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画廊 > 在线画展

田迎人风景油画《西伯利亚热泉》

2017-12-08 12:04 编辑:TF006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

西伯利亚热泉(风景油画)

 

热泉,无所不在。

因为,地球的心是热的。

即便是在寒冷的西伯利亚,在摄氏零下二三十度的气温条件下,白桦树依然青翠、挺拔,针叶林依旧茂密、深邃,富含矿物质的地下泉水温情涌动,成为棕熊沐浴、嬉戏的天然池塘。

画家田迎人的风景油画《西伯利亚热泉》,将北半球高寒地带的暖意融融,赋予一汪蓝色的清流,它能令平原上皑皑的积雪渐渐融化,林间觅食的鸟儿增添几分果腹的欢喜,更有远方的猎人在此解乏。

“西伯利亚”在蒙古语中,意为“宁静之地”,亦称“泥泞之地”。据说,在白令海峡中,曾经有一条旱路,可以连通西伯利亚与阿拉斯加,美洲土著居民大多由此“走廊”穿过,跨越亚洲、美洲大陆。

在中国先秦杂家著作《尸子》一书中,曾记载“北极左右有不释之冰”;汉代东方朔所著《神异经》记载,“北方有层冰万里,厚百丈,有溪鼠在冰下土中,其形如鼠,食冰草,肉重千斤,可以作脯……”大将军霍去病“封狼胥山”,“登临瀚海(亦称北海,今贝加尔湖)”;唐代则封侯于西伯利亚广袤土地,由突厥墓碑文作证;元明清延续汉唐领地主权地位,正是“适千里者如在户庭”,“今皆赋役之,比于内地”。

今人言及西伯利亚,眼前必显现辽阔无际冰天雪地之景观,常念汉武帝大臣、中郎将苏武(前140年~前60年)牧羊于北海边,诚如李白所吟:“牧羊边地苦,落日归心绝。渴饮月窟冰,饥餐天上雪”。而画家田迎人也在她的画布上,敷陈了一层厚厚的冰雪,冰凌如割,锋利无比,那凛冽、刺骨的寒意阵阵袭来,却只为衬托那常流不息的滚滚热泉。地球低纬度的热带、亚热带地区的矿泉喷涌,虽然也热浪翻卷,热气蒸腾,但是,它们总显得有些热情过头儿,不会看个好风景,颇有“火上浇油”的味道,而不是“雪中送炭”的贴心。唯有田画家笔下的西伯利亚热泉有眼,它在你置身冰窖、浑身打颤时,适时地蓄满汤泉,让你沐浴发汗……

是的,也只有在这样一幅气温在冰点以下的雪景图中,热泉才弥足珍贵。

而拥有了热泉的雪景图,更展现出一种慰藉于人的别样情怀,表达出一种“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见白居易《送刘十九》”的温暖动人的诗意。

说到人类学会油画以后所绘的雪景图,人们一定会想到荷兰画家彼得﹒勃鲁盖尔(1525~1569),他的画作《雪中猎人》给人印象深刻,山坡猎犬和枝头小鸟神态鲜活,场面宏大,只是人物太过拥挤。法国画家、印象派奠基人马奈(1832-1883)的风景画《小蒙鲁日街区雪景》,亦有可观,他将城市街道雪后的污泥浊水也如实再现,忠实履行他的艺术信条——“永远不美化事物”。田画家也有她自己的绘画信念,那就是——永远不去画不美的事物。于是,我们看到了一祯惟美的自然风景油画《西伯利亚热泉》,静谧安详的画面惟有简约的植物,其中,省略了勃鲁盖尔雪景中众多的人物,也屏蔽了马奈不愿舍弃的俗世繁华——马路上的泥泞,留给我们的是旷野上的洁白与心田上的暖流……

相关推荐:【田迎人油画作品评析】

 

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彭俐/文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