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最新数据显示,2017-2021年全球武器交易量与2012-2016年相比下降4.6%,但同期美国武器出口增长了14%,在全球占比从32%升至39%,这一数据再次彰显了美国全球最大武器供应国的地位。

新华社 图文无关

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而美国军售逆势增长无疑激化了矛盾、助推了战乱。过去10年,美国向28个军事冲突活跃的国家和地区出售了160亿美元的重型武器。美国更将对外军售视为介入他国政治的杠杆,明目张胆地插手域外事务。在亚太地区炒作“中国威胁论”,年年批准对台军售;在中东,利用阿以矛盾渲染伊朗导弹威胁,转头就卖给沙特大批量武器;在东欧,搅和地区局势,制造战争恐慌,激化俄乌矛盾,迫使地区国家增加对美军购……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行径,极大危害了地区稳定。

美国之所以一意孤行、逆势而为,就是因为制造世界混乱与其国家战略、国内政商结构和国家特质紧密相关:

首先,发战争财是美国的历史传统,海外军售符合美国的国家战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前两年半时间,美国作为中立方收到了大量的外贸订单,其出口总额从1913年的24亿美元增长到了1917年的62亿美元,大大增强了其国力。此后,美国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及其他地区冲突中获益颇多,迅速完成资本积累一跃成为世界霸主。美国国务院曾在去年底的一份文件中直言不讳地承认,武器转让和国防贸易是美国外交政策的重要工具,并称美国向盟国及伙伴提供军用装备和国防用品直接商业销售许可时,会考虑政治、军事、经济和最终用途等多种因素。

其次,制造混乱再坐收渔翁之利,符合美国政商勾结的根本利益。军火公司是美国重要的利益集团,军火商、政客和议员是美国对外军售和海外战争的利益共同体,例如,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在加入政府之前就曾是军工巨头雷神公司的董事会成员。据统计,在过去20年里,国防承包商和游说者为影响美国的国防政策,募集了2.85亿美元的竞选捐款,花费了25亿美元的游说支出,并聘请了200多名曾在政府工作的官员为说客。正如国际知名记者威尔曼撰文指出,美国武器游说的另一个名字是腐败。

最后,建构敌人,利用民族主义情绪来增强其政府执政基础和国家凝聚力。作为一个年轻的移民国家,美国社会异常分裂,美国政府常常利用民族主义情绪来形塑和强化国家认同。其中最行之有效的办法便是树立外部敌人或竞争对手,以外部因素来强化内部团结。冷战时期的苏联,冷战之后的伊斯兰极端恐怖主义均是美国树立的外部敌人。而在疫情严峻、经济下滑、物价上涨、失业率增加等一系列国内因素影响下,美国社会撕裂日甚,拜登政府的支持率一路下挫。因此,美国政府更寄望于建构敌人,向其所谓“敌人的敌人”出售军火、制造地区混乱,从而转移国内矛盾,拉升其支持率。

“你们的大老板——美国总统,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军火贩子,他一天卖的军火比我一年卖得还多。”好莱坞影片《战争之王》中有这样一句经典台词。穷兵黩武既暴露了美国国内政客、军火商和议员间的利益勾连,也昭示了美国制造混乱、发战争财的一贯作风。短时来看,海外军售逆势增长让美国军工企业赚得盆满钵溢,但长期来看严重威胁世界和平与稳定,最终也会影响美国自身的国家安全。

(作者系中央民族大学中国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研究院副教授)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 王伟

流程编辑:U022

如遇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相关文章刊发之日起30日内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 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