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专栏 > 闲事

还是幺蛾子:体育考试为什么不考捉迷藏

2018-01-19 17:43 编辑:TF003 来源:北京晚报

体育课对我来说简直不堪回首,可儿子的体育课不得不让我重新回忆悲剧。

作者:王小柔


插图 行者李伟

集体跳绳,我掌握不好绳子抽下来的节奏,只能把心一横,往圈儿里冲,眼镜直接被抽飞,碎得跟万花筒似的,脸上还留下个大檩子;跳箱,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这么古老原始的项目,对于我这个从来没练过劈叉的女同学而言,这是何等的高难度,别人俩胳膊一按箱子,跟学过轻功一般,双腿一劈,整个人越过箱子轻松落地,再看我,大腿直接磕在箱子角上,把箱体推出去一米远,整个人摔在起点;背越式跳高,往后躺还得有高度,我回回拿身子都能把杆儿给砸下来;跑800米,下来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晃悠散了,满嘴铁锈味儿,张着嘴不够进气儿的。

最折磨人的是爬杆,以前每个学校操场上的标志设施不是篮球框,是几个铁杆,风吹雨淋就算生了锈,被我们锲而不舍地爬来爬去,也早拿校服给擦亮了。

为了那几分,我们放学后就找差不多粗细的树拽着往上爬,树皮比我的皮肤可粗糙多了,校服被挂得都起了毛,有时候爬到半截还能被小树杈子勾住衣服下不来,得自己在那拆一会儿。临体育考试前的那个周末,我们家门口每棵小树上都挂着个孩子,你站半天还未必能轮上爬。

我就是在这种恶劣的练习环境下,硬着头皮参加体育考试,赶巧那天早晨刚下完雨,铁杆看着就滑溜。我怵头啊,所以使劲往后面躲,看着那些同学身上跟长了吸盘似的,几下就上到了头,扒在铁杆顶端还自如地手搭凉棚嘚瑟一会儿,我的心直哆嗦。

轮到我了,光看我的俩手揪住铁杆在那蹬腿,不挪窝啊。体育老师说,想及格怎么也得爬到一半。我使劲往上蹦,伸着胳膊抓住最高点,然后俩腿盘住铁杆,可只要我一动就得滑下去。也就仗着我人缘好吧,三个女生从三个方向蹲地上往上推举我。大家个子都不高,力气也都小,最后男同学们看不下去了,除了起哄的,也有出主意的:“要不你们女生把她拖起来,让她站我肩膀上再往上爬。”体育老师实在看不下去我们搭人梯考试的样子,直接在我名字后面写了个60:“下来吧,别受罪了”算把我饶了。

我以为体育课的记忆早就被我活埋了。不成想,儿子对于自己身体技巧的能力太过自负,在中考体育考试选择实心球和引体向之间,居然挑了后者。他说:“我胳膊劲儿大,身体轻,25个很容易做。”我当时就嘀咕,考试能那么轻松吗?引体向上又不是考拔河掰腕子,还得有形体上的要求吧。让朋友打电话问了个负责中考的体育老师,建议买比考试重的实心球,每天扔几次就能提高成绩,引体向上几乎就没有人能考过。我立刻就想起了,小雨过后自己爬杆的情境。

每天做完作业差不多夜里12点了,我们跟幽魂一样晃荡出楼,怀里抱着6斤重的球。他还总问我:“这有几米?”黑灯瞎火的谁知道几米,我就鼓励他,你就使劲扔吧,别砸脚就行。他一个人觉得枯燥,让我跟他比。作为一个中年妇女,我能把球举过头顶就不错了,扔两下,简直比种了一天地还累。两个黑影,每天半夜,打怀里抛重物,在楼群里发出沉闷的砸地声。

我想认真地建议一下,怎么不能考考捉迷藏这种又益智又考验体能的运动呢?

 

来源:北京晚报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