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人文 > 人文

“送你一片阳光!”,这群退役老兵送的礼物竟是这么珍贵

2019-06-22 16:05 编辑:TF021 来源:北京晚报

那一年,我到内蒙古莫尔道嘎一个边防连体验生活。连队的住宿条件很紧张,我被安排到一间放置杂物的仓库里。那间屋子的屋门朝北,东西各有一扇窗户,我的桌子坐北朝南,南面是一堵严严实实的墙,像只闷头闷脑的大葫芦,我便将此屋称为“葫芦居”。

作者:吕高排


资料图 王金辉 制图

西边的窗户像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斑驳陆离的石灰泥大片剥落,参差不齐的边缘同墙壁产生缝隙,摇摇欲坠;稍不小心,松软的尘土就会从裸露的墙壁上掉下来,闹得整个屋子尘土飞扬。加之因为是冬天,为了阻止西北风“随意出入”,西边的窗户已被一块木板挡住,四周还贴上了封条,直到第二年春天才解封;至此,那扇窗户在大多数时间里已名存实亡。“葫芦居”里唯一亮堂的地方莫过于东窗台下,遗憾的是它被一个沉重的军号“占领”了——它比我到得早。

但我很满足。因为我知道,在这个艰苦的军营里,有个还算宁静的小屋已十分难得。

可是好景不长,东面的旧房很快被推土机夷为平地,紧接着,官兵们噼里啪啦地打起地基。部队的作风雷厉风行,一眨眼的工夫,崭新的小楼已破土而出,而且丝毫没有罢休的意思——它要与蓝天白云为伍。

这时的“葫芦居”算是名副其实了,即便在阳光灿烂的夏日,也一样昏天黑地。那架累得嗞嗞乱叫的电灯棍,陪我走完黑天过白日。这样的日子久了,难免有孤寂、落寞流进心头,赶也赶不走。

与官兵们熟识是在那年秋天,一个沉甸甸的收获季节。我的新小说集出版了,大家纷纷到“葫芦居”向我讨书看。当这些年轻的战士走进小屋时,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瞪大了双眼,他们惊诧于房间的阴暗,也惊诧于林立在我案头的许多好书。

慢慢地,我们成了好朋友。军人之间原本就亲如兄弟,何况我们朝夕相处。

然而,世界上美好的东西都是转瞬即逝的。一天,这些可爱的朋友呆立在“葫芦居”里一言不发——“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他们即将脱下戎装退役返乡。想到不久以后就要到来的惜别,这些军营男子汉不禁黯然落泪。

没有什么可以留作纪念,我便在他们递过来的笔记本上写下许多鼓励的话,每个人都爱不释手地捧着,激动中写满了不安。一连几天,他们围绕在我左右,弄得我有些不知所措,渐渐地我发现,这些血性的汉子正为没有送给我一件合适的礼物而忐忑不宁。

一次特殊的任务,将我们分别的时间提前了三天。就在老兵退役的前夕,我接到前往北京参会的通知。在那间已被高楼遮盖得完全失去阳光的“葫芦居”里,战士们先为我饯行,直到那时,他们的忐忑不宁还未消失。忽然,年龄最大的一名老兵盯着我书桌对面的墙壁,欣喜地说道:“有礼物了!”继而,全屋的战士都欢呼起来。

那一刻,我丝毫没有想到他们送给我的礼物是那么的珍贵。

一个星期之后,我从北京风尘仆仆地赶回连队,就在步入“葫芦居”的那一刻,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缕阳光正兴高采烈地掠过南面墙壁上一尺见方的窗口,把柔和的乳白色尽兴洒在我铺满稿纸的桌面上,稿纸在阳光的映照下显出欢快的光晕……

我禁不住仰起头,让视线透过精致的窗户投向蓝天。蓝天是这般明净、深远,太阳是那么耀眼、温暖,我觉得那是我见到的世界上最美丽的阳光。

“送你一片阳光!”

我一遍遍默读着几名退役老兵的留言,心头被明净的阳光氤氲着。我想,无论对于孤独的我还是对于沉闷的“葫芦居”,那一束灿烂明丽的阳光,都是无与伦比、不啻万金的。

 

(原标题:送你一片阳光 )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21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