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深读 > 封面

葛兰:记忆之声 中国第一代播音员曾经无人不晓

2016-11-28 17:15 编辑:刘伟利 来源:网络

2016年11月28日讯,她的声音对于很多50后、60后乃至70后来说,是永远留在记忆里的,悦耳、柔和、庄重、优雅,极具辨识度,这声音伴随着几代人成长,很多人都会说:“我是听着她的声音长大的。”

作者:张鹏


%e8%91%9b%e5%85%b0

中国第一代播音员葛兰

她就是中国第一代播音员葛兰,葛兰和丈夫夏青的名字,曾经无人不晓,红极一时,他们是中国播音界的传奇。名满天下几十载,他们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如今葛兰已经是年过八旬的老人,很多曾经的忠实听众都很想了解她的近况。

日前,我有幸拜访了葛兰老师,再次听到童年时代熟悉的声音,令人感慨万千。听葛兰讲述播音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一代播音名人,世人眼中的传奇,由当事人娓娓道来,不过是平凡的生活琐事,然而那些奋斗的甘苦,生活的艰辛,相濡以沫的温情,竟让人如此动容。

1

每天都会在

半夜三点准时醒来

葛兰的家就在她工作的中华女子学院对面的一座老楼里,这种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居民楼有着复杂的电梯系统和奇怪的结构,宛若迷宫,最后我还是在葛兰老师的助理、一名女学生的引领下,才找到了她的家。

女助理告诉我,这个房子是葛兰老师租的,就是为了上下班方便,过一条马路即可。葛兰在1998年离开了工作将近半个世纪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来到中华女子学院艺术系播音主持专业任教,并成立了葛兰工作室,一干就是18年。如今,84岁高龄的葛兰每天奔波于学校和家之间,工作依然忙碌。

轻轻敲门,迎出来的是一位纤瘦而优雅的老人,她一开口说话,似乎一切都没有变,那熟悉的声音立刻把人拉回对很多往事的记忆中,我情不自禁地说:“我是听着收音机里您的声音长大的。”葛兰大概听过太多人说这句话,爽朗地笑起来。

房子不大,简朴但布置得十分温馨,墙上、桌上摆放着很多黑白老照片,宛如一部微型的中国播音史。照片中还是小女孩的葛兰梳着两个大辫子,满脸稚气地坐在简陋的播音室里;中年干练的葛兰受到周总理的接见,在宴会上和总理碰杯;更多的是和丈夫夏青一起工作的场景,一个端庄,一个儒雅,堪称播音双璧,可是12年前,一人已经先走了。

和葛兰老师的聊天从拉家常开始了,听着曾经从收音机里飘出来的这么字正腔圆的声音闲话家常,是一种很特殊的体验。因为天冷的缘故,葛兰夜里有时腿抽筋,影响睡眠。可天一亮,她又精神抖擞地上班去了,“给学生讲了俩钟头的课不带歇气的,一口水都没喝。”她一工作起来,就什么劳累病痛都忘了,一辈子都是这样。

即使腿不抽筋,葛兰也会在每天半夜的三点钟准时醒来,因为很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她需要在这个时间起床为播音做准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个时间便在她身上留下了烙印般的痕迹,如今不再播音,职业习惯却改不掉了。

所以,葛兰通常会很早就来到学校,准备一天的工作,她喜欢每天都充实,“我从十八岁开始上班,到八十四了还在上班,所以精神才这么好,人就是不能闲着。”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