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人文 > 书乡

大唐传奇:功德圆满的贺知章 耄耋致仕皇帝相送

2016-12-23 12:06 编辑:TF003 来源:网络

唐代大诗人善始善终的凤毛麟角,贺知章可谓其中翘楚。他与陈子昂大致同年生,皆为从诗歌从初唐向盛唐发展中承前启后的重要诗人,陈子昂的功绩在于“破”,贺知章的成果在于“立”。破立相异,两位大师的命运也是天壤之别,陈子昂英年早逝、死因不明,贺知章耄耋致仕、皇帝相送。而如此这般的“亮点”在贺知章一生中不在少数,堪称传奇。

作者:辛上邪


£¨Éç»á£©£¨1£©Î÷°²£º150Ãû¡°Ð£Ô°Ð¡Êé·¨¼Ò¡±·üµØÊéдÌÆÊ«Èý°ÙÊד校园小书法家”席地而坐,现场书写唐诗三百首

贺知章,字季真,晚年自号四明狂客,又称秘书外监。出身于官宦世家,“少以文词知名”。同其他大诗人一样,贺知章也是从小显露才华,但与他们不同的是,他大器晚成。武周年间,他三十七岁才金榜题名。四十七岁后,中宗神龙年间,他与张若虚、包融、张旭并称为“吴中四士”,文辞之名渐渐被京城所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大器晚成的好处是人生过半,已无少年轻狂,激进的功名之心亦缓,故其未如“方外十友”去走终南捷径、追随皇帝行在四处“隐居”,更未处心积虑地逢迎张氏兄弟求内宠提携。远离权力中心,没有机会令荣华突至,亦避开政治斗争的锋芒。

中举后何年释褐不可考,目前有史可查的记录是,贺知章于五十四岁被授以八品上的四门助教,次年升职为正七品上的四门博士,又迁为从七品上的太常博士,为重译的《宝积经》润色。从七品上不如正七品上的官职高,无故“被降职”,是因为太长博士的实质地位更高,也由于受时任宰相的陆象先的举荐。陆象先既是贺知章的亲戚,又是密友,欣赏他的清谈风韵,号称一日不见贺知章便觉了无生趣。陆象先对贺知章的评价虽有些夸张,但贺知章确实是善于谈吐,语言风趣,性情平和、舒朗,“当时贤达皆倾慕之”。此后,贺知章的仕途一路平稳发展,升职到朝议郎、户部员外郎、起居郎,五十八岁时被任命为陕王(即肃宗)的侍读,又升为秘书少监、直学士、太常少卿、礼部侍郎、集贤院学士、工部侍郎、兼秘书监,八十岁升职为正三品的太子宾客、银青光禄大夫、兼正授秘书监,直至八十六岁请辞还乡。其中,六十七岁时,开元十三年四月五日,同日被任命为礼部侍郎和集贤殿学士,“一时两加荣命,足为学者光耀”。

在仕宦期间,他的诗文书法才能被充分肯定。玄宗到东岳泰山封禅,具体的礼仪、祷天的文章皆与贺知章商讨,贺知章还为祭祀的乐章作歌词。皇帝宴饮、重大问题决策,他更是不离左右,多有应制、唱酬(贺知章传世的二十多首诗中,三首是与玄宗唱和、奉制之作)。他的文章在当时名气很大,善写,常“醉后属词,动成卷轴,文不加点,咸有可观”。不少大臣还请他书写墓志,润笔颇高(已出土八篇由其撰写的墓志)。贺知章善草、隶书,“每兴酣命笔,好书大字,或三百言,或五百言,诗笔唯命。问有几纸。报十纸,纸尽语尽。二十纸、三十纸,纸尽语亦尽。”书法造诣之外,亦足见其才情。贺知章的书法在唐代与张旭起名,被评论为“落笔精绝”,“如春林之绚彩”,“胸中所养不凡,源深流长,自然之道”,传世《孝经》卷被誉为唐代草书之代表。宋《宣和书谱》记载御府藏贺知章草书十二幅,惜已佚失。绍兴东南宛委山南的飞来石上,曾有贺知章所书摩崖石刻十二行,原刻在南宋嘉泰年间漫灭,现在的石刻为后人重刻。张旭之外,另一位唐代书法家钟绍京也是贺知章的好友,画圣吴道子还曾向贺知章学过书法。

贺知章对唐诗的继往开来作用显著,具有“一花引来万花开”的效应。他开创边塞诗雄壮激昂的风格、确立写景送别诗明朗向上的情调、开启“宫怨诗”之先河、培育了清俊脱俗的天然美的风气、突破咏物诗固有的范式;首创向往隐逸遁世的田园诗,成为王维、孟浩然山水田园派的鼻祖;注重言情、讲究情景交融的诗歌写法对李白、杜甫较大;家喻户晓、后世尊为启蒙级的《回乡偶书》被评定为回乡诗篇的奠基之作。然而,在巨大的声誉面前,贺知章始终不骄不躁、正直坦荡,即使晚年放纵嗜酒,“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他的肆意也仅是生活中不受拘谨,其实暗自有度。他喜好交游,所交往的人上自公卿、下自百姓,还有不少方外之人,饮酒、谈诗文、参禅论道,不涉政治、不求利益、不拉帮结派。他提携后进,善识人。据说初见李泌时,贺知章便断定“此稚子目如秋水,必当拜卿相”。当然,最著名的轶事是为李白金龟换酒、并向玄宗举荐李白。李白之外,贺知章在孟浩然第一次入京时便与其相识,亦与王昌龄、严挺之、李邕、颜真卿的父亲颜惟贞等交好。显而易见,若以现代标准而论,贺知章智商、情商俱佳,人格完善、心理健康,教养、修养双优,故被时人评为“雍容省闼,高逸豁达”。

也正是在这样的前提基础下,当贺知章高龄提出返乡入道的请辞后,玄宗许之,并“赐镜湖剡溪一曲,以给渔樵”。为了便于家人照顾他的生活,还提升他的儿子为会稽郡司马,赐绯鱼。司马为闲官,赐绯鱼以示皇恩。更大的荣耀是“帝赐诗,皇太子、百官践送”,玄宗于长乐坡为贺知章摆酒宴。此次集会与王羲之的兰亭集会一样,为文坛史上的盛事。与会者写诗赠别,集结为卷,玄宗作序。返乡后不久,贺知章卒。送别贺知章后,玄宗才辞退李白,亦足见其对贺知章的特别照拂。不仅玄宗推重贺知章,肃宗亦然。去世后十四年,念及当年侍读之情,肃宗追赠其为礼部尚书。贺知章并非肃宗作皇子时唯一的侍读,获此恩典,可知肃宗对他的看重。受到玄宗、肃宗父子并重的文人、大臣并不多,贺知章能如此功德圆满,可谓奇才。

来源:北京晚报 北晚新视觉网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