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人文 > 书乡

天堂鸟不是鸟而是花?高仲泰以它为书名,暗喻了什么?

2018-12-04 10:55 编辑:TF017 来源:北京晚报

印象中,高仲泰擅长写历史题材的长篇小说,包括改编成电视剧的《望族》、《西津渡》等等,多是宏大的题材。

李俊杰


这次他却写了一部具有现实主义品格的长篇小说《天堂鸟》,以温情的笔触讲故事,讲的仿佛是我们每个人都曾经历或者即将经历的事。天堂鸟是一种特别的花,色彩、形态都与其他花不同。作者用它作为书名,是一种美学意味的隐喻。

小说以上世纪九十年代为背景,细腻地写了职场的状态,和日常生活中许多细节,真实而精致,有浓厚的生活气息,鲜明的时代特色和蓬勃向上的时代精神,还有那个时代的杂质,无论经历过还是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读者都会产生强烈的共鸣。正如《繁花》作者、茅盾文学奖得主金宇澄所说“细节是细微的时代史”,“文学就是记录生活细部,记录人物的关系。”

吴芳芳这个人物是整个故事的切口,只有读懂她,才会领悟这个震撼人心的故事的价值和内涵,才会懂得人性的弱点和复杂。吴芳芳正是那个如天堂鸟一般别致、纯净的女孩,她与余鹏程的相爱完全始于偶然。他们热恋、结婚、生子,余鹏程事业风生水起。当浪漫和甜蜜逝去,少女情怀远去,进入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平常日子,吴芳芳的浅薄、世俗慢慢显现。余鹏程忙于公务和应酬,两人之间出现了微妙的隔阂,交流越来越少。

吴芳芳内心陡生叹息,那个一直在她身边的影子此刻越发清晰起来。这个影子就是祝融,祝融是个不幸的男孩子,因儿时患小儿麻痹症而成为瘸子。他们相识得很早,有一段青梅竹马的经历。吴芳芳视祝融为知己,将婚后的种种不如意向祝融倾诉,祝融是个忠实的倾听者,也是个耐心的抚慰者。他们走得越来越近。

对于这个悲剧,作者并没有在道德和人格的高度上停留,他毫不掩饰地给我们展现了这种情感上的暧昧。作者把笔意植入到人性和情感的复杂,植入到余鹏程、吴芳芳、祝融等不同人物的心理视角。许多事情是解释不清的,剪不断理还乱,正是这种解释不清的不可思议的乱麻式的情节,使人物性格显得鲜活饱满,让人感伤,让人喟叹。而人性的灵光,在作者笔下烛光般的闪烁。

作为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生活秀,小说还对其他相关人物作了雕刻般的描绘,群像式的描摹。如周芹的聪明干练以及因儿子病危而担忧、焦虑;丈夫张杰的脆弱、惶恐以及对事态的回避;林霞的豁达大度、通情达理;病孩军军对生命懵懂的渴求;余鹏程上大学暗恋过的校花丁兰兰入国家机关后惊人的变化;余鹏程姐夫的沉实、谨慎;小女孩汪原的洒脱不羁,爽朗侠义等。甚至对吴芳芳收养的一只流浪猫也作了别致的细节描写。 这一切都衬托出人性的复杂,表现了个性各异,生活状态不同的众生相,他们和余鹏程、吴芳芳这两个主角紧密勾联,形成了完整紧凑的人物链,构成了日新月异时代的强烈搏动。不同的命运展示出人物复杂丰富难以言尽的内心深渊,也检视生命中的勇气、信仰与爱。

在时间的磨砺下,一切都会被冲蚀,甚至泯没,正如小说底页所题的:“ 生命是一场觉醒的旅程,所有的痛都将唤醒爱和宽容。”

(原标题:《天堂鸟》写出九十年代生活秀)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TF017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