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深读 > 封面

《天龙八部》入选中学寒假推荐书目 中学生该怎么读武侠?

2018-02-13 08:00 编辑:TF008 来源:北京晚报

自中国有了小说,这种文学体裁就颇受读者欢迎,武侠小说更在其中占得一席之地。上世纪80年代开始,武侠小说风靡大陆。打开记忆的闸门,角落里总有那么几个人在捧着武侠小说津津有味地读着。甚至还会像珍视武功秘籍一样地珍视小说,为它们包上书皮,以便阅读和收藏。在和同好者讨论时,一套完整的小说也成了炫耀的“资本”。

珍珑棋局

至于武侠小说流传最广的时期,读者们竞相传阅武侠小说、讨论武侠作品。各种根据武侠小说改编的电影、电视剧也经常出现在大小荧屏上。直至今日,依然时常有经典武侠作品被再度改编、翻拍,这也使得武侠小说更为普及。不论是梁羽生的“七剑”,还是古龙的“七种武器”都是带有独特韵味的中国式“童话”。

在当代众多武侠小说作品中,金庸的作品颇受读者喜爱。经典作品如《天龙八部》、《射雕英雄传》等屡次被改编、翻拍。金庸先生来到大陆进行讲座、交流,各地都有过人满为患的盛景,挤破讲座场所的玻璃、大门的盛况也屡见不鲜。学术界同样不乏以武侠为样本的研究者,许多学者、作者写下了诸多专著、文章以作研讨。尽管如此,以金庸之作为代表的武侠小说仍被许多中学的老师、学生的家长视作“闲书”乃至“禁书”。很多老师、家长看见此类作品便会“没收”,而学生们则会在种种“管制”、“监督”之下冒着风险继续阅读,同时甘之如饴。虽然武侠小说在这种“猫鼠游戏”中更彰显了它的魅力,但仍难摘掉广大中学老师、学生家长眼中“闲书”的标签。

近期,随着全国中小学陆续放假,各种寒假推荐书目层出不穷。1月底有媒体报道了来自重庆一中、南开中学、巴蜀中学等校的寒假书单,指出这些书单“让人兴奋”:书单中出现了金庸的代表作品《天龙八部》,一时间引发热议。许多中学生表示“爸妈再也不能拦着我们看武侠小说了”。这份书单更引得很多70后、80后震惊:他们正是“猫鼠游戏”中被追捕的一方。曾经的“闲书”、“禁书”终于“堂而皇之”地进入了中学教师推荐的书单,武侠与教学发生了关系--即便是假期的自主学习,似乎仍然预示着标签将被摘去。许多网络媒体发表评论,秉持着“书单愈发灵活多样”的观点,倡导“自由阅读”、“非功利目的的阅读”。

然而,这其实并不是金庸的作品第一次与教学发生关系。记者联系到了全国优秀语文教师常作印,他告诉记者,早在2005年春季学期就有语文教材选入了武侠小说家王度庐的《卧虎藏龙》节选和金庸《天龙八部》节选。在那时他就曾发表过看法,认为“武侠小说既然称作小说,便是小说的一种,是一种文学样式”高中生当然是可以阅读的。

在这次“《天龙八部》入书单”的讨论中,大家都十分肯定此事的正面意义,评论中也多是肯定、赞养之词,却少有人探讨金庸作品之所以备受肯定的文化原因,也鲜有人关注中学生应该读哪些武侠作品、怎样读武侠等问题。除此之外,“寒假书单”中还应该有哪些作品?为此,记者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的古典文学学者冷成金教授,同时采访了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的当代文学专家张志忠教授。还请曾经的武侠爱好者、现在的一线中学语文教师朱春华老师分享了他的经历。

古典文学学者:读武侠小说需要指导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的冷成金教授是著名的古典文学学者,对武侠小说及金庸的作品也有深入的研究。冷成金用“大俗大雅,至幻至真”来概括金庸的武侠作品。他认为金庸的作品“俗到极处,又雅到了极处”:“所谓俗到了极处,就是金庸在作品中将传统俗文化的内涵上升到了雅文化的高度。”冷成金这样解释:“中国文化是分层级的,最简单的方法便是分成‘雅’‘俗’两个层级。”

冷成金说,俗文化来自百姓的心理和日常生活,时刻存在着合理性。正因为此,俗文化显得相对散乱、缺乏系统性。雅文化则是经过整理的系统性文化,从而发挥着指导社会精神生活、引导人们精神导向的作用。雅俗文化容易隔绝,俗文化中的合理因素难以上升到雅文化领域,这就使得雅文化相对封闭、保守,甚至故步自封。但是金庸小说却从俗文化中吸收了合理性因素来输入雅文化,又用雅文化的规范来指导俗文化,将二者打通,实现了二者的良性互动。“在金庸小说的情节中,时时刻刻都透露着这种特点。”冷成金这样说。

简而言之,金庸小说中虽然有着最市井的生活、最本色的人物,但同时具有着最高尚的情怀和理想。
“至幻至真指金庸小说超越了细节的真实,甚至是刻意超越细节真实。从而实现了对心灵真实和文化真实的追求。”冷成金这样解释“至幻至真”。换言之,金庸小说的故事是置于中国历史背景之中的,但其具体内容不可能处处与史料所载保持一致。但是金庸通过自己的笔触将这些不真实的地方都变得“合理”了,符合人物的心灵,也符合人物所处的文化环境、时代背景。

在冷成金看来,金庸作品的文学地位很高,但不应该把金庸小说同“五四”以来新书写方式下写成的小说置于同一个评价体系之下进行比较。因为金庸小说是沿着《水浒传》《三言二拍》《宋元白话》这些作品的文化传统进行创作的。这种作品形式更多地承载了民族文化的传统及书写方式。“这就显得比较‘另类’,但其实很传统。总的来说,金庸小说的地位很高。”冷成金这样评价。

冷成金在采访中多次强调读金庸的作品需要在具备相应水平的老师的指导之下进行,因为读金庸需要很高深的传统文化修养以及很强的思辨能力。以《天龙八部》为例,读者最应感受其中“无人不冤,有情皆孽”的宗教情怀,体会作品透露出的“悲天悯人”,否则就是“走歪了。”

也许会有很多家长对学生阅读“以武犯禁”的“侠”产生疑惑,记者为此询问了冷成金。冷成金定义的“侠义”是一种急公好义的精神力量,这是中学生读者应该学习的。“在金庸的作品中,郭靖几乎是个没有瑕疵的人物,但是郭靖就没有枉杀一人吗?”冷成金举例道,“所以读者学的不应该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手段和为了一己之私的冲动与张扬,而应该学习侠士的精神。”冷成金举了一个颇具有思辨意味的例子:“在生活中,如果两个警察去抓坏人,走在前面的那个就更具有侠义精神;如果一个警察去,左脚在前,左脚就更具有侠义精神。”

冷成金还为中学生读者推荐了另外几部金庸的武侠作品在指导下阅读,除了已经被一些中学列入推荐书单的《天龙八部》之外,还有《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以及《倚天屠龙记》,他认为这些都称得上是金庸的代表作。《笑傲江湖》《书剑恩仇录》以及《碧血剑》也都是不错的作品,可以阅读。冷成金并不推荐中学生读者阅读《鹿鼎记》。

采访中,冷成金回忆起了第一次阅读金庸武侠小说时的情景,那时他二十岁左右,直至现在他仍然记得当时“吃惊”甚至“震惊”的感觉。令他作此感觉的不是情节,而是因为他与金庸作品所体现出的对于传统文化的理解非常合拍。后来,冷成金在人民大学开设了关于武侠小说的课程,有许多人很感兴趣,但是借走书看了一段时间之后又“直摇头”,认为这些小说是“胡编乱造”。“不同人有不同的文化素养、性格以及思维方式和情感方式,这就使得有一些人难以理解金庸小说。”冷成金这样说。

在采访的最后,冷成金语重心长地说:“现在流行的一些东西严重影响了学生的价值判断和情感方式。在这种情况下,有些学生的三观甚至是混乱的。所以学生难以独自理解金庸的武侠小说。”冷成金表示了深深的忧虑:“在开出阅读书目时,如果老师有能力指导,那么中学生可以看。如果不加指导,那么学生的理解可能产生偏差。但是指导的力量从何而来,我深感忧虑。”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