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人文 > 书乡

启功竟曾在北大开课叫“猪跑学” 从他注《红楼梦》中有何体现?

2019-01-18 10:02 编辑:TF019 来源:北京晚报

启功先生对《红楼梦》所做的准确而简明的注释,是成功运用知识的范例。

王子蔚


1953年12月,人民文学出版社以副牌“作家出版社”名义出版的《红楼梦》面世,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部《红楼梦》整理读本,系以程乙本《红楼梦》为底本,俞平伯、华粹深、李鼎芳、启功注释。在1953年版《红楼梦》基础上,1957年又推出了由启功重新撰写注释,周汝昌、周绍良、李易重新校点的新版《红楼梦》,其后又经过了1959年和1964年的修订再版,在序言前言、正文结构等方面有所调整,注释也在历次再版、重印中修订完善。到1981年,启功注释版《红楼梦》发行达到100多万套。1982年,人文社开始发行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校注、以庚辰本为主要底本的《红楼梦》新校注本,原启功注程乙本《红楼梦》停止发行。

2018年底,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了新中国第一个《红楼梦》整理本出版六十五周年纪念版,以程乙本为底本,启功注释。与1953年版《红楼梦》一样,纪念版《红楼梦》也以程乙本为底本。清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程伟元将历年“竭力搜罗”的《红楼梦》抄本,“同友人细加厘剔,截长补短,抄成全部”,以“萃文书屋”的名义出版了120回本《红楼梦》,封面题为“绣像红楼梦”。因其卷首有程伟元序、高鹗序,后经胡适命名为“程甲本”。程甲本问世后不到三个月,程伟元、高鹗在程甲本基础上又加工整理,于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再次活字摆印120回本《红楼梦》,即程乙本。在其后的近两百年,程甲本、程乙本和以它们为底本的各种翻刻本、评点本等,是大众阅读《红楼梦》的主要版本。虽然学者和读者对程乙本《红楼梦》的评价不一,甚至贬多于褒,但它在《红楼梦》传播史上无疑是非常重要的版本,至今仍有一些新出的整理本以之为底本。俞平伯先生和他的助手王佩璋都对1953年版《红楼梦》提出了批评,后来出版社将这些专家还请来,专门就一些问题听取意见,之后出版社决心用真正的程乙本为底本重新整理《红楼梦》。

此次推出的纪念版《红楼梦》采用的原书是人文社1964年第三版、1981年最后一次印刷的版本,其版权页署名为“曹雪芹、高鹗著,启功注释”。虽然目前通行的人文版《红楼梦》适应当下的学术研究成果,在2008年修订再版时,整理者已经将作者署名改为“(前八十回)曹雪芹著,(后四十回)无名氏续,程伟元、高鹗整理”;但这次的纪念版仍然保留了1981年的署名,既是考虑到“纪念”的意义,也是对原书整理者观点的尊重。

从1953年版《红楼梦》开始,启功先生就参与注释工作,到了1957年重新整理程乙本《红楼梦》时,启先生更是以一己之力重撰注释,他渊博的学养鲜明体现在《红楼梦》注释中。此版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在国内图书市场上成为一统天下的《红楼梦》读本。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图书出版市场化后,这一局面才被打破。

启功先生是书法家,同时在古代语言文字、古典文献学、文物鉴定等很多领域都有建树。在《红楼梦》研究方面,他更有自身的优势,他是清雍正皇帝的第九代孙,对满族的历史文化、风俗掌故十分熟悉。《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出身于满清贵族家庭,书中体现的清朝皇家贵族礼制、文化,满族的语言、民俗等,正是启功先生熟稔的内容。比如第四十一回妙玉请宝钗、黛玉喝体己茶,宝钗用的茶具“(分瓜,念bān)瓟斝”,启功先生说这类形制的器物,在他祖父的案头就见过。再比如《红楼梦》中常见的称呼老年仆妇的“嬷嬷”和“妈妈”,启功先生说一般读起来很容易认为是同义词,但按北京的习惯,奶姆称“嬷嬷”,保姆称“妈妈”。

中国红楼梦学会学术委员会主任、红学专家胡文彬先生就是读着启老注释的程乙本《红楼梦》成长起来的。他举了个很小却形象的例子。启老对第七十八回“姽婳”一词的注释为,古语:女子安闲幽静称为“姽”;兼能勇武奔驰称为“婳”。胡文彬看来,后来所有的注释都没有超过启老,启老的解释准确、优美,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曾经胡文彬每天下班后都在宿舍中阅读,反反复复斟酌琢磨这件事情。到今天他依旧认为不管如何反复考证,启老对“姽婳”一词的注释仍是最好的。

启功先生的弟子、中华书局编审、敦煌吐鲁番学专家柴剑虹先生回忆,启功先生任教北师大中文系带研究生时专门开过一门课程叫“猪跑学”,来自北京一句俗话:“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所谓“猪跑学”就是最普及、最基本的知识,因启功先生认为,即使读到硕士、博士,还是不能忽视语言文字、历史文献、民间习俗、宗教文化、艺术修养等最基础的知识。启老对《红楼梦》所做的准确而简明的注释,正是他成功运用这些知识的范例。

纪念版《红楼梦》不仅完整再现了启功先生的注释成果,同时还恢复了周汝昌、周绍良、李易等著名学者做的详细校记,体现他们对于文字取舍、标点使用的理由和心得。出版纪念版《红楼梦》,也是在向老一辈学者们为传统文化的付出表达敬意。(《红楼梦》纪念版,曹雪芹、高鹗著,启功注释,人民文学出版社)

(原标题:启功注《红楼梦》为何经典?)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19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