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岁的美国人卡诺·史密斯,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他是北京市朝阳区凯文学校的一名冰球教练,熟人都管他叫“诺哥”。


只要一上冰,卡诺这个28岁的大男孩,便化身严苛教练,不厌其烦的反复为小球员们示范动作。

六岁时,卡诺随父亲来到中国,一待就是9年。“第一天去国际学校上课我就哭了,别人都会说两三种语言,我只会讲英文。然后我就开始努力学中文。”卡诺笑说,还是小时候学语言进步快,“那时候什么都不怕,长大后越来越害羞了。”

和很多北美国家的小朋友一样,卡诺在三四岁时就接受了冰球启蒙。来到北京后,他加入本地的青少年俱乐部,参加一些国内外比赛,水平稳步提升。2011年,卡诺回到北美,参加了加拿大和美国的青年职业联赛。


曾经的一次意外,使卡诺暂别赛场,当时的“战袍”成为卡诺那些美好时光的记忆,时不时拿出来打理展示一下。

2014年,二十出头的卡诺回到北京,次年以留学生的身份考入北京体育大学运动训练专业。大学期间,卡诺逐渐尝试转型,在业余培训机构教课。完成四年学业后,他正式成为一名冰球教练,至今已带过近300名学生。

“我在中国长大嘛,也在这儿练球,在这儿当教练也顺理成章。”有人问过卡诺想不想去冰球基础更好的国家当教练,“我没兴趣,要教就教中国孩子。”


冰球场上,战术板不离卡诺左右,每次训练结束,他都会为小球员们做战术分析,让孩子们注意总结训练成果。

在卡诺的同事眼中,“诺哥”是一个非常投入、敬业甚至忘我的教练:“经常不吃不喝,一天10个小时的课,四杯咖啡就盯下来了。”而在执教风格上,卡诺非常注重身体力行,一堂课有1/3的时间在做示范。对于理解能力有限的低年级小球员来说,这种方式更直观、易接受,大家都喜欢上他的课。


上冰前,卡诺会鼓励每个小球员,协助他们以饱满的自信投入训练。

经过卡诺点拨后,小球员们在球场上反复训练,努力精进球技。

而卡诺在教学过程中,也更真切地看到了自己对冰球的热爱。有时自己带的队伍运气不好,屡战屡败,且总是以毫厘之差错失胜机。作为一名年轻教练,卡诺难免受挫,“有时会想放弃,怀疑自己。但看到孩子们眼中的热爱与执着,又能振作起来。”


开课前,卡诺细致做好自己的各项准备工作。

冰球场上,小球员们的每一个技术动作,卡诺都会时刻关注,并且及时纠正。

如今,距离初次来北京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但卡诺依然记得年幼时四九城的模样,“一座比较安静的古城,节奏没那么快。而现在,北京就像所有国际大都市一样,高速、繁华、便利。”他会向不了解中国、不了解北京的北美和欧洲朋友介绍这里,“他们以为中国还像老电影里那样落后,不相信北京能和纽约一样。我就给他们看视频,他们就信了。”

他也会向国外的朋友介绍北京冰球。“我小时候,北京只有两三座冰场,没那么多孩子打球,也没那么多比赛。我刚开始在北京打球时,喜欢跟比我大的孩子打,因为跟一样大的孩子打太容易。”现在,他认为北京青少年冰球的水平,尤其10岁以下的孩子,完全不输北美同龄人,“肯定的呀,现在北京有这么多孩子学冰球,训练水平也高。他们现在学的很多动作,我十五六岁才开始学。”


学校办公室里,摆放着卡诺和他的同事们带领小球员们取得的各项赛事的荣誉。

上个月,卡诺观看了冬奥会冰球比赛,“我觉得中国队表现很好,给了中国打球的孩子很多希望。”令他遗憾的是,比赛中,本土球员的上场机会并不多。卡诺觉得,现在国内有很多孩子天赋很高,训练也很刻苦,未来肯定有机会走职业道路,登上世界顶级舞台,“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持热爱,并且更早地认识到,冰球可以是生活的一部分。他们已经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我希望他们不要浪费机会。”

(原标题:冰球外教 京城授艺)

来源:北京日报 | 记者 王笑笑 方非

流程编辑:u025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联系电话:010 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