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人文 > 地理

北戴河记忆:从漫天垃圾到夏天必去,这是北京人心中最特别的海

2018-12-09 09:55 编辑:TF020 来源:北京晚报

河北原来有条河叫戴河,后来这条河被人们分成了北戴河、南戴河和东戴河。在北京人的心目中,这北、南、东的戴河可是圣地,它是离北京最近的有水有沙的地方,这水不是河水,而是卷着细沙的海水。

作者:奎章


新华社资料图

今年夏天,借着一个偶然的机会到北戴河出差。应该说,这是一次悠闲的差,不同于以往的来去匆匆,加上路途只有三四天,时间被安排得满满当当,生怕辜负了海鲜、沙滩、海水;我有了充足的时间梳理思绪,放眼、宽心,随着潮起潮落,深读蓝水黄沙这本书。

北戴河也经历过它的“婴儿期”。就在十多年前,这里民宿拥挤混乱,沙滩上塑料袋、吃剩的玉米棒到处都是。若是泡在海水中,会隐约闻到一股腥臭味,放眼往岸上望去,一溪溪黑灰的水像妖怪似的在金黄的沙滩上“作孽”,这水又似挂着灰膜的鞭痕,将沙滩肆虐的伤痕累累。那时一到夏天,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去了,北戴河的海水太脏”。

本来一到夏天,无论怎样变通假期,我都要到北戴河亲近一下海水。这句话,让我调头去了草原。

前年我再去北戴河的时候,那里已经与我记忆中的样子有了天壤之别。沙滩整洁,垃圾与污水不见踪影;海水明澈,闻不到交织的腥与臭。最能体现变化的还得说是民居,刘庄颠覆了我对村庄的概念,那哪里是村庄,简直就是一个热闹非凡的城市大集!一幢幢排列整齐的楼房可以提供舒适而温馨的食宿,盛夏原本就是夜短昼长,来这里的人们似乎要把这夜与昼“挤兑”到极限。

民以食为天,大海之所以能成为圣地,与海鲜冲击味蕾有着极其重要的关系,而在海鲜中拔得头筹的一定是螃蟹。螃蟹是晴雨表,它是大众旅游感受中重要的心理依据。品海鲜是我的最爱,每年到北戴河,与向往这种鲜味密不可分。民宿老板介绍我到一家他朋友开的海鲜馆尝尝鲜,一听我是朋友介绍来的,店老板“可见”的热情是螃蟹四十元一斤改成三十五元一斤,抓进塑料袋的螃蟹在称重前还先把塑料袋底部掐开一个小口,让残存在袋中的水流出来,以表明他既给了我实惠也照顾了朋友的面子。这不仅是味蕾上的愉悦,也是心理满足、环境气氛的有机融合。

其实,我早就对满大街海鲜商家的价格做了功课,尽管我知道,买的没有卖的精。

第二次再到他家去吃螃蟹的时候与第一次差不多,就是在称重时没有把塑料袋中的水放掉。我没好意思说什么,因为觉得脸熟。

第三次为了照顾内心的平衡,也为了避免出现尴尬,我自己挑了螃蟹,在称重时又提醒他把水放掉。尴尬没有出现,遂了我的心愿,但是这次吃螃蟹似乎并没有那么鲜。一开始我怀疑是自己连续吃螃蟹有了不新鲜感,但凭我对螃蟹的钟爱与记忆,是不会出现这样的错觉的,我坚信我自己。

借着傍晚的闲暇,我没有吃工作餐,一个人坐在海边的礁石上,任由海风吹拂。我原本打算今年再到街上的餐馆去品尝海鲜的,但找遍所有餐馆,包括前年吃过的那一家,螃蟹的价位出奇一致地涨到了每只四十元。犹豫再三,还是没有选择我的所爱。

我向海边嬉水的人群望去,发现一个穿裙子的小姑娘在一波又一波翻卷到岸边的海浪中冲洗着凉鞋里的沙粒,却怎么也冲不净脚上粘着的沙粒。于是她来到礁石边,站在一块刚好露出水面的礁石上继续冲洗。这一次,沙粒是冲净了,但又一波海浪拍在礁石上,溅起的海水却将小姑娘的裙子打湿了。小姑娘惊叫着。

我平静地看着眼前这一切,内心却在那一瞬间体悟到了什么,或许北戴河的水与沙在向我说明,人间琐事,并不会有十全十美……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TF020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