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阿里文学、百度文学、网易LOFTER等平台以及一些公司等纷纷进入短故事“赛道”,这意味着在知乎上兴起的短故事写作将迎来更多的同道中人。短故事成为新热点,也成为网络文学一个新的风向标,构成一个值得关注的文化现象。

短故事市场在快速成长

记者注意到,知乎新近发布的财报表明,2022年第一季度,知乎付费会员业务收入达2.22亿元,在总收入中占比达到了29.8%,同比增长75.1%;付费会员人数达689万,同比增长72.8%,付费率为6.8%。而这其中也包括故事内容的付费用户。

2019年底开始,知乎发力拓展网文业务,开始从社区内外各个渠道吸引创作者来到知乎平台上创作故事性内容,并为此提供创作空间以及看起来可观的变现收益。在许多开放性的问题下,有相当一部分答主把亲身经历改编成故事来作为回答,有的创作者则会脑洞大开,直接开始章回体小说创作,这让问题本身变得更像是一次“非虚构写作大赛”,评论区则变成了“追更现场”。

知乎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知乎盐选会员内容体系包含故事类、课程知识类、电子书刊类等多个内容形式。故事内容包括大量非虚构类故事,比如医生、警察、律师等职业人士的纪实职业故事创作,也有大量虚构类故事创作,覆盖人文、职场、言情、科幻脑洞、悬疑推理等多种题材。其中,有一位医学领域答主“李鸿政医生”,他身为一名重症医学科医师,在知乎上分享了大量医学相关的内容,同时,他也是一位盐选创作者,在知乎创作了职业故事《急诊见闻》,把医学科普以逻辑侦探的形式展示了出来,他写作的文字内容达到了接近一亿的阅读。还有知乎盐选创作者“藩篱”,在知乎开设了自己的盐选故事专栏《人性凶猛:心里的野兽在作祟》,主打悬疑推理,写的是矛盾复杂的小人物,关于人性的真善美与假恶丑,故事跌宕起伏,逻辑缜密,迷住了很多知友。

值得关注的是,付费会员内容创作已成为知乎创作者一项重要的收入来源。2021年,知乎通过盐选会员付费体系积累了上万内容量,总发放稿费破亿元,诞生了超过30个百万收入的盐选作者。“2022年,知乎付费会员体系推出白金计划,将在产品能力和变现能力上继续升级,打造100位收入破百万的盐选创作者。”相关负责人说。

“知乎创造性地把短故事与社区问答结合起来,问答社区的形态为短故事提供了非常肥沃的创作和阅读土壤,短篇故事非常适合以回答形式被创作和阅读,用户也可以带着问题,在故事阅读中得到阅读获得感和启示。”知乎相关负责人认为,通过社区、会员业务的融合,知乎已经打磨出一套十分成熟的故事内容变现体系,同时也解决了传统付费阅读“短内容如何盈利”的难题,这对短故事市场的快速成长,无疑有重要的推动作用。

网络作家转型写短故事

在知乎知名的故事内容写作者中,不少有传统网络文学的写作经历,如今他们实现了转型,这无疑成为一个特别值得探究的现象。

藩篱原名胡仁义,2019年加入到知乎故事写作阵营中的,迄今为止他的《人性凶猛》专栏已发布6部短篇,其中最长的5万字,最短的1万多字。凭借这几个短篇,藩篱已拥有百万读者,而且他还获得了纸质书的出版机会,他更透露,影视版权已经售出,价格令他满意。

藩篱

对于藩篱来说,他曾经拥有写作网络文学、也有写剧本的经历,但他说,自己已迈过了困顿、迷茫的时期,眼下对于未来的专业写作生涯信心满满。藩篱坦言,自己曾经经历过两难的境地,因为创作者的选择长期以来无非两条路,一是走传统文学道路,倘若作品能在期刊、杂志上发表,就能成为为数不多的幸运儿;二是从事网络文学大部头创作,但是作者要服从市场的需要,在既定题材中进行写作,很难有自己的发挥空间。

和藩篱一样,转型写短故事让浙三爷看到了自己的更多可能性。浙三爷是从2021年3月开始在知乎安营扎寨,迄今在知乎获赞152万次,积累粉丝超过20万。对于浙三爷来说,他曾经创下过一部网文写作700万字的个人最高记录,他也经历、见证过字数越多越挣钱的黄金时代。但他明显感到,在知乎写故事,他的写作篇幅变短了许多,曾经的铁定规律也发生了根本性的颠覆,“在这里讲究精简,提倡用短的字数讲精彩的故事。”

浙三爷

2021年7月,浙三爷《时空缉凶》正式发布,而后他基于大故事线,又陆续写了《时空缉凶:罪恶之地》、《时空缉凶:起死回生》,截至目前,3部作品的知乎评分均在9分以上。浙三爷更毫不犹豫地回答说,他已凭借写作实现了财富自由,同时发生的还有,他的写作追求在悄然蜕变,“过去我写东西想的猎奇、好玩,而如今我更愿意写积极、正能量的故事。”他说,最近刚刚交上一个十几万字故事的写作大纲,他为此苦思冥想了3个月。浙三爷说,他当然不会再回到曾经的大部头的网文写作中去,如果那样他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更意味着他的转型失败了。

短故事还有广阔探索领域

开会员读故事,这在年轻网友中已然是一个平常存在。有的网友说,每一篇短故事都让其流泪;有的网友说,在知乎上为了看桃桃和得宝的爱情故事充了一个月的会员;还有网友写下微博:最近一段时间每天晚上都会看一篇短篇故事,也会偶尔想起自己没有写完的那个故事。

和网友们的追故事节奏相一致,短故事板块已经成为一些公司和平台全新拓展的业务。溪水文学创始人乾坤鱼刚刚转战到短故事领域,他甚至有些遗憾自己动作有些晚了,他透露,目前正在着手让编辑去收稿,同时自己也在策划系列故事,目前想做的是《致命爱情》系列,“就是写一个个因为爱情而导致悲欢离合,甚至生死存亡的故事。”

乾坤鱼观察发现,“短故事虽然短,但整个故事起承转合,卡点的设置,高潮点的处理等,也是必须有严格设定的,尤其情感复仇、悬疑恐怖这些类型表现更为突出。”他还提及,短故事一本字数在5000至20000字左右,也有一些将不超过30万字的长篇小说拆分或逐步连载。

关于热门题材,乾坤鱼则发现,“读者希望读到切近现实、接地气的文字,还有就是能引起大家好奇心的文字。”他说,此外,一些偏幻想的,比如古代言情、穿越等等,以及甜宠文和虐文都有读者缘。

面对短故事的热度上升,乾坤鱼分析道,和短视频一脉相承,短故事字数不多,而且整个故事又起承转合完整,迎合了大众快餐式娱乐方式的需求。此外,短故事价格也低,之前上百万字的小说,看完一本有的花费要上百元,而且免费平台到处是广告,影响阅读体验。而短故事平台目前大部分是会员制,一个月几十元,就能看到很多的不同的故事。“我还注意到,短故事投资小,一些平台、公司以及工作室还能借助已有的流量和用户进行转化,丰富已有内容。”

业内人士预测,这一两年,将有越多来越多的大平台去开辟短故事频道,甚至会专门架设故事的平台。而知乎方面则认为,网络文学一直在内部创新和变革,短篇创作是从阅读趋势和题材进化上的一次升级。短篇一方面解放了读者,3分钟就可以尽享无穷世界、无尽反转和无限奇妙,另一方面也解放了作者,短短2万至3万字,只需要把最核心的情节、最集中的创意表达出来,就能实现文字价值的转化。

“短故事的创作空间还非常巨大,对比成熟的网文行业,还有非常广阔的探索领域。”有业内人士如此预测道。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记者 路艳霞

流程编辑:u028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版权侵权联系电话:010-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