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人文 > 人文

北京有过不少与猪相关的地名,珠市口曾是古代交易生猪之地

2019-01-17 10:48 编辑:TF021 来源:北京晚报

2019年为农历己亥年,俗称“猪年”。在人们日常的生产生活中,猪始终占据着重要的地位,而北京就曾有过不少与猪相关的地名。仅在明代《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和清代《京师坊巷志稿》中,老北京的“猪地名”就有18处,大多与猪市、养猪场地、加工猪肉、猪毛的店铺作坊有关,也有的是因“形似”而得名……

作者:户力平


珠市口大街旧影

猪市口、猪市大街、猪毛胡同、小猪店

因猪的交易及加工猪毛作坊而得名

猪市口位于前门大街中部,天坛西北侧,今称“珠市口”,有东(西)珠市口大街之称。明朝此地设有猪市,属正东坊。《城南史话》载:“猪市为交易生猪、猪秧儿之所。市当始于其地尚未划入外城之先,至迟废于明末。至于市之具体坐落,今已不详,后为雅化,而易猪为珠。”由此可知,“珠市口”是由“猪市口”谐音而得。旧时这里是北京外城最热闹的地段,皇帝每次出巡或去天坛、先农坛祭祀时要从这里经过,但猪市上臭气熏天,所以崇祯皇帝传旨,将猪市移到东四的猪市(今东四西大街)。猪市移走后,人们觉得“猪市口”之名不雅,故谐音为“珠市口”。清乾隆年间此地称“小市街”“三里河街”,宣统年间自西向东分称“东珠市口”“三里河”“平乐园”“东柳树井”,至清末《京城坊巷志稿》中始见“东珠市口大街”。因历史上这里从未有过珠宝市场,故有“珠市口无珠宝”之说。

猪市大街位于东城中北部,今称“东四西大街”,东起东四路口,西至五四大街东口。明代该街以东四为中心,以东四牌楼为基点,分散着数十家猪店和猪肉铺,每天连夜将当天收购来的生猪宰杀,以便第二天摆上案台供人们购买。由此成为京城较大的生猪交易集散地,俗称“猪市”。民国时东四路口以西至马市大街被称“猪市大街”。据1919年《京师总商会众号一览表》显示,当时猪市大街从事生猪宰杀、收购、批发、加工猪肉的作坊有80余家,主要分布在大街路南及与街相通的大、小豆腐巷胡同(今多福巷)及路北的打狗巷(今大沟巷)等。猪的交易市场延续到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因卫生和环保等原因迁到了城外,1965年被改称“东四西大街”。此后曾一度称“五四大街”,后恢复原名。

猪市大街(今东四西大街)

猪毛胡同位于东城区东南部,今称“朱茅胡同”,北起大栅栏西街,南行再西折,南止燕家胡同,中部与西杨茅胡同相交。“猪毛胡同”因有清代时有猪毛加工作坊而得名,曾为京城猪毛集散地。明清时,朝廷在天坛、地坛等地举行祭祀典礼时,要上供“太牢”(即帝王祭祀社稷时所备牛、羊、猪三牲),但祭品需去掉鬃毛,这些被煺掉的鬃毛有专人收购,被加工成刷子等用具。收集加工猪毛的作坊集中于这个胡同,故而得名;民国时谐音改为“朱茅胡同”。

小猪店位于朝阳东南部,今称“小庄北里”,原为自然村落。早年间京东三河、香河诸县的猪贩子多将生猪送往京城内的猪市、猪肉杠(肉铺)销售。进京前猪贩子通常会在朝阳门外的一个小村子里打尖,喂饱猪之后,走朝阳门把猪赶进各个猪店。日子一长,这个无名小村,被叫成了“小猪店”,后因不雅而称“小庄”。上世纪五十年代在此始建住宅区,因居小庄以北,故名“小庄北里”。

猪营儿、猪房、官猪圈、猪尾巴胡同

因猪的饲养场地及地形而得名

猪营儿位于东城区东南部,今称“珠营胡同”,西北始于南羊市口街,东南止于广渠门内大街。明代此地已成街巷,但无名称,清乾隆年间被称为“猪营儿”,因此地多为养猪者聚集地而得名,光绪年间又称“朱家湾”。1933年《北平地名典》根据谐音改为“珠营”,1965年将其与万佛寺后坑、竹篱笆胡同、岔儿胡同、毛家湾、李家大院、安乐河胡同合并,统称“珠营胡同”。“珠营胡同”今已因城市改造而消失。

猪房位于海淀区东升镇西北部,今称“朱房村”。据《北京市海淀区地名志》称:“据传因最早落户的农家姓朱得名。现在没有朱姓人家,姓王、杨的较多。”此说无考。实际上,“朱房”之名并非因最初有姓朱人家在此落户而得名,而是因此地明代时曾是专为宫廷养猪的场所而得村名。明代设有光禄寺,主要掌管祭享、宴劳、酒醴、膳差之事。明万历年间《明会典》载:“(令)清河猪房现养花猪、黑猪,照旧听光禄寺取用”。由此来看,今天清河西部的朱房,明朝时是专门为皇宫饲养猪的地方,以用于各种祭祀活动,故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称其为“猪房”。据传,当年的猪房占地十余亩,建有数十间猪舍,有十余位太监在此养猪。当宫中有祭祀等活动时,便派人将宰杀好的猪肉、猪头奉送到宫里。大约在崇祯年间猪房被取消,而附近逐渐形成的村落称“猪房”,清末时谐音变为“朱房”。

官书院胡同

母猪胡同位于东城区中部,今称“北梅竹胡同”,东起王府井大街,西不通行。明代曾有人在此设猪舍,专门饲养母猪,以出售猪崽为生,时称“母猪胡同”,万历至崇祯年间地图已有标注。清初已无猪舍,但地名沿用。清代此地属镶白旗营地,乾隆十五年(1750年),北京城地图将其记为“母猪胡同”。1947年,根据谐音改为“梅竹胡同”,后又改称“北梅竹胡同”,1949年后沿称。“北梅竹胡同”曾一度并入“人民路”(王府井大街),后恢复原名。“北梅竹胡同”今已因城市改造而消失。

官猪圈位于东城区北部,今称“官书院胡同”,北起雍和宫大街,南止国子监街,东与砖儿胡同相通,西邻孔庙。元大德六年(1302年)建文庙(孔庙),在此举行的祭孔典礼属于大祀,时间为每年农历二月和八月上旬。祭祀前,皇帝要斋戒,升御奉天殿,祭祀于凌晨三时开始,于天亮时分礼成。祭祀时,要摆设礼器和祭品,而退掉鬃毛的整猪即为重要祭品之一,所以庙内设有省牲亭,为祭祀前宰杀牲畜及家禽的场所。为了宰杀方便,在该庙东侧设有一处官猪圈,由太监在此饲养祭祀所用生猪。明末官猪圈迁往它处,后在此巷北端建御书楼,也称“玉书楼”,故清乾隆十五年(1750年)地图标有“玉书楼”,光绪《顺天府志》谓国子监东北有御书楼,当即此地,后演变为“官书院”,其名始见光绪年《京师坊巷志稿》。清宣统时称“小后井”,1947年称“官书院”、“小后井”。1965年整顿地名时将小后井并入,后改称“官书院胡同”。

还有一些以猪而称的地名,与地势地形有关。

小猪圈胡同位于西城区中北部,今称“小珠帘胡同”,呈“丁”字形走向,东起三道栅栏北巷,西至鲜明胡同,南至三道栅栏北巷,原称小猪圈,早年间以街巷形似猪圈而得名,后谐音为“小珠帘胡同”,1965年将大吉祥胡同并入。

猪尾巴胡同位于西城区中部,今称“朱苇箔胡同”,北起大院胡同,南至兵马司胡同。清代“猪尾巴胡同” 位于镶红旗地界,因胡同形似猪尾巴而得名,1911年后谐音改为“朱苇箔胡同”。

猪头山、猪八泉如今仅存的“猪地名”

均因传说而得名

如今,北京城区只剩下两个保留着“猪”字的地名,那就是顺义区的猪头山和昌平区的猪八泉。

韩美林生肖作品

在《北京市顺义县地名志》中,记载了“猪头山”得名的传说。在顺义县龙湾屯乡、大北坞村的北面,有一座形似大猪头的山,相传明朝永乐年间有山西移民在此定居,以种植庄稼为生。有一年秋后,忽然有一群野猪出没于此,为首的是一头足有三百多斤的公猪,它们将成熟的庄稼全给糟蹋了,村民们又气又恨。说来也怪,每年秋后庄稼成熟时,这群野猪都会出现。有一年秋后,村里的一个年轻人要为民除害,就扛着一把大砍刀,守候在庄稼地里。没出三天,那群野猪就出现了,那头高大的公猪拱在最前面。年轻人手握大砍刀,当那头公猪拱到他眼前时,便挥刀向它砍去,不偏不歪,正砍在那猪的脖子上,三下五除二就把硕大的猪头砍了下来,其它野猪一见四散而逃,割下的猪头被扔到村北的高坡上,第二天竟变成了一座高山,形似猪头,被称为“猪头山”。

猪八泉位于昌平县域北部山区、黑山寨乡分水岭村西小岭西侧,为下降泉,常年溢流,流量不大,从山洞往外流入分水岭西沟。据《北京市昌平县地名志》载,相传有一年大旱,分水岭村的水井都干了,人们四处寻找水源。村西王老根饲养了一头老母猪,一天晌午他到山上放猪,烈日当头,猪被热得直哼哼。忽然,它像发现了什么,在一块山石下拱了拱,然后用前爪儿扒个不停,竟从山石下涌出一股泉水。王老根一见又惊又喜,趴在泉水边儿喝了几口,这泉水清凉爽口,于是回到村叫来乡亲们。人们用铁锨在泉水旁挖了挖,竟发现一个山洞,泉水由此流出,从此村上的人有水吃了。因这山泉为猪拱扒而得,故称“猪扒泉”,后谐音为“猪八泉”。

 

 

(原标题:老北京曾有过哪些“猪地名”)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21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