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文化

海南岛国际电影节青年导演论坛:任鹏远许磊等讨论创作理念与经历

2018-12-18 09:02 编辑:TF020 来源:北京晚报

青年导演是中国电影的新生力量,也将成为中国电影的中流砥柱。他们的创作想法与创作激情,是未来中国电影市场的激情血液;他们所遇到的问题,正是中国电影市场所急需解决的问题。首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就以此为出发点,举办了一场“青年导演论坛”,杨毅恒、白雪、周子陽、赵晔、任鹏远、杉野希妃、杨子、许磊、杨瑾等众多青年导演汇聚在一起,讨论了自己的创作理念与创作经历,分享了各自在创作中遇到的问题,以及未来的创作方向。

作者:李俐


《过春天》是白雪的第一部长片电影,电影于2018年制作完成,作为第43届多伦多 国际电影节探索单元开幕影片进行展映,并荣获第二届平遥国际影展费穆荣誉最佳影片。“我并不是一个非常具有艺术表达欲望的导演,希望能够做到跨类型,一开始做电影,我想找到一个小故事,关注到个体,电影应该关注的是人。”白雪表示,电影就应该拍得好看,要“酷”,要“有劲儿”,“这是我的本能吧。”

2018年,许磊编剧并导演了自己的第一部长片作品《天上的孩子》,该片在第42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上荣获最佳处女作奖。在他眼中,拍电影也是一件简单利落的事,“其实当时只是看到一个三百字的报道,觉得这个题材非常有意思,然后就决定要拍了。”周子陽也提到了自己拍《老兽》时的经历,“我非常高兴能遇到涂们老师,拍摄之前我们做了大量的前期沟通工作,经常一起喝酒,他也经常跟我说,通过这部电影交了一个好哥们儿,虽然他是60年的,我是83年的,算是忘年交吧。”

马来西亚青年导演杨毅恒的作品多以优美的诗情画意著称。2017年,他凭第二部长片作品《阿奇洛》获得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谈到自己的个人风格,杨毅恒提到了自己记忆中的马来西亚乡村,“很多东西都是植根于你的记忆深处的,我喜欢发现并且讲述身边的不同人群,以及他们如何被周围环境所定义的故事。”

说起自己最初拍摄电影的经历,几位青年导演纷纷表示并不会被奖项、网络评论所左右。周子陽笑称,自己的豆瓣网名就叫“杀死影评人”:“我关注的是我想表达的东西有没有彻底表达清楚,评分多少我并不在乎。”紧接着,杨毅恒也说道:“我爸爸就是影评人,我也不敢说他们什么,但是我认为创作者还是需要有自己的坚持的。”

2018年4月15日,任鹏远执导的《幕后玩家》作为第八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幕影片, 首次与观众见面,该片由徐峥担任监制并主演,累计票房破3.5亿,突破了国产原创悬疑片票房的天花顶。“当时我们的定位就非常明确,我们要拿到市场上去卖钱。”任鹏远透露,《幕后玩家》最初的剪辑有190分钟,“这个时长都快赶上锡兰了吧,对于市场来说肯定是不行的。”

《喊·山》的导演杨子补充道:“我跟任鹏远算是同门的新导演吧,但是我是比较偏好个人表达的,估计他赚来的钱几乎都被我给赔光了。”然而,该片也曾凭借其独特的艺术表达和生活视角,入围了金马奖、香港国际电影节、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迪拜国际电影节等国内外十数个国际影展,并于2015年入选为釜山国际电影节闭幕影片。

杨瑾凭自编自导的第三部长片《有人赞美聪慧,有人则不》获得了柏林国际电影节水晶熊奖提名和华表奖优秀儿童影片奖。2017年11月,杨瑾执导的《片警宝音》杀青,2018年11月29日,该片被推荐成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9部重点国产影片之一。杨瑾透露,《片警宝音》是一部定制化的英模电影,“据说这个故事当初有五个剧本,有写一个警察与两个女人的爱情,还有写激烈枪战的,但是他是片警,没有枪……最后我们这个故事胜出,也就是因为它关注到了一个片警的真实生活。”

来自日本的青年女导演杉野希妃透露,日本电影市场的成本差距还是很大的,“其实这对我来讲一直以来也是一个难题,有的电影成本很低,比如我之前的《漫画肉与我》,现在我也希望能够接手一些有大明星高成本的电影,这应该也是一个挑战。”杉野希妃最新自编自导自演的影片《雪女》获得第29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最佳影片提名。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20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