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服务 > 广告

水滴互助沈鹏:美团“创业学徒”的互助保障之路

2016-09-13 13:42 编辑:文文 来源:网络

8月19日晚,望京诚盈中心洗去了白日的喧哗,回归了黑夜的宁静,位于1号楼4层的“水滴互助”的办公室里灯火通明,大部分员工都尚未离去,在工位上,低着头,双手在手机屏幕上不停的滑动,双眼紧紧盯着屏幕上滚动的数字。

20点32分,“100万了”,所有人鼓掌欢呼。这张破100万的截图也在“水滴互助”工作群里刷屏式滚动。这一天,“水滴互助”上线100天,会员数也突破了100万,成为这个已经被前人深耕5年之久的独立互助保障领域唯一一家会员数破100万的平台。

(水滴互助会员数100万截图)

沈鹏给大家叫了宵夜,在办公室进行了一个简单的庆功宴,他举起啤酒:“既往不恋、纵情向前!”

“既往不恋、纵情向前!”是王兴最常说的一句话, 也是美团内部的标语和文化。过去6年,沈鹏在王兴身边,被他耳濡目染着,从美团团购的业务员逐步成长为美团外卖的联合创始人、全国业务负责人,努力完成王兴勾画的“美团”蓝图。

2016年3月18日,沈鹏留下美团外卖销售额破亿的成绩和一封告别信,一个月后,带着美团第10号员工的标签、王兴的创业经验和价值观,开始在自己的创业路上“纵情向前”。

王兴的“创业学徒”

“我去美团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跟着王兴学创业。”

在加入美团之前,从小就爱折腾的沈鹏已经有过两次创业经历但都失败了。随着互联网的火爆,沈鹏深谙用互联网的方式去创业才会有未来,但是又不知道要做什么、该怎么做,直觉告诉他应该找一个靠谱的、有潜力的,还在折腾的创业牛人学习一下如何在互联网领域创业。

当时沈鹏圈定了一批折腾不止的年轻互联网创业者,包括王峰、陈昊芝,王兴……正好赶上王兴的“饭否”被封,沈鹏第一时间就想办法与王兴取得联系。其实,从“校内网”时期,沈鹏就是王兴的拥趸者,沈鹏坚信这个已经“英雄地死去两次”的创业者,一定会开始下一个征程。

2009年11月的某个早晨,坐在电脑前的沈鹏将一封应聘产品经理的简历发送到所有后缀为@sankuai.com的邮箱里,在邮件发出后的半小时,沈鹏就收到了回复,但是遗憾的是沈鹏被告知其更适合做运营或者商务,但是当时还没有这个岗位。

沈鹏没有放弃,一直关注王兴的一举一动。2010年1月,沈鹏发现开始招聘商务合作岗,毫不犹豫的投递了第二次简历,这一次非常顺利,在和王兴聊完后,王兴宣布这个22岁大学还未毕业的男孩加入美团,成为美团创业团队的第10号员工。

在当天晚上的团队聚会上,沈鹏才知道王兴这次的创业想要做什么,“能够加入这个公司,了解其大节奏,总结每个阶段做了哪些事,这是我期望经历的。”

就这样,沈鹏用自己的投资逻辑,以青春为“赌注”,押注王兴。从团购市场经理、城市经理、大区经理,到后来参与美团外卖业务的启动和团队建设,率领美团外卖全国业务团队,沈鹏见证了美团从当年“宇宙中心”的居民楼里萌芽成长为“独角兽”的全过程。

加入美团时,沈鹏给自己设定的是用2年的时间来体验公司从初创到发展壮大的全过程,然后自己创业。但没想到这一待就是6年,从美团团购到内部创业美团外卖,沈鹏一直在挑战自己,也练就了一套他认为正确的互联网创业公司正确的思维方式。

走出美团

3月19日凌晨,沈鹏离职的消息传出,引起业内哗然,因为在此前的一周,沈鹏还在朋友圈为美团外卖单日交易过亿欢呼,转身自己就宣布离职了,让人难以置信。不过,随后沈鹏的一封《告别美团,重新创业》的内部邮件,证实了他离职的消息。

从沈鹏的微博、微信号中都可以看出他对美团的热爱,即便离职后,沈鹏的微信公众号的菜单栏还有美团外卖,其朋友圈也经常转发关于美团的动态。这次离职更像是沈鹏对加入美团时初心的回归——跟着靠谱的团队学习后自己创业,想验证自己,做更有价值,更有意义的事情,不负青春。

5月9日晚间,一篇标题为《水滴互助沈鹏:我离职新美大这一个月都做了什么?》的文章在创投圈病毒式传播。

这一天,“水滴互助”正式上线,并宣布获得由高榕资本、IDG、真格基金、腾讯、新美大、点亮基金等共同投资的5000万元天使投资,估值3亿元。这应该是资本寒冬后最大的一笔天使融资,加上沈鹏为“水滴互助”精挑细选的如此豪华庞大的背书阵容,引起业内哗然。

(沈鹏和徐小平合影)

大家都在好奇网络互助是什么?“水滴互助”又是什么?得益于这种好奇心,水滴互助上线几天就有过万用户加入。

其实,这一切都是沈鹏事先设定好的,为的就是让“水滴互助”的第一场show就可以引爆全场。

高1公里的起步优势

相比于当初组建美团外卖,这几个月的沈鹏失眠的时间更长,每周有一半的天数的睡眠时间只有三四个小时,变得更焦虑了,做了创业者后才知道,所有的内部创业都不叫创业。

沈鹏在总结自身创业得失的一文中提到,告别新美大启动创业快两个月,深刻感受到独立创业和在公司内部创业的差别,独立创业初创期在领导技能、时间管理、工作理念方面对创业者的要求都变高了很多,渐渐懂得了自我克制的重要性。

在美团外卖,沈鹏更像是一个联合创始人,大多时候是在辅助王慧文,与发展策略、融资相关的很多复杂问题都是王慧文去解决,但这些事情是最让人头大、睡不着觉的。

现在沈鹏成了“水滴互助”的 CEO,就需要自己去面对所有的事情,不由自主地会去思考很多事。

这个年仅29岁的创业高管,总会被恭维是高起点。事实上,在离职后,沈鹏经历过一个非常艰苦的组建团队的过程,“水滴互助”7个部门的负责人几乎都是沈鹏一个个“五顾、六顾”去求过来的。

(水滴互助团队)

那段时间沈鹏的心理跟过山车似的,体会到原来创业是这个滋味,沈鹏也明白一个道理,一个无止境的创业,高1公里的起步优势,真有多大优势吗?

新征程

沈鹏做互助保障平台,是基于两个原因。首先,他经历过公司内部为大病员工募捐的活动,认为这种募捐方式效率不高,而且有可能募集不齐所需资金;其次,生长在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保险人的家庭,在耳濡目染下他了解保险业。

“水滴互助”可以理解为是一个公益众筹,标准化、有人监督,你在保障别人的时候,也受到了别人的保障。“我们不会靠互助金或互助服务费盈利”,用户缴纳的互助金,平台将分文不取。

“水滴互助”自上线至今,每天都能接到来自全国用户的客服电话,用户问及最多的问题是:“钱会怎么赔付?”

由于每一个参加抗癌互助计划的用户,缴纳9元后,都有“180天”的等待期,所以目前的百万用户都尚未达到赔付条件,还有2个月才会出现第一批可申请赔付的用户。而等待期较短的“综合意外互助计划”已经有可申请赔付用户了。

为解决用户的信任问题,“水滴互助”将筹集的款项托管在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这些钱算慈善捐款,还是个人保费?沈鹏并不在乎你怎么看待,他需要的是权威机构的背书。

除了用户的信任问题,“水滴互助”面临的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政府的监管问题。由于网络互助模式介于“慈善”和“保险”的隙缝,在中国尚在探索阶段,保监会对此也是观望态度,政策未明。在保险领域还没有出现明确的规则前,沈鹏选择向公益靠拢,当初在选择投资人时,沈鹏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别逼他5年内实现盈利。

撇开情怀,任何商业模式都无法回避“盈利”问题,关于“水滴互助”的商业化发展,沈鹏还在思考中,相比于走保险路线,沈鹏更倾向于做整个医疗健康市场,比如为所有投抗癌的潜在会员,提供诸多附加服务,比如健康知识、健康监测,甚至直连医生、医疗设备、医院资源等产品。

在“水滴互助”以极其高调的姿态入场后,引来大量模仿者,处于野蛮生长初期的互助保障行业呈现出蓬勃的生机,沈鹏觉得这是好事,大家一起把市场做起来,至于谁来收割,那就看谁更能得到用户的青睐。

尽管沈鹏从来不公开说自己要改变保险业,但他的确在做这件事。

(原标题:水滴互助沈鹏:走出美团 既往不恋|DoNews9月12日报道 记者 费倩文)

免责声明:

本内容为广告,由上海源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投放。本篇文章在于传递广告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文章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沟通、投诉的单位及个人,请与上海源仪方面联系。联系邮箱:2352425680@qq.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