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深读 > 调查

仓库掩护下的群租公寓 天通苑西区向北有大片彩钢板覆盖的建筑

2017-11-30 11:34 编辑:刘伟利 来源:北京晚报

2017年11月30日讯,天通苑西区向北,有大片被蓝色彩钢板覆盖的建筑。

这些建筑本来是仓库,六七年前渐渐在其下面盖起了楼房,陆续住进了租户。二层的公寓楼依据仓库的形状而建,仓库成了违建群租房的掩体。

探访发现,这些仓库里被隔成了单间,每个仓库有专人管理出租,几个仓库里共住了约400人。仓库周边建有密集的平房,用于群租。住人的仓库还紧挨着摄影棚、搅拌厂、菜市场等等。而通往群租房区域的道路狭窄,路旁边堆有不少杂物。

此前,这片区域是一块空地,几年时间中这里渐渐成为群租公寓的密集区。

群租公寓怎样一步步修建起来的?

仓库变群租 走廊没有灯

天通苑西区北门向北,穿过太平庄北街,一条南北向的道路两旁是天通苑便民早市,以及一个大型菜市场和许多小饭店。

继续向前,道路逐渐变窄,一侧是斑驳的平房,门前堆满了杂物。另一侧较高,是仓库的墙壁,没有窗,贴墙晾着衣服被褥。路的最窄处只够两辆小三轮同时通过。

在路南侧的一个小院中,建筑上挂了几个牌匾,鑫德招租办公室、佰鑫家园……探访发现,这几处出租的房屋,或位于东西走向的仓库内,或依仓库而建。

鑫德招租办公室位于小院靠里的位置,就在仓库硕大的坡状屋顶下面。值班的钟先生介绍,后面A区、B区的房子都可以在他这儿租到。

钟先生所指的A区、B区的都位于一座大型仓库内。仓库有两层,有前、中、后三个入口,由入口处步梯可上二层。每一层的房间分布在走廊两侧,走廊宽度仅够装置3块60厘米宽的地砖,约为1.8米。两个入口之间的走廊两侧分布有近30个房间,单层有近60个房间,两层共有约120个。据管理员钟先生介绍,现在住了共200余人。

房门很密集,走廊里没有灯,站在中部的入口处,只能看到远处长廊尽头的一点阳光。有一半的房间,窗户都对着墙,即使在中午,室内也十分昏暗。数量众多的小房间,隐藏在巨大的仓库掩体之中。

“一整天屋子里都没光,得开灯,可不就像住在山洞里嘛。”租住了半年的林女士向记者抱怨道,她正打算换个地方住。

几乎每个房门口都挂着一个布帘子,钟先生介绍,这是为了挡一下做饭的油烟。记者在二层走廊尽头看到,这些房间的屋顶均为彩钢板,内部用方形扣板进行吊顶,空中的部分牵有电线,还能看到支撑彩钢板的木料。

“用电和做饭安全吗?”面对记者的疑问,钟先生表示,“做饭用电磁炉,没有明火,没什么问题。”

公寓长且窄 曾发生火灾

钟先生告诉记者,他负责出租的A、B两个区域内,一个月起租。每个房间配有洗手间、灶台,月租金在900至1100元不等。

据太平庄北街的水果店员介绍,“今年这里头就着过火,路太窄了,消防车都开不进去。”

仓库的西侧是天通苑便民早市,在集市用地和仓库之间,还有一排房屋。这排屋子长而窄,比周围的建筑都矮。从高楼上望去,犹如仓库与集市的隔离墙。

“这一长溜房子,都可以在我这儿租,都是阳面。”鑫世纪超市的老板说,他负责出租的这排房子,只有一层。它们沿着天通苑便民早市的北侧围墙建成,整体房屋宽约十米,长度和天通苑便民早市的围墙长度几乎一致。这栋“联排式住宅”里,有50余个房间。“一个屋子一般住两人,还有大一点的,住了三个人。也有小一点,住一个人。”

房间的布局与仓库内相似——床、卫生间、灶台。房顶同样是用彩钢板覆盖加方形扣板吊顶。有几个小房间只有宽约0.3米的窗户。超市老板自信地说:“这能通风就行,毕竟阳面房,坐北朝南,屋子里随时都亮堂。”

这些房间的门窗前是一堵半人高的墙,墙那边就是天通苑早市。墙上晒着一双女式凉鞋,搭着被褥,墙正上方晾晒着长长的一排衣物。

“这一排房子,是在仓库建好之后,借着仓库和集市中间的空隙盖的。”家住天通苑西三区的刘先生表示,刚建好的时候盖的是蓝色钢板,和仓库顶的颜色一模一样,后来最东边着过一次火,换上了一截红色的屋顶。“这几年一直都住着人,我们隔得老远,都可以看到那里晾的一长溜衣服!跟一溜旗子似的。”

刚搬进来两星期的张女士告诉记者,没有集市的时候,墙那边都没什么人,也就是停点车。“每个月房租700,房子有点旧了,掉瓷砖还浸水。”

在“隔离墙”建筑的北侧,与“群租仓库”只隔了一条过道,还有一个南北走向的红墙建筑。这里同样是一个仓库,仓库南端是一个摄影棚。沿着红墙往北走,出租、维修的小广告也贴得满墙都是。墙高是普通平房的约1.5倍,只在墙顶端有几扇小窗,隔五六米有一扇铁门。铁门旁边有房屋出租的广告牌,以及房东的联系电话。

建筑内部走廊宽约1米,两人同时进入需要前后交错而行,走廊两侧都是房间。这里的走廊并不规律,横竖交错。走完了竖着的走廊,拐个弯又是一列横向的,然而出口只有那扇铁门。交错纵横,有点迷宫的感觉,几户房间门口摆着一列灭火器。推开一间10平方米的房间,方形扣板掉了三块,黑黑的窟窿处漏着几根电线,还罩着纱布。

搅拌厂肇始 管理收效微

刘先生在天通苑西三区住了十二年了,他是眼看着那片仓库建起来的。

“以前这一片都是绿地,后来开了两个搅拌厂。刚开始没有盖仓库,后来因为要防治雾霾沙尘,相关部门就责令他们盖起仓库了。也就越盖越多,渐渐有了一大片。”

王月(化名)租仓库里的房子有一年多了,她告诉记者,“这个仓库就是属于后面那个搅拌机厂的,有一部分还在用来做仓库、装东西,有一部分没有装了,就用来住人。反正让他们盖仓库嘛。天通苑那边的小区太贵了,我的工资就只够住在这儿。”

记者调查发现,公寓房的拥有者多来自福建、河南以及东北。一名公寓房拥有者告诉记者,其与当地村是签了协议,居住上并不会出现问题。有的公寓房用地租赁期长达15年。

昌平区城管大队天通苑分队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将相关情况记录在册后,将通知执法队员到现场了解情况,认定公寓房是否属于违建范围。

昌平区东小口镇规划科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该区域群租房屋已存在多年,曾经对建在仓库中的公寓下达过停工通知,但是收效甚微。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卢明生表示,一些群租公寓的出现有着多种历史原因,其中也包括相关部门在出现伊始时的执法力度不强,也包括一些地区以及一些人靠出租土地、兴建群租公寓的方式获得利益。最终导致群租房大量出现,为日后带来了很大的安全隐患和管理难题。“在处理上是一种考验,同时也需要反思,出现大量此类群租公寓的原因何在?”

 

来源:北京晚报 实习记者 谢宇航 记者 赵喜斌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