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谨言在《乘风破浪3》的初舞台上一曲芭蕾舞表演过于惊艳。

谢娜现场眼含泪花,弹幕里好多人都说“看哭了”。

芭蕾舞的配乐是《雪落下的声音》,《延禧攻略》的主题歌,时隔多年这部剧的红利还在。

《延禧攻略》是吴谨言一夜爆红的成名作,她却止步于此,所谓出道即巅峰吧。成名后的吴谨言作品不断,从古装到现代,部部都是女主角,可再没溅起半点水花。

《青春创世纪》《你是我的答案》还被吐槽演技浮夸,只会瞪眼,一惊一乍。古装剧《皓镧传》《尚食》甚至骂都挨不上,光造型就送走观众不谢。

除了一部《延禧攻略》,吴谨言没什么老本可吃,再不拿出一部叫得响的作品,她在一番女主上的位置上恐怕坐得晃悠。

刚上线的这部《传家》可能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

《传家》算是“延禧”的最后一波红利了,聂远、秦岚外,编剧周末也是《延禧攻略》的原班人马。

这次,吴谨言务实地魂回魏璎珞,能不能翻身还未可知,目前看,这部剧倒是挺下饭。

她来了,她来了,带着复仇的剧本来了。

上世纪20年代末,上海百货巨头易兴华事业如日中天,可独子易钟杰对经商毫无兴趣,易老爷有意从三个女儿之中选出一人继承家业。

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易老爷这三个女儿还分别是三位太太所生。

大小姐易钟灵是原配夫人之女,生母早亡,被养在北平祖母身边,讲规矩有教养,举手投足都是大家闺秀气。

二小姐易钟玉是继室周夫人的独女,活脱民国版魏璎珞,脾气火爆说话冲一拽姐,又脑子机灵,偏门鬼点子多,因为从小被寄养在南洋巨贾的姥爷家,是三姐妹里最懂生意经的一个。

三小姐易钟秀是个只知道时装、香水的傻白甜,本来没有争夺家产的心思。

但她的生母正是二小姐的复仇对象。

当年易老爷婚内出轨,夫人心情压抑,虐待二小姐令其生病,才能让易老爷常回家看看。所以,易二从小就把这笔账记在现任夫人身上,大老远从新加坡回上海争夺家产,目的就是要把现任夫人和她的一子一女扫地出门。

易老爷一出场,弹幕里全笑了,这不是《知否》的“红狼”吗?又是三个女儿摆不平的戏码,似曾相识。

《传家》里的易老爷可是个人精中的人精。年轻时他软饭硬吃,靠继室周夫人父亲的资助创立事业,又以夫妻感情不睦另寻了外室。周夫人过世,外室带着一子一女名正言顺坐稳了易太太。他把文弱善感的大女儿下嫁给了在上海只手遮天的军阀席维安,既享受着女婿对易家的种种庇护,又凭着门第之差拿得起老岳父威严。

《传家》开篇节奏可以的。一集铺陈完一出狗血大戏的底子,嵌在军阀混战,日本蠢蠢欲动的乱世大上海,每个角色都各怀心思,表面一套,眼神里的信息量又吸引着观众欲知下文。

大小姐面上温柔包容,对父亲、继母顺从,却也不是被封建礼教洗脑那种呆瓜,她把柔顺视作女人的武器,教导易二不要和父亲硬刚,先要自立才有话语权。

二小姐初回易家,骄纵跋扈。易夫人精心准备的卧房她不住也就罢了,安排当了狗窝。而她偏要鸠占鹊巢,住三小姐的房间,摆明是来挑事的。

不过她很快就发现,凭自己的本事甚至不足以安全地在上海活下来,马上做小伏低。还色诱易老爷给三小姐选中的对象唐凤梧,为的是对方家世地位能助自己一臂之力。

三小姐傻白甜,最受父亲宠溺。易太太表面贤惠大度,对易老爷顺从体恤,也不与易二计较,实则她对三女竞争家业的安排心慌得很。这边歇斯底里地让儿子改主意,那边马上变脸平和温柔,从一瓶香水的价格开始对女儿晓之以理,说动三小姐争夺家产。

不得不说,吴谨言和“拽姐”人设的适配度蛮高。嚣张跋扈里透着鬼机灵的可爱,其中的分寸她拿捏得准准的,不招人烦。

易二这条故事线和《延禧攻略》查重度也蛮高。

秦岚演的大小姐还是一如容音皇后那般温柔典雅,在易家,她是易二唯一真心维护的人。

可以这么理解,帝后CP到这剧里反过来了,这一世是大猪蹄子来还债,聂远演一个杀伐果断的军阀,活脱一条藏獒回家秒变京巴。秦岚继续做温柔典雅的美人,俩人本来挺般配,可惜沟通无能。

大小姐一个不高兴回娘家小住,席维安也不顾自己淞沪警备副司令的面子,打着铺盖卷就跟过来了。易老爷寻问俩人有什么矛盾,席维安也一百个不明白,说自己不过是让人扫了院子里的落叶,怎么就惹到夫人了?

大小姐的风情雅致,到席司令那里全成了对牛弹琴。她让人把鸟养在卧室窗外的树上,比养在笼子里得趣。席维安担心鸟叫吵夫人睡觉,让人上树把鸟窝捅了。

席维安一集里就亲手毙了四个人,大小姐厌烦丈夫粗鲁不堪,而她面慈心善,处处与人留余地,其实也给自己留了不少烂摊子。生逢乱世,对错都是时势造就,不能认死理。这对拿了先婚后爱剧本的CP,虐里有糖,目前最好看。

韩庚演的唐凤梧则和傅恒有点像,家世、风度、能力都是顶尖的,惹得易二图谋不轨,以身为饵钓鱼。她本以为自己运筹帷幄,可目测后面她才是那条被别人钓到的大鱼。

韩庚和吴谨言走欢喜冤家路线,聂远和秦岚二搭也好磕得很,不在清宫剧的各种规矩里,给了演员更多发挥空间,喜感与虐感无形中都被放大了,让人上头。

要说最拉胯的是造型,莫名让人想起新版《红楼梦》那个贴片头。拿老照片对比吧,当时的确流行过螳螂头,蛋糕卷发,还有那种极细的柳叶眉。

但给蛋糕卷配一撮齐刘海,让柳叶眉一路划过太阳穴,耷拉到比眼线还低的位置,这种中西合璧的造型,搞不好就是剧组原创的了。

至少和现代审美有壁,以往也没见哪部民国戏这么弄。尤其是秦岚,不知道是得罪了谁,什么奇葩发型都往她脑袋上扣。

故事里易家是开百货公司的,家里就有两个驻家裁缝,然而……一家女眷的穿衣打扮酷爱黑白灰,人人黑丝袜。

你能感觉到,导演想要追求一种特立独行的影像风格,可这种丧葬风怕是过于前卫了吧?

作为一部下饭剧,狗血、CP、喜剧元素,《传家》该有的都有了。

如果挑点毛病,就是滤镜过重影响观感,需要观众有个适应过程。剧里的每个人都仿佛带着一张假脸,哪怕是易老爷,脸上除了白还是白,细腻得没有一丁点纹路、起伏的白。

只要《传家》后面的剧情不跑偏,不降智,凭这个演员阵容收割一波流量还是可以的,那么,魂回魏姐的吴谨言就算压对宝了。

来源: 艺绽公众号 | 记者 金力维

流程编辑:U016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版权侵权联系电话:010-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