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人文 > 书乡

诗意离了身体就如无本之末 长期研究身体学的教授如何看待诗歌?

2019-01-18 10:02 编辑:TF019 来源:北京晚报

德国诗人荷尔德林一句“诗意的栖居在这片大地上”,就像是海外版的“桃花源记”,成为人们竞相追求的生活理想。存在主义哲学创始人海德格尔就此写道,“当荷尔德林谈到栖居时,他看到的是人类此在的基本特征。而他却从与这种在本质上得到理解的栖居的关系中看到了‘诗意’”。换言之,荷尔德林的诗意出发点是人类的“此在”,也即身体的“此在”,离开这个前提,诗意便如无本之末。

禾刀


在长期躬耕于身体学研究领域的深圳大学王晓华教授看来,诗性制作首先是对身体的行动的模仿,身体触及而又被触及、观看而又被观看、思考而又被思考、言说而又被言说、书写而又被书写,诗学的秘密就存在于这种自反性关系之中。追根溯源,身体就是诗性的“源头活水”,只有进入身体学的层面,诗学的视野才会豁然开朗。

本书中,王晓华援引了大量事例和著述,以尽可能通俗和洗练的语言,试图以最为简单直白的方式,在读者的大脑中建立起身体与诗性的联系,从而推动文学研究回到其真正的主体,建构新的普遍性诗学。

诗歌最早起源于对人类动作的简单模仿。以今天视角观之,更接近于工具性表达。正因如此,“从先秦时期起,人们就把‘身’当作‘我’的代名词”,“譬如,孔子就曾强调‘敬身为大’;‘身也者,亲之枝也,敢不敬与?不敬其身,是伤其亲,伤其亲,是伤其本也;伤其本,则枝从之而亡’(《孔子家语·大婚解第四》)”。这种表述并非中华文明所独有,美国著名诗人惠特曼就坚信,“身体即自我”。

众所周知,任何文字表达都是对话语权的展示,诗歌自不例外。文学诞生之初,由于文字和书写权力的高度集中,诗歌要么像西方文学那样变成传授“神意”的话语体系,要么像中华文明古诗那样强调承接天地之意,当然,其目的无一不是为权力合法性提供支持。在文明进化过程中,诗歌中的权力因子逐渐抽离,抽象表达四处寻找落脚之地,于是一个似乎独立于身体之外的“灵魂”经人类臆造而生。

王晓华指出,“灵魂”并不是独立于人类身体之外的“小人”,“身体之所以能与心灵共事,是因为后者也是物质的一种形态”。俗话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身体这个“居所”,“灵魂”便没有归属。道理并不深奥,“诗性模仿的主体、对象、活动均与身体有关;没有身体的活动,就无所谓诗性”。诗歌源自想象,想象又基于身体器官的看、闻、听、感知、行为模仿等经历的日积月累,身体就像是“灵魂”深植现实的根茎。同样道理,正因缺乏身体的必须积累,那些没有经过知识学习的小孩断是不会由感而发,吟诗作对。从这层意义上讲,诗歌本质上是身体的镜像,其以极为抽象的方式,映照着身体肢体语言所期待表现的内涵。

不过,身体并非独立而存在,也并非先天有之,而是来自于自然,最终归宿也必定是自然。“身体首先是生理学存在,不可能遗世而独立,始终是生态世界的成员”。倘若我们敞开这一思维,就可以建立起诗性与生态的联系,而身体就像是居于其间且不可或缺的桥梁。以此角度理解,“生态学就是广义的身体学”。

身体组建世界,并生活于其中。自然界可以不需要身体,但身体却无法离开自然而存在。自然对于人类也并非“逆来顺受”,“当人类企图控制自然时,其他有机体并非总是默默无言地承受灾难”。表面看,一些原来足以对人类构成生存威胁的高大动物逐渐绝迹,实际上,人类正在饱尝亲手破坏生态链的诸多恶果。也正是因为人类对大气肆无忌惮地透支,人类正遭遇温室效应下极端天气增多的严重后果。

回到诗学问题上,诗学的抽象特征不过是一种表述传统。作为身体镜像的诗歌,真正目的还是为给身体寻找一个理想的栖居之地。这也就是说,当我们面朝大海时,映照的是我们正在通过大海反窥自身。当我们仰望星空时,映照的是我们正在通过努力延伸思维想象的方式,尽力推展身体所无法企及的空间。当我们谈论“诗意地栖居”时,谈论的其实是身体与生态的和谐相处。

(原标题:诗歌本质上是身体的镜像 )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19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