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文教

"幕后工作者"揭秘北京地铁四号线背后的故事

2013-10-08 03:20 编辑:TF1016 来源:网络

姓名:郭月;毕业学校:北京铁路电气化学校;工作单位:北京京港地铁有限公司;工作职务:地铁驻站督导员……当年放弃了普通高中,而选择北京铁路电气化学校的郭月,想法很简单:去职业学校,学一门技术,毕业后顺利找份工作。“当年我的成绩去读个普通高中还是没问题的,但是家里人觉得,就算读完高中也考不上什么好大学。我姐姐当时在铁路学校读书,说学校的老师挺负责的,基本上会让毕业后的每个学生都找到工作。”于是,郭月来到了铁路电气化学校,从中专到大专,一待就是六年。毕业后拿到的不仅仅是个“饭碗”,还找到了自己事业的起点。  不愿端金饭碗 甘心做地铁人 郭月现任北京京港地铁有限公司的驻站督导员,负责两个队的管理工作。从最初的电力维修工人,到电力维修技术员督导,再到工作队队长,升职路上,郭月如鱼得水。言谈中,也流露出对于京港地铁强烈的归属感。其实,京港地铁并不是郭月的第一个“饭碗”。 在学校先后担任过体育部长和学生会主席的郭月,在大专三年级的时候就被推荐至某区供电局。稳定的单位,不菲的薪水,让郭月一时间成为周围同学艳羡的对象。但是在那儿实习了三个月之后,郭月却主动放弃了这个让大家羡慕的“金饭碗”,重新回到了学校。“在那边每天都没什么事情做,比较清闲。我觉得自己一个20岁刚出头的小伙子,不应该这么早就开始过这么安逸的生活。而且,供电局这个行业已经比较成熟了,也许是自己当时眼界有限,我就觉得看不到发展的前景。”之后,按照学校的安排,郭月与自己供电专业的同学,在2008年一起来到北京地铁公司实习。被分配在建国门站的郭月,一下子就对地铁着了迷。“那次实习算是将我领进了地铁的大门。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地铁背后有电力维修员这样一群人,也第一次知道原来一辆地铁跑起来需要这么多的幕后工作者。”郭月说,自己小时候就特别喜欢拆装东西,家里有辆摩托车,补零件、换轮胎,从来都是自己来。地铁电力维修员拆机器找线路的工作性质,让郭月一下子跟自己儿时的爱好搭上了线。“我家住密云,出门基本上都坐公交。所以我知道地面的交通有多拥堵。相比之下,我预感到,地下交通未来的发展前景肯定会非常广阔。而我喜欢这种带给人希望和让人看到前景的工作。”实习结束后,郭月坚定了自己进入地铁行业的决心。“觉得就是它了,做地铁背后默默助推的人,我觉得特别好。”于是,在京港地铁招聘的时候,郭月从108个应聘者当中脱颖而出,如愿踏入了地铁行业。 地图刻在脑中 工作“清扫起家” 采访时,郭月接了个电话,在电话中,郭月麻利地指点着方位“西单站,上行线,左手边ATM机附近的门……”。挂了电话,郭月解释道,“我们不怎么说东南西北。将列车从南向北行驶方向称为上行,由北向南称为下行。平时指方位也是左右上下。现在每个地铁站都印在我的脑子里,坐地铁的时候,闭着眼都知道在哪儿下车。”郭月的这门“绝技”是刚入京港培训时练成的:紧张的培训之余,郭月将四号线所有的站名画到一张纸上,然后来来回回地反复背,达到“正背倒背都如流”的程度。“当时很多一起培训的同事,都笑我,说我背这站名干嘛,根本没用。但是我觉得这将是我工作的圈子,我想第一时间熟悉它。”在熟悉了各个站之后,郭月踏上了实地考察之路。四号线上一共39个站,每一站变电所的位置都不固定。郭月只好在每一站反反复复地走,直至每个站的地图都刻在自己的脑子里。“事实上证明,这些努力并不是像大家说的那样没有用。因为我熟悉路线,所以我每次巡视花的时间都是最短的,效率都是最高的,这样就可以节约出时间来多学习其他的东西。”郭月在公司里的勤奋是出了名的。到现在,入职三年多,他几乎一直是办公室最早到、最晚走的人。早上九点半上班,郭月通常六点多就会到办公室。“有时候同事会说,‘咦,我都来上夜班了,你这白班怎么还没下?’,我就开玩笑说,是我比较笨。别人花十分钟能做完的工作,我可能要花二十分钟来把工作做好。”郭月笑言,自己是“清扫起家”。除了每天最早来到办公室打扫卫生之外,刚做电力维修员时,每天工作的重点是设备清扫。“大家听上去可能觉得有点奇怪,搞维修的怎么打扫起了卫生。其实设备清扫是我们工作的重头戏,每天带着手套,围上口罩,有时用吹风机,有时用专门的清扫设备,除去器械的灰尘。每个细节都马虎不得。” 虚心请教师傅 充电提高技术 反思和总结是郭月工作后一直保持的习惯。“每逢周末,我就会抽出时间琢磨琢磨,自己上一个星期,有哪些事情做得不满意,有哪些问题可以处理得更好。遇到想不通的地方,我就打给我师傅。”郭月口中的师傅是他刚入京港时,带他出徒的陈师傅。郭月说,陈师傅在自己人生的很多转折点上,都做了重要的指导。无论是业务技术,还是为人处世,都让自己受益良多。“我印象特别深的是,有一次我给手下技术员布置工作,布置完就顺口说了句‘你们都给我把活儿干好了哈’。其实自己不过是无心之言。但是当天晚上跟师傅边聊天边喝酒的时候,陈师傅就婉转地告诉我,说我那句话态度不对。我一开始不以为意,觉得自己不过是顺嘴开了句玩笑。但是后面回过头来想想,因为太年轻,一路升了职,那段时间确实有点飘飘然,说话就不自觉带了出来。自己可能察觉不到,但是有经验的前辈一眼就能看出你的问题。所以我很感谢我的师傅。”在技术业务上,郭月也从师傅那里学到很多。郭月说,陈师傅从来不会直接告诉别人怎么去做,但是会去点拨。这一点让善于琢磨的郭月很受用。“比如说,换一个指示灯,很简单,拆下,换上。但是事后,师傅就会点拨,为什么不趁拆下设备外壳的机会,好好研究一下内部的线路呢?毕竟近距离看实体设备内部线路的机会是很难得的。经过点拨之后,下次有类似的事件,我会注意从一件事情的多个层面来观察。”现在地铁工作依然给郭月带来无限的新鲜感。虽然职位一升再升,郭月还是感觉到自己知识水平有限、能力欠缺。“领导要升我做驻站督导的时候,我犹豫了很长时间。可能大家都觉得有官升,有什么可犹豫的。其实我是心里很惶恐,生怕自己能力不足,无法胜任新岗位的工作。”于是在今年年初,郭月报考了北京交通大学成人教育的函授课程。在上班之余,利用晚上、周末的时间,更多地补充自己的专业知识。“我现在的工作有点向管理岗倾斜,但是技术才是我们的看家本事。我希望这个函授课程让自己别把手艺活儿给丢了。”郭月说,现在坐地铁,每次换乘到四号线,就像回到家一样舒适自在。“潜意识中觉得四号线运行的背后有我小小的功劳,所以总觉得四号线是最宽敞的。”   本文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实习记者 牛伟坤/文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