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画廊 > 在线画展

田迎人静物油画《花朵们的笑声》

2018-06-04 14:02 编辑:TF006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

花朵们的笑声(静物油画)

 

你听到过花朵们的笑声么?

如果你从来都没有听过,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能够去倾听,那么,你就看这幅油画吧!

这是画家田迎人专门为我们“录制”的大自然的音响,那是美丽的花朵们所发出的灿烂的笑声。一看到这幅油画的名字《花朵们的笑声》,想必我们的心里就已经是一片艳丽光鲜。

星星会抛媚眼,花朵绽放笑容。

田画家笔下的“花朵们”,显然与美术史上许多同类题材的静物画中的瓶花不同。具体说,与荷兰画家海瑟姆的《花瓶中的蜀葵》和勃鲁盖尔的《蓝色花瓶里的花束》迥然有异。静物画名家海瑟姆的“蜀葵”也好,号称“花卉勃鲁盖尔”的勃鲁盖尔的“花束”也罢,无疑,她们是美的,但是娇艳归娇艳,妩媚归妩媚,却全都是“静止的生命”。前者带着浮夸的古典巴洛克风情,后者则具有强烈人为的装饰性。与之相反,田画家的“花朵们”却是“活动的生命”,天然的品性,她们个个不输亮丽颜值,同时又个个朴素、自然,仿佛来自广阔的原野,只是暂时穿上了挤脚的玻璃舞鞋——花瓶。她们全都会说、会笑、会唱、会跳,说她们身上带点儿原始野性也可以。

倘使,非要找到与田氏“花朵们”的淳朴气质与活泼天性相近的作品,我们可以例举梵高的名作《鸢尾花》,它被称为作者“圣雷米时期(1889,5~1890,5)”最伟大的作品,给人以“清新、活跃的气氛”,1988年拍卖出5300万美元的天价,其画中的花儿有一种无拘无束的律动与和谐之美。但是,我仍然认为,比起我们眼前这幅带着几分狂野和恣肆的“花朵们”,“鸢尾花”仍然显得有些做作和扭捏。或者,不如直接说,在画花卉时,梵高比田迎人更文雅、稳重一些。

必须说,在前辈绘画大师中,曾有醉心于花卉题材,并将花卉画得出神入化的圣手,就我个人的审美趣向来说,尤其偏向于法国印象派画家奥迪隆·雷东(1840~1916)的杰作,有他传世的《花卉》和《长颈瓶中的鲜花》为证。“圣手”,也是我给他的封号。他曾说:“花朵和人的面孔一样,一朵花就是一个谜”。他还说,“花是灵魂的反射”。田画家虽然不像雷东特别着迷于花卉,却与雷东有着太一致的艺术想法和观点。雷东主张尽情发挥想象、不单纯依靠视觉印象,并强调表现自然的同时,避免客观描述。他曾在非现实的作品中追求“人之美和思想之威”,即“有思想魅力的人性美”。他的这些见解和践行,都与田画家一贯的创作思想与态度彼此契合。

看吧,田画家所画的“花朵们”,身着粉红、玫瑰红、海蓝、白蓝等鲜艳服装的“花朵们”,正在前仰后合的欢笑不止,是为了哪一朵花刚刚讲述的色情笑话,还是为了谁的裙角儿被人踩了一脚、沾上了口香糖,我们无从知晓。但是,她们笑声的分贝太高,人们的耳鼓受不了,天花板已经开始摇动,就连花瓶也有被震粹的可能……上帝保佑,这些美丽可爱的专为快乐和喜悦而降临的生灵。她们难道不是雷东所言——“花乃梦中之花”的艺术境界的生动诠释吗?!

画不忌癫,诗不忌狂。

如果真如法国作家所评价,雷东的画作是“病和狂的梦幻曲”,那么,同样是“梦幻曲”,我要说,田迎人的画作就是“非病却狂放的梦幻曲”。

相关推荐:【田迎人油画作品评析】

 

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彭俐/文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