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深读 > 调查

北京公共建筑节能改造:海淀试点酒店每年节电161万度

2017-11-29 10:08 编辑:任一湃 来源:北京晚报

冷空气过境后,北京迎来一个晴朗的冬日。海淀区知春路,中关村皇冠假日酒店。旋转门将寒冷挡在一侧,酒店内温暖如春,柔和的灯光与透过玻璃的日光一起,照亮了挑高的大堂。“以前这里用的都是传统的卤素灯,我们把光源全部换成了LED光源,约12300只。在保持照度、色温的前提下,平均节能率达到了80%。”

站在明亮的酒店大堂中,郭梁雨颇为自豪:除了光源的升级,他供职的东方低碳为中关村皇冠假日酒店进行了整体的节能改造,使这家五星级酒店的能耗水平下降了22.81%,每年节约电力161万度、天然气18.6万m3、水8000吨。

对普通人来说,“节能”意味着随手关灯、合理用水和家中少走几个字的电表水表,但对于酒店、医院、商场等大型公共建筑来说,“节能”这两个字背后则是大量的系统优化改造和巨量的碳排放减少。

正因为此,在推进节能减排的大背景下,公共建筑节能这一课题正逐步走进公众的视野:2016年以来,北京市住建委、发改委、规土委、财政局前后印发多份文件鼓励现有公共建筑进行节能绿色化改造。

而东方低碳主导的中关村皇冠假日酒店项目,则是首个向北京市住建委申请综合验收的公共建筑节能绿色化改造项目。

建筑也该有能效标识

提起“能效”(能源利用效率),很多人的第一反应都会是冰箱、空调、洗衣机等电器上那张小小的“中国能效标识”:同样268升的家用电冰箱,能效为1级的要比5级的每天节省约0.7度电,每年可以节省约260度电。

作为比电器更为复杂的一个整体,建筑及其内部供暖通风、空气调节、给排水、照明配电、生活热水等系统会使用大量的电、天然气、水等能源资源来实现建筑的可用性与舒适度,正因为此,建筑的能效应被、也已被很多国家纳入能效管理的体系中来。

“冰箱空调只是我们建筑里很小的一个部分,我们能看到它们有1级、2级、3级这样的能效标识,那么建筑为什么不该有?这不是我们异想天开,在欧洲,所有放到市场上来进行租售的房屋,都要有能效证书。一个新建的房屋,它的能效低,意味着居住成本高,那就要卖得便宜一点;一个老房子要出租,租客也要知道它的能效。”

东方低碳总裁龙胜平在接受北京晚报采访时表示,对建筑能效的重视应该达到与电器相同的水准,新建建筑应该进行节能设计,现有的建筑能效低、能耗高,就应进行节能改造。

事实上,建筑节能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进入我国决策者的视野中:1986年,建设部出台《北方地区居住建筑节能设计标准》,启动了国内的建筑节能战略,此后的三十年,建筑节能设计标准不断更新、建筑节能管理法规出台、建筑节能改造也成为节能减排的重点领域。

就北京而言,2014年8月1日开始实施《北京市民用建筑节能管理办法》,2016年9月印发《北京市公共建筑能效提升行动计划(2016-2018)》、12月印发《“十三五”时期民用建筑节能发展规划》,2017年7月印发《北京市公共建筑节能绿色化改造项目及奖励资金管理暂行办法》,确定了至2018年底完成不少于600万平方米公共建筑节能绿色化改造、实现节能量约6万吨标准煤的目标,而大型公共建筑改造后节能率不低于20%的项目,可申请30元/平方米的市级奖励资金。

全市1.7亿平方米待改造

建筑包含生产性建筑与民用建筑,民用建筑包含居住建筑与公共建筑。

酒店、医院、商场、办公楼、火车站、体育馆等,都是典型的公共建筑:每日使用时间长、内部系统复杂,单位面积的能耗就会比较高;由于体量大,总能耗也非常大。

“要维持建筑的舒适度,需要供热、空调、照明等;人们在建筑中生活工作,需要电器、电梯、热水等设备,这两部分加起来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建筑能耗。建筑自己不产生能源,那就需要外部的能源输入进来,包括电、天然气、燃煤、燃油及集中供热等。”东方低碳北京公司总经理郭梁雨介绍。

根据住建部颁布的《民用建筑能耗标准》(GB/T51161-2016),建筑能耗指标以单位建筑面积年能耗量进行衡量,不同地区、不同类型的公共建筑的能耗指标是不一样的,像办公楼、酒店、商场等,不同类型的公共建筑有不同的能耗标准,分别有自己的约束值和引导值,约束值代表上限,超过了即说明能耗超标,需要进行节能改造;引导值则代表通过节能设计、节能改造应达到的期望目标值。

以北京为例,一座五星级酒店,如果外窗能开启通风,则不包括供暖能耗的建筑能耗指标是每平米每年的耗电量不应超过100度、最好能降低到80度以下。

据北京市住建委统计,目前北京全市有1.7亿平方米存量非节能公共建筑,占全市城镇公共建筑总面积的53%,仅公共建筑电耗一项就占全社会终端能耗的约13%。

在节能减排的大背景下,公共建筑节能改造势在必行。

案例:每年节电161万度

东方低碳正是一家建筑节能服务机构,中关村皇冠假日酒店的节能改造由其主导。

“2016年6月之前,我们先对酒店的能耗状况进行了详细的摸底调查,能源进来之后用到哪里去了?是用到照明,空调还是供暖上去了?每年要在能源上花多少钱?”郭梁雨说。

这家五星级酒店总建筑面积6.79万平方米,酒店面积5.33万平方米,共20层,每年的能源费用超过1000万元。

在调查之后,东方低碳根据项目量身定制详细的改造方案,包括:将酒店内的传统光源更换为LED光源,平均节能率达80%;将洗碗机热水系统改造为利用夜间谷电加热,平均节能率达到5%;为采暖泵增加变频控制系统、控制热水流量;为中央空调增加智能控制系统,对冷冻泵增加变频自动控制系统;为生活热水罐增加温度传感器,根据季节和时段变化调整出水温度;优化锅炉控制;收集员工洗浴、KTV等处给水,输送至中水回收设备,减少耗水量;利用中水为游泳池顶玻璃幕墙喷水降温,减少制冷空调运行时间。

2016年9月该项目改造完工,经过一年的实际节能效果测量,中关村皇冠假日酒店节能改造的效果于今年10月得到了详细的数据:单位建筑面积能耗下降22.81%,每年节约710吨标准煤:其中,每年节约电力161万度、天然气18.6万立方米、水8000吨;每年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近2000吨、二氧化硫6吨、氮氧化物5.25吨;

“这个项目是首个向北京市住建委申请综合验收的公共建筑节能绿色化改造项目,也有可能是第一个获得北京市住建委和财政局奖励资金的项目。”郭梁雨介绍。

节能利益,大家共享分成

从能耗调查,到节能改造,再到后期的能源管理,整个工程需要不小的成本。

这个成本由谁来支付?答案是,由减少的能源费用来支付。

“这种模式叫作合同能源管理模式,节能改造不用产权方出钱,由建筑节能服务商来投入技术和资金。改造完毕后,通过减少的能源费用,我们按照比例来分成。比如改造后实现了每年200万元的能源费用减少,那么按照二八比例,我们每年能拿到160万。”龙胜平介绍,合同期一般是6至8年,在合同期内,由服务商人员负责系统与设备的运维,保证节能效果的实现;合同期结束,所有的设备、系统免费移交给产权方,并无偿对产权方管理人员进行相应的培训。

“这种模式对各方都是有利的,产权方不花钱实现了节能改造,还减少了能源费用;通过分配减少的能源费用,建筑节能服务商获得了盈利;对政府来说,全社会的能耗水平降低了,节能减排也就实现了。”龙胜平说,这也是为什么酒店、商场、写字楼等经营性的公共建筑相比医院、学校、机关单位等更有动力进行节能改造,“经营性的建筑更在意节约成本。”

龙胜平认为,公共建筑节能这桩“环保生意”很有潜力:“截至2014年的统计数据,全国的公共建筑面积约有100亿平方米,占全国建筑总面积的16.5%,但公共建筑的能耗为3.26亿吨标准煤,占到全国建筑能耗的40%,将来一定会大力推广公共建筑的节能改造。”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白歌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