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专栏 > 聆听

北京樱花东街在建过街天桥引各方争议,相关部门行业专家为居民答疑

2019-06-16 11:38 编辑:TF008 来源:北京晚报

北三环北侧,樱花东街正在新建一座过街天桥,临近桥身,不但有人行横道还有开放路口。周边居民质疑,建这座新天桥的意义何在呢?况且该路段及南北沿线,目前已经有多座贴着人行横道建成的过街天桥了,使用效率不算高,个别点位甚至阻碍便道,是否有必要再建?此事也引起了市区两级人大代表的关注,市相关部门、行业专家共同参与,为居民们答疑解惑。两个月来,记者多次走访调查,就此采集了各方意见。

惠新东街过街天桥下的便道又窄又矮。

    旧桥回访

    “最冷”过街天桥或将改变

市民所谓“贴着人行横道的过街天桥”,在附近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门前便有一座。桥旁便是两条人行横道,多数行人都不选择过街天桥。近日记者现场统计时发现,在40分钟内,仅有2人选择从过街天桥过马路。除了使用率低,周边居民反映,该路段西侧便道较窄,桥墩几乎占用了全部人行道,造成不便。“天黑的时候要是从桥墩底下钻,个儿高的人就容易磕脑袋。”

朝阳区人大代表陆中秋告诉记者,他也听到有行人对桥墩问题的反映,要求相关部门督办,后来桥墩上包上了海绵,但他发现,时间不长,海绵便已脱落。

朝阳区人大代表两次会上建议,并转市人大代表,希望该过街天桥能够拆除,建议中除了维修保养经费问题外,着重提道,惠新东街路口已设置人行横道、红绿灯,在交通设施完备且道路不封闭的情况下,过街天桥使用率低下,最少的时候行人通过量一天不超过10人次,造成公共资源的浪费,同时也影响着便道行人通行。

记者从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了解到,惠新东街天桥为市人大、市政协2004年、2005年建议、提案项目,是为了保证外经贸大学师生过街安全修建的。对外经贸大学在校学生约1.6万人,据测算该路段在高峰时段过街人流达到每小时约1000人,机动车每小时1900辆,校门口人车混行,交通干扰严重。关于天桥利用率较低的原因,目前分析主要是配套交通管理相对滞后,没有交通引导标志,道路中间缺少中央隔离护栏,改变交通组织形式后,可以进一步引导行人逐渐形成使用天桥的习惯,实现安全过街。市民及区人大代表提及的桥墩占用人行步道问题,主要是由于既有步道宽度相对较小。下阶段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将会同市交通委、交管局、园林局、建设单位等结合周边用地条件,进一步研究解决增加步道宽度及加设中央护栏等事宜,以最大限度地满足行人过街需求。

    新桥探访

    如何打消居民顾虑

近日记者也来到了化工大学东门外,看到了市民们提到的新桥,在建桥梁旁边,便是一条人行横道。记者注意到,该路段再往南几十米,还有一个宽敞的大路口,无论是已有的人行横道还是开放路口均无红绿灯,这样的过街环境对行人来说,仍算不上安全,很多老人过马路时仍是心惊肉跳。

记者现场询问50位市民,超过半数认为,人行横道比过街天桥方便。有附近居民特别提道,附近开放性路口很多,每天有很多人斜穿马路,并质疑仅靠过街天桥能否改变这类现象。

对于新桥建设的由来,记者从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了解到,樱花东街人行天桥为2008年政协0711号提案项目,为保证中医药大学、化工大学师生及周边居民出行安全、提高道路通行能力,减少交通事故隐患,政协委员提出在樱花东街过街客流较大路段修建过街设施。

拟建天桥位置现况为人行横道过街且无灯控,东侧为公交站台,行人横穿马路现象较为严重。同时此处又无中央隔离护栏,许多车辆在此处掉头,造成较大的安全隐患。据设计单位测算,该路段高峰期过街人流量每小时约1100人,机动车每小时2400辆。如不修建人行天桥直接加装中央护栏,行人过街则需向南绕行200米,向北绕行170米才能过街。

2009年,经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会同市交通委、市交管局、朝阳区政府等单位共同研究和论证,审定该天桥设计方案。“天桥建成后,可以满足行人过街需求,相应地改变交通组织形式,同时撤销人行横道,路中设置隔离护栏,将有利于引导行人通过人行天桥或南北两侧灯控路口过街,大大降低人车交会所带来的隐患,提升人行过街安全性,同时提高道路通行能力。”

新建过街天桥正在架设垂直电梯。

“万一修了天桥封了路,我们这些腿脚不便的老人过桥太费劲了!”针对此类居民反映,记者了解到,近期市规划自然委正在开展“密路网,窄街区”的规划研究工作,通过加密路网,缩小道路宽度,减少路口拓宽,进一步缩小行人平面过街距离。对于确需立体过街的路段,优先考虑地下通道过街形式;新建天桥也要求增设垂直电梯等无障碍设施,有效改善行人立体过街条件,打造安全、舒适、便捷的过街形式。

随着新建过街天桥施工推进,记者注意到,天桥两侧架起了钢结构,经现场确认,施工人员告诉记者,新建过街天桥是有垂直电梯的,这样可以方便腿脚不便的老人。

    一座桥“两端”的代表委员

记者还注意到,该路段无论是希望建设过街天桥,还是希望拆除过街天桥,均来自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建议、提案,为何代表、委员的意见会有“分歧”,到底听谁的?

对此,朝阳区人大代表陆中秋告诉记者,这样的现象并不意味着是代表委员之间的意见有分歧,更不意味着过去修建过街天桥的决策是错误的。之所以出现建和拆两种声音,是不同时期周边居民的需求,时代在发展,交通状况也在持续发生变化。举例来说,惠新东街过街天桥是来自于2004年的政协提案,樱花东街新建过街天桥则是来自于2008年的政协提案,“现在已经是2019年了,也希望主管部门能对目前的道路交通状况进行新的评估,力争在新时代,为百姓带来更便利的交通出行环境。”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景一鸣 文并摄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