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社会

年关将近不少人患上“红包综合症” 抢的不是实惠是心情?

2018-01-11 09:25 编辑:TF005 来源:北京晚报

2018年1月11日讯,新年伊始,年关将近,在各家电商五花八门的促销手段里,不少人患上了一种新“病”--红包综合症--他们一门心思在网上追寻各种各样的红包、代金券,沉浸在满减、优惠的计算与打拼中。

搭上大半天工夫,他们往往只能换来几块钱的实惠,却为此悠然自得,投入下一场红包争夺战中。毕竟,抢的不是实惠,是心情。

建群领赏 每天赚上几块钱

“今天抢我的,EKd8Fc19b8。”早上六点刚过,还躺在床上的何丽,点亮了整宿放在身边的手机。打开支付宝,点击“发红包赚赏金”,复制代码,转发到微信群中,所有操作用时不到一分钟。

红包抢了大半个多月,这套操作何丽早已轻车熟路,每天清晨,她会将自己的“吱口令”转发到四五个群中。等到上班路上,她还会抢下朋友的红包。

“我这参与的不算早,薅的也不算多。”何丽每天抢红包,源于支付宝发起的“支付宝发红包你赚赏金”活动,该活动规定,支付宝用户可以通过二维码、“吱口令”等形式向他人发放“红包”。当其他人领取红包并消费使用后,发放者可以得到等额的“赏金”--每份价值几分至几十元不等--由于赏金数额不大,但日日可得,每天抢红包的行为,被网友形象地称之为“薅羊毛”,平时常参与“薅羊毛”活动的人,则自称“羊毛党”。

按照规定,每个支付宝用户每天只能领取一份红包,发放红包则没有限额,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有更多人领取自己发放的红包,该用户有可能得到大量的赏金。

这一规则引来了为数不少的投机者,如部分个人用户以“支付宝红包”为关键词,向陌生人群发短信。短信中的内容,则是个人“吱口令”。这样的方式,能够在短时间内收集大量赏金,乃至有网友爆料,有人通过群发短信获利超过十万元。

“这有点骗人的感觉,我们当然不会干。但实话说,我们抢红包的本质是一样的。”何丽转发红包码的微信群,都是她特意加入的“羊毛群”,群友在现实中并不相识,聚在一起只为抢红包。每天,都会有网友在群中发送自己的红包码,再抢一个其他网友的红包:“我知道的人里,一天挣几十块的也有。”
相对而言,一些“羊毛群”更为有组织,乃至可以解决红包领取后的下一个环节--消费问题。

“有网友注册了收款码贴在群里,假设我领到一元的红包,我就刷收款码付他一元钱,消费结束后,他再通过微信红包把一块钱还给我。”如此操作,何丽与收款人均无实际消费,而红包发放者将得到一元赏金。

在外人看来,这一系列操作繁复且收益甚微,但如何丽般的“羊毛党”却乐此不疲,“我最多一天也只挣过八块钱,可觉得很有乐趣,像中了彩票。”

群友交流薅羊毛 “薅”出友情

实际上,何丽只能算是初入“羊毛党”。作为一名“老党员”,陈婧每日薅的羊毛,远不止支付宝赏金活动一项。

“信用卡积分、航空里程、商户活动、App促销,连手机积分都有的薅。”就在上周日,陈婧刚刚用手机积分兑换了20元好利来兑换券,她手中还有数百元的电子商城代金券没有花完,“年底银行卡积分换的。”

“别小看薅羊毛,算计一下,一年少说省个千把块是有的。”与何丽一样,陈婧同样混迹在各类“羊毛群”中,参与最为活跃的,则是几个资深羊毛党组成的微信群落。群中好友都是薅羊毛多年的老手,且生活半径有所重合:“生活、工作地点有重合,有利于羊毛信息的互换,毕竟商场积分这种,只有邻居之间交流起来才有价值。”

也正因为有了现实生活的交集,多年的羊毛薅下来,群友们也“薅”出了友情。陈婧发现,羊毛群的主力,均为25至40岁的青年人,且以女性居多。除了羊毛信息,日常消费、子女教育、工作生活,大家的共同话题很多:“每天群里除了羊毛信息,聊得最多的还是家长里短。”

薅来的羊毛,也各有各的使用方式。通过社交平台、二手交易软件等方式,陈婧等人可以保证所有的物品物尽其用。

2017年底,陈婧用信用卡积分换来一个打蛋器,放在家中却没有什么用处。她在微信群中分享了一下信息,只用了两天时间,就有群友买下了打蛋器,价格仅是市价的一半。

类似的资源互换,在陈婧等人的群中时常发生。某种意义上说,可以说红包促进了社交的发展,社交网络的扩大,又让陈婧薅到了更多的羊毛。

屡遭质疑 凑整凑成强迫症

事实上,以支付宝为代表的支付平台,其红包设计本就有拉动用户活跃度,构建社交网络的初衷。有媒体分析,即便有用户利用规则漏洞“薅羊毛”,支付宝也不能算吃亏。毕竟一份赏金数额平均下来才几毛钱,相比于其他宣传形式产生的高额推广费用,发赏金拉动全民使用支付宝,可谓相当合算。

回首往年的“敬业福”争夺战,这一意味更加浓烈。

“跟羊毛比起来,大家的关系会持续更久。”陈婧表示,名义上为了薅羊毛,许多群友如今更看重彼此的联系。部分群友在得到赏金后,还会发红包与大家分享。

并非所有人都能理解“羊毛党”的行事逻辑,在锱铢必较中消耗大量时间,也成为“羊毛党”被质疑的主要因素。

“我老公问过我,每天花时间抢红包,跟不熟悉的人聊天,值么?”面对家人的质疑,刘雯雯并不知道应该如何作答,只能默默减少花在聊天上的时间:“如果很现实地计算,确实不值得。”

与陈婧一样,刘雯雯更看重羊毛、红包后的感情,却难以向家人解释:“抢红包抢的是个心情,换作别人也许理解不了。”

而在刘雯雯的老公朱先生看来,老婆则是患上了一种网络时代的新病症--红包综合症。

“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关注有没有红包,每次网购都要算优惠券,凑整算满减。”最让朱先生不能接受的,是老婆每次网购鸡蛋都要买两大盒,因为“第二件8折”。可买了的鸡蛋没地儿放,臭掉几个已成为常事:“感觉有强迫症了,家里多了很多没用的东西。一问,都是凑单凑出来的。”

“凡事需要有个度,就算是熟人天天聊天也是病。”陈婧建议,“羊毛党”应有的放矢,有条件的还可以与周边邻居拼单,以避免不必要的浪费:“如果家中人反对,还是应该换换节奏。毕竟现实的关系,要比虚拟的重要。”(受访者为化名)

【套路】

你中招了没

短信体:

快来领取支付宝跨年红包!1月1日起还有机会额外获得专享红包哦!复制此消息,打开最新版支付宝就能领取!EKd8Fc19b8

相亲体:

马小芸,女,24岁,未婚,北京市人。身高1.68米,体重48公斤,目前在一家500强公司任职,工作稳定,年薪30万。目前独居在北京市区有1套房。EKd8Fc19b8 复制本文到支付宝即可查看照片打开最新版支付宝就能看到。

促销体:

天猫超市内部优惠券满199-159总共10W张,领券验证码:EKd8Fc19b8 ,今日12点准点发放,没有领到还有额外小红包补贴,千万不能错过。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吴楠 宋溪 插图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