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深读 > 观点

近40年中国创造了“经济奇迹” 国外研究我国经济史结论已过时

2018-12-04 17:11 编辑:TF019 来源:理论周刊

史学家常说“每一代人都要重写历史”。为什么这样说呢?斯塔夫里阿诺斯的解释是:“我们每一代人都需要重写历史,因为每个时代都会产生新问题,探求新答案。”希尔也说:“因为过去发生的事件本身没有改变,但是现在改变了,每一代人都会提出关于过去的新问题,发现对过去都有一种新的同情,这是和他们的先辈所不同的。”他们说的确实有道理,因为时代变了,人们看待自己的过去的眼光也就变了。

资料图。潘之望 摄

从历史中发现今天中国经济奇迹的内在根源

过去40年,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些变化如此之大,值得我们多次重写历史。在这40年的诸多变化中,最引人瞩目的变化莫过于这期间所出现的“中国经济奇迹”了。

1986年,柏金斯写道:“18世纪中期工业革命在英国发生,随后横扫欧洲其他部分和北美,用了250年的时间,才使得这些地区实现工业化,提高了今天世界23%的人口的生活水平。而中国今天的经济发展倘若能够继续下去,将在四五十年内使得世界另外23%的人口生活在工业化世界中。”他的预言,到今天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变成了现实,中国已发展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和世界第一贸易大国。

今天的中国是过去的中国的延续,这种联系是割不断的。要真正认识今天中国的经济奇迹,必须回看过去,从历史中发现今天中国经济奇迹的内在根源。而带着今天的新问题去看过去,历史才会复活起来,展现出新的面貌。

正如克罗齐所说:“当生活的发展逐渐需要时,死历史就会复活,过去史就变成现在的。罗马人和希腊人躺在墓穴中,直到文艺复兴欧洲精神重新成熟时,才把他们唤醒……因此,现在被我们视为编年史的大部分历史,现在对我们沉默不语的文献,将依次被新生活的光辉照耀,将重新开口说话。”事实上,早在80多年前,顾颉刚就已说过:“现在用了新的眼光去看,真不知道可以开辟出多少新天地来,真不知道我们有多少新的工作可做。”在今天,情况更是如此。

在这40年中,经济史学本身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方面,由于各种技术(特别是数码科技)的发展,各种史料大量出现,以至勒高夫说“历史学今天正经历着一场‘资料革命’”。

另一方面,新的理论和研究方法也层出不穷,呈现出异彩纷呈的局面。虽然这些新理论、新方法是否能够最终站得住还需要时间检验,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们大大丰富了我们的研究手段,使我们能够做到刘子健所说的“史采佳法”。

40多年前伊懋可的《中国过去的模式》结论过时影响犹存

以“加州学派”的出现和“大分流”问题的持久讨论为标志,中国经济史研究进入了国际经济史学术主流,成为国际经济史学的一个重要部分。中国经济史研究新成果不断推出,新理论、新观点不断涌现,大大改变了以往学界对中国经济史的认识,在一些方面甚至颠覆了传统的共识,从而使得我们对历史上中国经济的真实情况有了更正确的了解。

然而,这些新成果、新认识还主要局限在专业的经济史学家的“圈内”,大多数“圈外”人士对它们知之甚少,甚至完全不知晓。这种情况,对于今天我们重新认识中国的历史起到非常消极的作用。

作为社会的成员,经济史学家的一个重要任务是向社会提供最新和最好的研究成果,从而改进社会各界人士对于经济史的认识,使他们能够与时俱进,用新的眼光去看过去。然而在这方面,经济史学界还未做得很好,社会大众对中国经济史的看法,基本上还停留在40多年前伊懋可的《中国过去的模式》一书中的总结性认识上。

这本书在对1970年代初以前国际中国经济史学的主要认识进行总结和提炼方面,可以说是功不可没。有意思的是,该书所描绘出的中国经济史演变的轮廓,也和中国国内经济史研究的主流看法高度契合。因此,该书可以说是40多年前国际中国经济史界主流认识的集大成者。该书出版后,影响一直持续到今天。

在过去的40多年中,不仅许多学者自觉或不自觉地持有该书的许多观点,而且20世纪末以来中外出现的许多有影响的新理论,如果仔细来看,都可以从《中国过去的模式》中追寻到其学理的根源。

然而,尽管在学术史上具有重要地位,该书的基本理论仍然建立在西方中心论的立场之上,把西欧的历史发展模式作为讨论中国经济史演变的出发点。这个立场,在该书出版后的40多年里,已经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

本书使许多人能够更好地摆脱“根深蒂固的心理障碍”

令人遗憾的是,在过去40多年中,虽然关于中国经济史研究的成果不断推出,但像《中国过去的模式》这样既能够反映当时的经济史学重大成果,又能够适合从大学生到专业研究者的广大读者需要的中国经济通史,却一直未能出现。由于没有这样一部中国经济通史,因此以往关于中国经济史的诸多已经过时甚至是错误的观点,今天依然广为流行,甚至成为大众心中不言而喻的“定论”。因此,写出一部更好的著作,是国际中国经济史学界的当务之急。我在大学里讲授中国经济史多年,深切地感受到这一点。

《剑桥中国经济史:古代到19世纪》一书的出版,不仅为专业的中国经济史学者开阔了眼界,使他们中的许多人能够更好地摆脱“根深蒂固的心理障碍”和“心甘情愿地放弃他们的积习并且对他们工作的基本原理进行重新思考”,而且本书也以流畅的文字和平实的语言,使得广大历史爱好者能够从中得知中国经济史的最新研究成果,从而改善他们对于中国经济史的认识。我相信,国际中国经济史学界内外人士,都将从本书中受惠良多。

 

 

来源:理论周刊

作者:李伯重 (北京大学人文讲席教授)

编辑:孙昱杰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