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专栏 > 闲事

军队连部当通信员到底做什么? 不会骑自行车可不行

2017-12-29 12:00 编辑:TF005 来源:北京晚报

新兵下连,我分在连部当通信员。通信员在连队被称为“五号首长”,好家伙,一夜之间,我就从新兵蛋变成了“五号首长”,刹那间,一种似是而非的优越感在我周身上下乱窜,可还来不及回味这美不滋的感觉呢,现实就当头给了我一大棒子。通信员并不是那么好当的,必须是个“机灵鬼”,而我恰恰是机灵鬼的反义词,只得在手足无措中干这干那。有一回,连长抱怨电话机上面灰尘太多,我一激动,打湿的毛巾忘了拧,直接抱着电话机使劲地擦,直擦得电话机湿漉漉水灵灵的,连长见状大呼哎哟。好在连长是电话兵出身,立马将电话机拆开了,用吹风机往里吹风,不然用连长的话说,这部电话就毁在我手里了。那会儿,电话精贵着呢。从此,连长房间的活儿就不轻易让我插手了。这就相当于我被打入冷宫了啊,我非但没有着急或不高兴,反而松了口气。瞧没这没心没肺的劲儿。

作者 天宝


新华社图

作为连部通信员,我的缺项有点多,我还不会骑自行车呢。因此学自行车就成了当务之急,毕竟通信员跑跑颠颠是基本功。我在仓库里找了一辆炊事班废弃的自行车,让汽车班的老兵捣鼓捣鼓,除了手闸得使大劲攥住才能刹住,其他的尽管铃铛不响哪儿都响,但基本上还能凑合转动起来。于是不管白天或晚上,只要有空,我就跟这辆破自行车较上劲了,从练习滑行起就没少摔跤,经常是连人带车啪地摔倒在地,女兵见此可开心了,有的还鼓掌喝彩,臊得我恨不得找地缝儿钻了。我们通信连是男兵女兵混编连,且女兵多男兵少。每次我练习骑车,总会有女兵围观。

就这样,经过一段时候笨拙的练习,总算可以歪歪扭扭地骑行了。骑个自行车,搁别人那儿不叫事儿,到我这儿可真是费老劲了。当然,这跟那辆破自行车也多少有些关系。我特别想有一辆没毛病的自行车一试身手。司务长倒是有辆八成新的自行车,可他当成宝贝似的,无比爱惜,从不停放在外面,每天买菜回来,小心地擦拭一遍后就推进宿舍。我请求司务长让我骑骑,被他断然拒绝,因为他也目睹了我学车的过程。

一个阳光灿烂的上午,营部女副教导员骑着一辆崭新的红色女式自行车来到连队,她将车停在连部门口,没上锁,便进了连部和连长指导员谈工作上事儿。我给她倒了杯水,出来盯着她的自行车,小心脏狂跳不已,机不可失啊。我几乎没太犹豫就决定骑上这辆小巧诱人的自行车去趟军人服务社,速去速回,决不让副教导员发现。

女式车就是好骑,腿往前一撩就上去了,我快速地冲出了连部小院,朝大院南边的军人服务社奔去。一路呼风带闪的,刚开始是轻松加愉快,爽啊,慢慢感觉有点控制不住车和自己了,正好要下一个长坡,我习惯使劲捏闸,没想到小红车腾地飞离路面,坠落在一旁的小树林里。我的膝盖摔破皮了,但我顾不上,更关心的是自行车。我忍疼扶起自行车,仔细地打量着它,除了龙头歪斜了,没发现明显的伤痕。我将龙头扳正,把车搬回道上,总觉得这自行车已不是先前的模样了,要是副教导员知道了该怎么办?我有些害怕,已无心去服务社了,一瘸一拐地推着自行车回到连部。还好,副教导员仍在谈事,我将自行车停在原处,赶紧用湿毛巾将车擦得干干净净,便躲进宿舍。直到副教导员离开了连队,我也没敢出来。倒是没听说副教导员对车况表示过怀疑,我除了自责一番又暗自庆幸了一番。

说来也怪,打这以后,我骑自行车的技术竟然长了一大块,基本上什么样的自行车都可以驾驭。

 

来源:北京晚报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