼军人的意志力,练的是定力。没这点决心,管不好自己,何谈保家卫国?”孙团威举了一个例子:国旗卫士,这是“天下第一哨”。“无论风霜雨雪,他们纹丝不动守护国旗,那代表着一个国家的形象,那是风景线。如果经常走神,动作走样,国家形象也受影响。你们下到连队以后,要分配到首都重要区域以及国家重要部委门前执勤。北京武警始终处在‘聚光灯’下,时刻接受全国人民的检验。老百姓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你过不过硬。”

尽管这是新兵入伍的首月,但班长们已和他们建立了感情,“今天刻苦训练,是为了明天承担更重要的任务。”每年训练营结束,总有好苗子被选去国旗护卫队、国宾护卫队、雪豹突击队、特战大队,那时老班长最自豪,也最怕和新兵们分别。

    记者手记

    一样的“千禧一代” 不一样的向阳生长

尽管书生气有些重,但这些被视为“娇生惯养”的孩子,正努力完成以一个地方青年到一名合格武警战士的加速转变。对于这些“00”后新兵来说,可以套用一句网上的流行语来形容:“现在过的每一天,都是你们生命中最新的一天。”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给南开大学8名新入伍大学生回信中说道:“希望你们珍惜身穿戎装的机会,把热血挥洒在实现强军梦的伟大实践中,在军队这个大舞台上施展才华,在军营这个大熔炉里淬炼成钢,书写绚烂、无悔的青春篇章。”

毫无疑问,强大的国家需要强大的国防,一流的军队需要一流的人才。这些“千禧一代”新兵,愿意把自己的智慧、青春和热血献给国防和军队建设,参与维护祖国的长治久安。他们已是当代青年的榜样。

继续向阳生长,祝福你们!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张骁 张林 文并摄  通讯员 毛士超 郑喜林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