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社会

他千里追凶突破重围 成功侦破“睡梦中被盗刷案”

2019-03-22 14:21 编辑:TF011 来源:北京晚报

近日,反电信诈骗题材电视剧《天下无诈》落下帷幕,现实中的反电诈民警是什么样呢?记者采访了大兴公安分局刑侦支队中队长颜金金。智勇双全的颜金金,从事反电诈工作13年,不仅侦破了全国首例嗅探劫持案件,还多次千里追凶,与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

然而,在颜金金看来,自己的经历不能用“精彩”形容。电信诈骗案件中,要么是“杀人不见血”的残酷,要么是“魔高一丈”的无奈,“我们希望天下无诈,所以我们一直在努力。”

“电信诈骗就像一把看不见的刀”

短发,皮肤黝黑,言语利落,颜金金身上透着一名刑警的干练。今年37岁的颜金金加入公安队伍已有17年,13年前,大兴分局成立电信诈骗侦破专案小组,颜金金成为第一批队员。

作为分局反电诈“元老级”的刑警,颜金金见多识广,即便如此,他对电信诈骗的残酷仍持有高度的警惕。“电信诈骗的一个重要特点是跨地区针对不特定人群,就像一把看不见的刀,害人于无形,甚至‘杀人不见血’。”

2017年,颜金金接手了一系列针对二手物品交易平台的电信诈骗案件,做梳理时,他发现其中有一起案值不算大的案件:29岁的事主李艳在售出自己一个二手包时,被假冒的平台客服骗走了3000元保证金。被骗第二天后,李艳想办法把这借来的3000元还清,接着就去买了安眠药。自杀前,李艳给母亲发了一条短信:妈,我很好,你放心。

“3000元成为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颜金金告诉记者,虽然案件最后告破,但是李艳的生命却永远无法挽回了。

犯罪嫌疑人可恨,但抓捕却不能意气用事。因为电信诈骗的跨区域性,异地办案成为颜金金的工作常态。

千里追凶突破重围带走嫌疑人

临近2017年春节,颜金金和两名同事奔赴海南,抓捕电信诈骗嫌疑人阿良。

“在当地蹲守了几天,阿良再也没取过款,难道是走漏风声了?”颜金金和同事继续摸排,“原来阿良是渔民,那段时间出海打渔了。”

出海的时间不固定,返回的码头也不固定,颜金金和同事只能追着阿良的足迹跑。出差将近一个月,再加上快过年,他们买好票准备回京。

“出来了这么久,不甘心啊。”颜金金回忆说,他和同事决定,临行前,再去码头看看,“那天一大早,我在码头的集市上转悠,这时,远远的,一个熟悉的面孔进入了我的视线,这不就是阿良吗!”

此时,颜金金又遇到一个问题,阿良是未成年人,按照规定,警方决定拘留不满十八周岁的嫌疑人时要通知监护人,颜金金和同事决定先把阿良带到当地派出所。

“我们给孩子的家人打了电话,让他们过来签字。”颜金金说,本以为签字确认后,就可以把嫌疑人给带走了。岂料,半个小时后,孩子的家人带了三四十人过来,一下子把派出所围了起来。对方放话:“人,你们不能带走,也带不走!”

“我们3个人,加上当地派出所4个人,一共只有7名警察。”颜金金临危不乱,心生一计,他试着和村民谈条件,缓和紧张的气氛,“我告诉他们,人可以不带走,但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和上级汇报。”

混乱之中,颜金金将阿良带出门,此时,颜金金同事正在门口等着,车没有熄火。抱着阿良,颜金金几乎是飞扑进了车厢,他们并未直奔火车站,而是绕道去了另一个城市,成功突围。

“抓捕嫌疑人只是反电诈工作的一个环节,更多时候,破案需要我们运用专业的知识,搜集证据、固定证据,破解谜题。”颜金金说。

“手机出现异常信息 请及时关机”

去年,全国多地爆出“睡梦中账户被盗刷,手机未曾离身”的新闻,这种新型案件的背后是一种被称作“嗅探”的技术。

这些案件中,犯罪分子在不影响用户正常接收短信的情况下,通过设立伪基站等方式,读取用户的短信内容。这些短信内容包括来自银行、网站、支付机构和移动运营商的短信验证码。不法分子获取受害人短信后,他们会对被害人绑定银行卡的手机进行各类授权操作,从而实现盗刷。去年,颜金金参与侦破了首例嗅探劫持案件。

接报案时,颜金金一开始认为就是传统的信用卡诈骗,但信用卡诈骗一般是事主在交易过程中,被窃取了卡片的信息,继而被复制盗刷,但嗅探劫持案件显示,案件一般发生在凌晨,事主并未刷卡消费,也未操作手机。

“一个事主表示,当天他刚从澳大利亚回国,到家已是凌晨,被盗刷的是他一张长时间未用的银行卡,要不是第二天发现手机里的验证码和消费短信,他都忘记了里面还有几千块钱。”

难道是一种新技术?颜金金通过串并案发现,嗅探劫持案件有着明显的区域性,他想到了伪基站,于是立即与相关技术人员进行交流,“我们初步判断,这类案件是犯罪分子利用了通信技术的漏洞。”

如何破案呢?颜金金从资金入手,他发现这些案件被盗刷的赃款都汇入了一个地下的洗钱平台,进而发现一名作案人员的身份信息,顺藤摸瓜,警方一举抓获了这伙嗅探劫持案件的犯罪嫌疑人。

目前通讯公司、支付机构和互联网企业已经积极参与封堵相关漏洞,颜金金提示说,“大家无须恐慌,当遇到手机出现异常信息,请及时关机。晚上睡觉时,可以将手机设置为飞行模式或关机。”

成立反诈中心 挽回损失1200多万元

“电信诈骗的手段一直在翻新,让人有种‘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紧迫感。”颜金金说,经过这些年的梳理,电信诈骗被分为了48个大类,200多个小类,“几乎所有的案件都能归到这48个大类中,真正发生‘变种’的是下面这些小类。”

今年1月份,颜金金和同事就遇到一起冒充公检法的升级版电信诈骗,嫌疑人冒充的是一名来自大兴公安的“民警”:

19岁的李琳是湖北某高校大学生,今年1月5日,她接到一个自称是武汉通讯局的电话,说她名下的手机卡是在北京办的,涉嫌诈骗,大兴公安要起诉她。

“接着,一个自称‘尤警官’的人给我打电话,说我涉嫌洗钱,要冻结我的银行卡。”李琳为自己辩解后,“尤警官”告诉她,可能是个人信息泄露导致的。“尤警官”还给李琳发来了自己的警官证,上面写着大兴公安分局和警号。

“尤警官”让李琳做视频笔录,声称帮其调查证明清白,但是办案期间银行卡会被冻结一年。看李琳有些担忧与不解,“尤警官”又称可以帮忙安装防冻APP,“之后是一个叫马科长的接电话帮我安装,按指示安装软件之后,卡里的钱稀里糊涂就没了。”李琳说。

“事后再看这个所谓的防冻APP,瞧着挺唬人,但里面破绽百出,光错别字就有好几个,可是事主心里紧张,不认真看很难分辨。”颜金金说,李琳此次共损失29000多元。

“犯罪分子一旦得手,事主的损失很难追回。我们现在非常重视事前预防、事中干预和事后的快速反应。” 颜金金说,2018年,大兴警方建立北京市第一家区级反电诈中心,自去年5月中心正式运行以来,有效劝阻、拦截正在行骗的案件6700多起,劝阻成功率达到98.1%,冻结资金1300多万元,止损资金1200多万元。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张宇 受访者供图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