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社会

北京市属公园研究制定“游园黑名单”:治理加码 仍有游客任性

2019-04-16 09:05 编辑:TF003 来源:北京晚报

4月以来,天气回暖,各大公园人气渐旺,而攀折花木、乱扔垃圾等不文明行为也随之增多。刚刚过去的清明小长假,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开出一剂药方。

相关负责人表示,正在研究制定“游园黑名单”制度。今后计划利用“人脸识别”等技防手段,对那些多次劝阻无效、破坏文物等行为较为恶劣的不文明游客,采取一定的游园限制措施。

颐和园

半天劝阻五六起违规钓鱼 野泳者自带软梯翻越栅栏

春日的颐和园内,当绝大多数游客都陶醉于鸟语花香时,有人却对周围的美景毫不关心。玉带桥西北侧有一片湖,下午两点,一名身着白衣的男子在湖边来回踱步,眼睛紧盯着湖水,似乎在寻找什么。不一会儿,他发现了“目标”,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弹弓,向水中发射而去,但并未命中。原来,他是在用弹弓打鱼。

二十分钟的时间,男子沿着湖岸走了半圈,其间又尝试了几发弹弓射击,都没有收获。途中,男子还遇到了一位同行,两人交流起了钓鱼和打鱼的经验。整个过程中,周围没有公园的安保人员经过。

事实上,这并非是安保人员偷懒。在白衣男子打鱼的时候,负责管理这片区域的巡查员老张正在另一片湖水边劝阻钓鱼的游客。从上午开始巡查到现在,老张已经劝阻了五六起违规钓鱼行为。

在受到劝阻的当场,钓鱼者大多都会收起鱼竿表示会离开,但不一会儿,老张发现他们换了个地方又钓起了鱼。“这种能换地方的算不错了,还有的人根本就不走,态度还很差。”

对于市属公园将建立“游园黑名单”的消息,老张表示刚刚听说。在他看来,这种制度如果真能推行,对于一线巡查员无疑是好事。“其实钓鱼的就那么几个,天天来,有好几个我都认识了。”

在《北京市公园条例》第五十六条中,对于“在非钓鱼区钓鱼”的行为,有“处20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的明确处罚规定。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因为公园的巡查员不具备执法权,老张只能尽量“劝阻和劝离”违规者。这种欠缺力度的管理,也导致了违规者的屡教不改。在老张看来,如果罚款难以实现,至少应该制定相关规定,让巡查员能够暂扣违规者的钓鱼工具。“不光有弹弓,有的还用鱼叉,这种东西对人也很危险。”

在颐和园,除了违规钓鱼者,有一群野泳的人同样让管理者头疼。下午三点半,颐和园团城湖的栅栏旁,水务巡查员小马正坐在岸边值班。虽然今天没有发现野泳者,但小马表示,野泳的人隔三差五就会来。

团城湖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湖边特意设有两米多高的栅栏,间隙也不足以人穿过,野泳的人是如何进到湖里的?小马表示,野泳者往往会自带软梯工具,两节木板用一根钉子固定住,往栅栏上一搭,人就可以踩着翻过去。更让小马无奈的是,在劝阻过程中,野泳者往往会以“原来就在这儿游”等借口回击,丝毫没有悔改之意。由于同样缺乏执法权,小马除了及时制止外,也无法对野泳者进行处罚。“过几天他又来了,我只能再劝。”

动物园——

两分钟内三个孩子攀登石象 两天劝阻游客投喂955次

与周末相比,工作日的北京动物园里游客并不算多,但狮虎山依旧热闹。下午快四点,馆内的狮子和老虎们正大口享用饲养员送来的鲜肉,游客兴致勃勃地在玻璃窗外观看。

突然,一道刺眼的闪光灯将玻璃窗照亮,原本埋头吃肉的老虎警觉地抬起头,举着平板电脑拍照的中年女性游客连忙又按了两下,屏幕上老虎的两只眼睛被映得发白。“别用闪光灯!”在她身旁,另一名年轻女性游客忍不住提醒。而在玻璃窗上,赫然贴有“请勿使用闪光灯”的警示标语。

“站里面看得清楚。”人群中,一个小姑娘被大人抱进了扶手内的窗台上,两只手按在玻璃上,感受与老虎的近距离接触。而另一侧,一个不到两岁的孩子也被抱着站到窗台上,年轻的父亲还时不时用手敲打玻璃,试图引起狮子的注意。在他面前,“请勿敲打玻璃”的警示标语成了尴尬的摆设。

象馆外,栩栩如生的大象石雕同样引来不少游客驻足留念。一个扎辫子的小姑娘兴奋地跑来,在老人的帮助下,很快爬到石雕上,两手握住卷起的大象鼻子,两腿夹住大象耳朵,冲不远处用手机拍照的妈妈微笑。意犹未尽的小姑娘又指了指另一尊“趴”在地上的大象石雕,身手矫健地踩着象背站了上去。或许因为相对低矮易爬,这尊石雕的人气格外高,短短两分钟内,就有三个孩子攀登。

“这里好像不让爬。”一个身穿红衣的小姑娘指着地上“请勿攀登”的标牌小声念叨,但大多数游客显然并没有注意到。

事实上,令动物园工作人员忧心的还有游客们的投喂。大门两侧的售票处和游客服务中心,悬挂着“文明游园 从我做起 关爱动物 请勿投喂”的醒目标牌。一进门,主题为“关爱动物 请勿投喂”的展板上,则是大熊猫、猴子等动物吃完投喂食物后被送医的漫画。走在园内,随处可以看到“请勿投喂动物”的提示。非洲动物区旁,还专门解释胡萝卜、苹果等美食每天会定量饲喂,动物摄入过多会影响健康,而冰淇淋、糖果等美食,斑马消化道中的微生物无法将其分解,会导致消化不良。

即便如此,投喂的情况依然屡禁不止。据北京动物园官网显示,主题为“文明游园,我在行动”的志愿服务奉献月活动从3月25日启动以来,每周末10点到15点的高峰游园时段,全园各党支部党员、团员和职工会在斑马、鹿苑、羊驼、猴山、熊山、水禽湖等游客重点投喂点位,统一穿着志愿者服装,开展劝阻及巡视工作。仅 3月25、26日两天,就劝阻游客投喂955次。

观点——

相关法律严重滞后亟待修订

“‘游园黑名单’制度的初衷是好的,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引导文明游园,此前也有类似做法。”北京外国语大学文创产业研究中心旅游研究所所长刘思敏表示,2016年5月,原国家旅游局就曾根据此前出台的《国家旅游局关于游客不文明行为记录管理暂行办法》,修订形成《国家旅游局关于旅游不文明行为记录管理暂行办法》。同年9月,《北京市旅游不文明行为记录管理暂行办法》开始实施,被视为地方版旅游“黑名单”制度。

一旦上了“黑名单”,不文明行为当事人的姓名、性别、籍贯等信息都会按照信息保存期限要求在“北京市旅游行业信用信息网”、“信用北京”、首都文明网“诚信建设”专题网页“曝光台”等网站同时公布,并上报国家旅游局。此外,视情节不同,还要通过内部信息平台,向旅游行业协会、旅行社、A级景区、星级饭店进行通报,“不文明游客”将面临联合惩戒措施。

“在具体执行中,还有很多细节问题需要关注。”刘思敏指出,例如‘多次’如何界定、哪些行为算‘恶劣’,都要有明确的标准,“如果‘黑名单’只是作为曝光榜,那对游客的约束力有限,但要与征信系统挂钩,采取一定的限制措施,真正发挥效力,就要寻求法律的支撑。”

在刘思敏看来,现行的很多相关法律都是在大众旅游时代到来前制定的,存在严重的滞后性,应当对《旅游法》等进行适应性修改,或者制定相关的实施细则,让不文明行为的管理有法可依,“相较于行政部门出台规章制度而言,法律上的完善更有利于提高严谨规范程度,确保可操作性,并形成常态化机制。”

此外,刘思敏还谈到,要加强教育和引导。“文明旅游本身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长时间的积淀。近年来,我们的游园秩序已经有了很大进步,但还有一些人存在差距。需要在家庭、学校和社会教育中,纳入文明旅游的内容,同时加大宣传力度,提升全民素质。

来源 北京晚报 记者 宗媛媛 莫凡 文并摄 编辑 辛宏

流程编辑 TF003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