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人文 > 人文

曾经的北京三里屯第三小学,同学大多是外交部子弟,还有日本学生

2018-12-15 10:39 编辑:TF017 来源:北京晚报

北京三里屯,一个响亮的名字,北京城最繁华的“不夜街”。我这里要讲的是四十多年前的三里屯。那是我童年的记忆,那是一部精彩的故事。

杨庆华


官网图

1960年代初,北京第二使馆区(区别于建国门外的第一使馆区)在北三里屯兴建。我家搬到北三里屯的时候,时常可以听到建筑工地施工的声音。伴随着中国外交的发展,使馆区不断向北延伸。使馆区的南面,是新兴的居民区。北三里屯东区有9栋居民楼,其中东8楼和东9楼是外交部职工宿舍楼。我的小学同学很多都是外交部子弟。梅小波的父亲梅兆荣曾任中国驻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大使。陈群安的父亲陈嵩禄曾任中国驻菲律宾共和国大使。梅小波和陈群安都是我的同班同学。范晓东比我高一届,他的父亲范承祚曾任中国驻阿尔巴尼亚共和国大使。1968年11月下旬的一个冬夜,东9楼传达室的电话铃声唤醒了值班人员。住在隔壁楼的范承祚被叫来接电话。据范承祚大使回忆:电话的另一端传来熟悉的声音:“我是周恩来。小范,我把你从热被窝里提出来了吧?小范,你马上找一下韩叙,让他和你一道到我这里来一趟。我有事找你们商量。”

原国务委员、外交部长唐家璇当年住在东6楼。

我家住在东5楼,楼的对面就是我的母校——北京三里屯第三小学。1971年10月,三里屯第三小学开始陆续接受日本小学生。1972年5月,稻田浩子入学就读五年级。8月,加山至和浜口迅、浜口齐3个学生入学,被分配到不同班级。浜口迅从小学四年级读到小学毕业。浜口齐从小学一年级读到四年级。当时中日两国邦交刚刚恢复正常化,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仍然是学校教学的指导思想。在那样的环境下,我们和日本小学生友好相处,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五(一)班体育课上,八百米赛跑正在进行。行列里有一个日本小朋友也和大家一样飞跑着,她就是稻田浩子。跑!跑!一个同学不小心摔倒了,跑在前面的稻田浩子马上转回来把她扶起来。稻田浩子这种团结友爱的好风格获得了同学们的赞扬。······有一天,我们去看足球比赛。球赛刚刚开始,就由男生那边传过来一个望远镜给稻田浩子。后来,突然下起了雨,同学们看见运动员顽强地踢着足球,也就不怕雨淋了。潘华建同学见稻田浩子只穿着上衣、短裙,就马上把自己的雨衣交给了她。稻田浩子感激地连连说:“谢谢!谢谢!”雨越下越大,潘华建虽然被雨淋湿了,但他心里却非常高兴。”这篇标题为《我们和日本小朋友在一起》的文章是三里屯第三小学的欧阳方和李萍两位同学写的,刊登在1973年第1期的《北京少年》杂志上。

那个年代,我们上下学没有家长接送。放学之后,住得近的学生组成一个个“路队”,走到谁家门口,谁自动离队。浜口迅、浜口齐、稻田浩子、加山至住在学校北面几百米距离的外交公寓2号楼。无论酷暑寒冬、刮风下雨,学校都有几个同学到外交公寓门口接他们上学。放学后再负责将他们送回公寓。这是一支特殊的“路队”。这支“路队”有时边走边唱:“日本小朋友来北京,传递中日友谊情。中日儿童齐欢唱,语言不同心一样。樱花盛开连长城,我们拍手笑盈盈。友谊之花开满园,友谊之情代代传。”这首歌曲是我们三里屯第三小学的师生共同作词作曲的。歌中提到了樱花,是因为1972年日本政府赠送给中国樱树苗。

浜口齐的班主任是王淑华老师,浜口迅的班主任是云老师。浜口齐和浜口迅入学时都不懂中文,两个班主任每天都在两个孩子的通讯本上写下留言,让他们交给家长。

8月23日,致浜口先生:

浜口齐同学从今天开始在我们班学习,对此我表示由衷的喜悦。他算数课表现优异,语文课上学的字我写在本上了,请您监督他在家时好好练习。

请让他明天来校时带齐以下费用。课本费用0.34元,练习册费用0.95元,学费2.5元。

明天我们组织看电影。请问浜口齐同学是否一同前往?如果去的话,请准备5分钱于明天7点半到校,不用带书包。如果不去的话,明天上午不必到校,下午2点来校即可,下午有课。

王淑华

8月23日 致浜口迅同学家长

1、 请于明日带练习册费用0.9元,课本费0.48元,学费2.5元。

2、 下午有游泳课。浜口迅同学是否一同前往?若一同前往请于明天下午带好泳衣和场馆费0.03元在学校集合。

3、 明天上午组织观看电影《木偶小歌舞》。请带好0.05元于明日7点半在学校集合。

云老师

浜口齐和浜口迅的母亲浜口允子将王淑华老师和云老师写的留言和信件精心保存,并收入她的著作《北京三里屯第三小学校》。《北京三里屯第三小学校》于1976年5月在日本出版。这本书记录了浜口齐和浜口迅在三里屯第三小学的学习和生活,表达了对三里屯第三小学师生的感谢之情。

那时的三里屯空旷宁静。往东一里地就是农村。学校每年都要组织我们到星火公社水东(水碓子东)生产队参加学农劳动。三里屯往西一里地是北京工人体育场。国庆节工人体育场燃放焰火。我们站在家门口就可以欣赏夜空中的火树银花。当时有一种礼花弹打到空中,落下来的是降落伞。三里屯的大街小巷,到处是追降落伞的孩子。因为我们自小就受反特教育,对“抓特务”这个词汇特别敏感。天空中飘落的降落伞,给了少年的我们充分的想象空间。

三里屯每个使馆门前都是解放军站岗。解放军警卫连的营房和我家住的楼紧挨着。警卫连在三里屯第三小学和营房之间的小路旁边的空地上种了一片菜田,有青椒、茄子、西红柿。我们也向解放军学习,在校园的边边角角种上了蓖麻。大伙儿挑水、间苗。薅草,管得可精心啦。秋后摘下来,颗颗都是圆鼓鼓,硬棒棒,油光发亮。

三里屯曾经有个服务楼,就在今天雅秀市场的位置。服务楼里有餐厅、照相馆、理发馆、浴池。我小时候去服务楼洗澡,经常能看见样板戏《红灯记》里饰鸠山的京剧演员袁世海在里面修脚。袁世海住在南35楼(注:现在的楼号改为南27楼)。南35楼住过很多名人:草明、袁牧之、刁光覃、朱琳·····。我的同学詹文清是老作家草明的外孙,他记得小时候常去对门儿的刁光覃家看画报。

1978年,我们小学毕业,都上了中学。儿时的小伙伴们分散到北京的各个角落。

如今,每当经过三里屯,漫步东三里屯居民小区,我仿佛走进了那些往事,走进了我的童年。

(原标题:北京三里屯记忆)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17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