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爷幼年目睹烈士牺牲惨状 70多年来一直为他奔走寻根 | 北晚新视觉

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今日主打

北京大爷幼年目睹烈士牺牲惨状 70多年来一直为他奔走寻根

2018-01-04 10:38 编辑:TF005 来源:北京晚报

2018年1月4日讯,79岁的冯宏来老爷子,自称年逾古稀的“老青年”。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兴趣极广泛,而且笔耕不辍,在京剧、曲艺等领域都颇有建树,出版过不少专业书籍。不过,写作之外,很少有人知道,他身上常常珍藏着一张不属于自己的名片。名片上的人冯老并不认识,却是他找寻了半辈子的人——南口“泰陵事件”中牺牲的无名烈士张参谋。

目睹烈士牺牲惨状

作为京郊重镇,昌平南口在过去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在冯宏来的童年记忆里,他在这里目睹过侵略日军挎着洋刀骑着洋马,在狭窄的人行道上横冲直闯,来不及躲闪的老人和孩子被碾压在铁蹄之下;他也目睹过国民党军队抓兵抢粮,害得老百姓家破人亡;至今,仍让他难以磨灭的一个场景,国民党军队的大兵提着血淋淋的烈士人头游街示众。

冯老还清楚地记得,1948年2月19日,他从私学馆放学回家路过南口火车站票房前的小广场,被荷枪实弹的国民党兵包围在行人之中。当时只有10岁的冯宏来好奇心强,他挤到前面一看,一个国民党军官正拿着一个带着网眼的废纸篓,纸篓里面竟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只听这个军官咬牙切齿地说:“共产党共产共妻,投奔八路者,杀!窝藏八路者,杀!知情不举者,杀!”说完便继续游街示众。周边的老百姓全都满脸怒气地听着看着,冯宏来和一群小孩尾随在游街的队伍后面,跟着走了很远。

后来,看见大兵将那位烈士的人头扔进了华洋胡同的垃圾堆里。几条狗扑上来争相撕咬,场面惨不忍睹。1948年底,南口解放后,冯宏来曾多次向长辈、师长打听过,甚至是曾经参加过地下工作的老同志,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位牺牲的烈士姓甚名谁。

寻找牺牲义士身份

1988年,冯宏来去南口拜访小学时曾教过他的两位老师崔自强和董冰如。临别时,他们赠给冯宏来一本由昌平党史办编纂的《历史的纪念》。在这本书中,冯宏来意外找到了自己40多年来一直寻找的答案。

原来,那是发生在当年的“泰陵事件”。当时,位于十三陵附近的泰陵村,过去是共产党昌顺县委所在地,党员们常在此地开会。2月19日,国民党南口驻军的两个团在泰陵村壮丁队长带领下,对泰陵村昌平区县干部住所进行了突袭,6名共产党员当场牺牲。其中,就包括这位被砍头游街的义士。根据多方考证推断,他仅知道这位烈士姓张,属十五旅,是我党地下党的一名参谋员。“泰陵事件”爆发后,群众曾自发地将烈士遗体入棺,并拟在泰棱宫暂厝。不料,还未来得及掩埋,敌人又第二次对泰陵村进行了扫荡,棺木及烈士遗体惨遭焚毁。

虽然有关张参谋的名字和生平都成了一个未解之谜,但能查询到这一答案,也解了冯宏来多年来的困惑。自那之后,他专门制作了一张印有张参谋“泰陵事件”的名片。他说,从张参谋牺牲到南口解放,仅仅相隔了十个月。烈士们未能目睹他们为之奋斗的一切,今天的人们不应该忘记他们,忘记过去。每年清明节,冯宏来到南口给父母上坟时,也会拿出张参谋的名片放在面北的一个坡上祭奠,这已经是他雷打不动的习惯。

烈士精神永记心中

冯老说,其实他的童年饱尝苦难,他出生在昌平南口一个贫困的大家庭里。十个孩子、三餐不继,为了活着,不到一岁的他被卖到附近一个铁路工人家庭。养母为人较为刻薄,多亏比他大18岁的姐姐为人善良,总会省些钱给他买几个烧饼。童年艰苦,这位如慈母般的姐姐,给了自己生活上的照顾和心灵上的慰藉。冯宏来学会了感恩,更知道了生命中有些事情不能遗忘。“泰陵事件”的发生,也一直激励着他,他立誓这一生都要做一个正直清白、乐于奉献的人。

由于小时候经历过苦难,冯宏来乐于帮助那些家庭条件欠缺的学生。他曾经包下50多名大学生的饭食,无论他们打多少,吃多少,最后都是他来结账。他希望这样做能为这些学生们解决一些经济负担。

早些年,他在电视上看到延庆县有个大云盘沟,全村30户80多口人,因为地处山区,无地耕种,人均月收入只有17块钱。冯宏来当时在《人民铁道》报担任总经理和经营部主任,且一直兼任着自负盈亏的广告部主任,他的工资、奖金、活动经费等各项开支,均在广告提成中列支。尽管这笔钱为数不多,他还是决定拿出承包所得的部分收入支援大云盘沟的贫困户。

明年就是张参谋牺牲70周年了。冯老一直有一个想法,就是通过向社会呼吁,在南口附近的小公园里给张参谋修一座无名冢,并在坟冢旁简述张参谋的牺牲过程,以便人们追思。“他牺牲在南口,我们南口人不能忘了他。”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刘琳 实习生 巫怡凝 文 刘琳 摄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