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深读 > 封面

这部国产电影为何让观众哭得整排座椅都在颤抖?因为这一事件

2019-08-01 20:36 编辑:TF021 来源:北京日报纪事

2010年7月16日,大连新港石油管线爆炸。大火如果控制不住,会直接威胁到不远的大连。“7·16”大连输油管道爆炸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原油管线储罐爆炸救火难度最大的一次。这场灾难虽然已经过去九年,但是每一个亲历过火灾现场,或见证过火灾现场的人,仍历历在目,难以忘怀。今天,以真实事件为原型的电影《烈火英雄》上映,消防官兵的英姿重现大荧幕,是他们出生入死,保住了大连。“7·16”油管爆炸发生,本报记者曾撰写长篇报道,今日重发,以此致敬烈火英雄。

2010年7月30日,记者到达“7·16”大连输油管道爆炸现场时,距事故发生已整整两周。

火灾中被烧塌了半边的103号储油罐,保持着奇异的姿势矗立原地。工程车在现场进进出出,工人们正忙着拆除烧毁的输油管道。浓烟虽然早已散去,但方圆几公里的房子、路面都被落下的油污染得斑斑点点。随处可见蹲在地上奋力擦洗油渍的工人。不远处的新港码头已经恢复了油船靠泊,曾被原油污染的海域也重现湛蓝。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说到不久前的这起事故,大连人的语气并不沉重,他们更关心的是清污、环境、事故调查等后续事宜。只有消防员和专业人士知道,这座城市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

“2012提前来了?

2010年7月16日,大连新港石油管线爆炸现场。

7月16日18时,刚吃过晚饭的大连边防检查站新港分站政委陈志刚正在操场上散步。忽然“嘭”的一声巨响,陈志刚觉得好像被人向前推了一把。“开始我还以为地震了呢!回头一看,油库着火了。”

陈志刚所在的大连边防检查站新港分站,离爆炸现场仅仅200米远,爆炸引起的巨大冲击波把边防站的窗户震得粉碎,几扇关着的门,连门框都震掉了。陈志刚看到,操场上落满了油污,一条白色的小狗浑身粘满黑色油渍,跑来跑去。此时,罐区上空已浓烟滚滚,烟由白变黑,伴着浓烈的汽油味,呼呼地往营区里灌。

开小卖部的韩大姐,吃过晚饭正坐在院子里乘凉,爆炸的巨响把她的小杂货铺震得直忽悠。隔壁小饭馆的老板娘,一边嚷嚷着“地震了”,一边从屋里跑出来。可很快他们发现并不是地震,而是罐区爆炸了。

“升起一朵大蘑菇云,底下是一个大白柱,上面是黑色的。”韩大姐用手比划着,向记者描述当时的情景。由于距罐区还有四五公里,而且隔着山,她并没有看到火光,但不一会儿滚滚的黑烟就下来了。

“我知道那里面都是储油罐,可是我一点儿都不害怕。咱们这么大国家,还能处理不了这事儿?”凭着对政府的信心,开始韩大姐一点儿都不惊慌。但不久,陆陆续续有人从罐区方向跑过来。

“他们说,你们别看热闹了,管线爆炸了,一会儿油罐炸了就太危险了!赶紧走吧!”此时,韩大姐感到了一丝紧张。看着大家都走了,他们也赶紧开车往外走。“家里喂的小鸡儿、狗崽儿,啥都没带,全扔下了。”

此时,韩大姐看到消防车一辆接一辆从她门前呼啸而过。

由于爆炸地点就在辖区之内,大连消防支队开发区大队最先接到了报警。“报警人说,罐区管线爆炸着火,直接威胁旁边的10万立方米储油罐。”一听这话,接警的开发区大队炮台山中队指导员王国开心里咯噔一下。对于大连新港保税区油库,王国开再熟悉不过,自从兴建伊始,那里就是他们的重点防护单位。

发生事故的大连中石油国际储运有限公司保税区油库,分一、二两期,总储量185万立方米,共有3个5万立方米原油罐和17个10万立方米原油罐,着火的 103号罐便是其中之一。在它的北侧是即将建成的国储油公司罐区,共有30个10万立方米原油罐;南侧是居民区、港区单位和办公用房等附属建筑;东侧为总储量132.45万立方米的大连港罐区,有12个10万立方米原油罐,更要命的是那里还有51个储存着甲苯、二甲苯等易燃易爆有毒化工原料的储罐。

王国开深知这里一旦发生火情就是大灾。几分钟后,炮台山中队25名消防员,开着5辆消防车一路风驰电掣赶往火场。

与此同时,正在大连支队值班的指挥员郑春生也接到了指挥调度中心的电话。“调度中心让我调10台大功率泡沫车和10台大水罐车。”一听调度中心的要求,郑春生就明白将有一场硬仗要打。

“别说10万立方米储油罐爆炸,会引起链条反应,就是那51个二甲苯罐,只要爆一个,我们现场的扑救人员全得中毒身亡。那里离大连市区直线距离只有五六公里,毒气一旦飘过去,整个儿大连都将变成一座死城。不是危言耸听,当时我觉得这可能是世界的一个灾难日。”说到此处,郑春生一脸严肃。

离火灾现场越来越近,郑春生的这种预感便越来越强烈。距火场几公里时,四周已浓烟滚滚,让人喘不过气来。那时天还大亮,但浓烟下能见度只有20米左右,消防员们不得不打开车灯。郑春生把手伸出窗外,发现手臂上全是灰尘。此时,当地公安人员已经开始疏散方圆十公里范围内的群众,大批居民和油库工作人员朝着火场相反的方向奔去。看着不远处火光冲天的现场,郑春生甚至觉得,也许今天他将无法活着走出火场。

“当时,我的心情很复杂。我想,难道说‘2012’提前来了吗?”

“差一步我们就‘化’了”

18时19分,大连消防支队开发区大队下辖的三个中队——大孤山中队、海青中队和炮台山中队先后到达火灾现场。此时,最先赶到的大连港集团油品码头公司消防队面对猛烈的火舌已无还手之力。

电影《烈火英雄》剧照

据事后调查,火灾首先由103号罐北侧的900毫米输油管道爆炸引起。900毫米输油管瞬间引爆了并列的700毫米管道,原油从两个直径将近一米的管道中带着火焰喷射而出,与它们紧邻的103号罐很快便起火了。

源源不断的油从管线中喷出,流到哪儿,哪儿就是一片火海。消防员们赶到时,已形成了500多平方米的地面流淌火。此时,103号罐旁边的101至106 号,5个10万立方米储油罐,岌岌可危。103号罐东侧的原油泵房,已经身陷火海,与它一路之隔的南海罐区42号、37号两个10万立方米原油罐也受到威胁,再往北就是更可怕的危险化学品储罐群了。

“管道里油气混杂,压力很大,火焰已经蹿到几十米高了!”眼前的一幕让王国开惊呆了,入伍十多年来,这是他看到的最恐怖的现场。

开发区大队大队长李永峰意识到,单靠他们大队这70多号人和十几台消防车,无论如何也制服不了大火,他们唯一能做的是控制流淌火,等待大部队的增援。

电影《烈火英雄》剧照

在李永峰的布置下,大孤山中队在103号罐西侧堵截,以防火势向西蔓延;炮台山中队在103号罐东侧用两支泡沫枪堵截流淌火向东蔓延;海青中队堵截流淌火向103号罐的南侧和东侧蔓延,以确保103号罐罐体和东侧战线的安全。

在堵截地面流淌火的同时,李永峰还分兵一路保护103号罐东边的原油泵房和配电房。由于爆炸,罐区已全面停电,原本矗立在103罐附近、用于消防的高大水罐,已经成了摆设。但李永峰琢磨,如果电力恢复,这几个大水罐不是还能派上用场吗?无论如何,要把电力设备保存下来。

但消防员们很快发现自己处在非常不利的地势中。“现场是北高南低、西高东低,我们正好在103号罐的东南角作战,是仰攻。”火借风势已经蹿升至几十米高,再加上从低往高喷射泡沫,消防员们更加吃力,他们感到喷射出去的泡沫如石沉大海。

消防员们觉得火越救越大,手中的泡沫和水也渐渐供应不上了。18时45分,就在李永峰他们渐渐吃不住劲时,大连消防支队128辆消防车和1000多名消防官兵从四面八方赶到现场。

大连消防支队总指挥丛树印在火场做了部署。李永峰负责原油泵房、配电室和南海罐区中部,灭火高工邵天福负责103号罐区西部;郑春生死守危险化学品罐区。

两周后,当记者站在火灾现场时看到,罐区道路狭窄,只能有上下两排车道。王国开告诉记者,由于空间有限,始终只能有一辆消防车在最前面的火场作战,其他增援部队只能站在远处用水炮辅助冷却罐体。

地上密布的输油管线,把几十个储油罐串联起来。滚烫的原油在地下涌动着,达到350摄氏度便会自燃。

“地沟里的油一爆炸,井盖儿满天飞,也不知道它会落到哪儿!”郑春生感到自己像闯进了雷区,只能护住头脸,跑“S”形躲避不期而至的井盖儿。

“我看到一个井盖儿被炸得一半翻成了90度角。还有一块不知从哪儿炸来的铁皮,后来6个消防员才把它抬走。”王国开说。此时,他发现燃烧的103号罐北侧外皮,软塌塌地折了下来。

21时左右,王国开正在全神贯注地与火魔搏斗时,忽然听见腰间的步话器传来大队长李永峰的叫喊声:“赶紧撤!”

“我们刚跑出去十几米远,身后的油泵房就爆炸了。”王国开和同组的战士们被强大的冲击波扔出三四米远。只见身后不锈钢水枪、水炮化为灰烬。

“火从我们头上扑过去。差一步,我们都得‘化’了!新港消防队的一辆消防车就没抢出来,整个儿给烧化了。多亏李大队让我们提前撤了!”提起这次最大规模的爆炸,王国开至今心有余悸。

电影《烈火英雄》剧照

李永峰是怎么知道泵房要爆炸的呢?“油泵房里有大量的油,我忽然发现它的声音不对了,刺刺刺地响,火的颜色也不对了,原来是红色的,突然变白了,而且管线来回乱动,这就说明要爆炸了。”凭着丰富的经验,李永峰带战士们躲过了一劫。

“他半月板有伤,跑得最慢,当时我急得直骂他。”李永峰指着王国开笑着说。“事后我想,他是在断后,确保战士们全出来他才出来。”

“大队长不是骂,那是急的。”王国开说。一同出生入死的经历,让他们异常默契。

“这么大的火,能让我的兄弟们都活着出来,就是我最大的心愿。比得多少奖,立多少功都强。”说到此处,李永峰这个身经百战的汉子,眼圈红了。

关一个阀门要拧8万圈

 

从地图上可以看出,着火的罐区处在南北向的创业路和东西向的迎宾路交叉口西南角。大爆炸把消防员从103罐附近推到了迎宾路上,几个小时坚守的阵地,瞬间失守。

此时,大火已经烧到创业路东边。郑春生发现,他负责的南海罐区42号和37号储油罐,保温层已经烧得脱落,剧毒的化学品罐区就在一步之遥。

化学品罐一旦爆炸,在场的所有消防人员无一能够幸免。大连消防支队灭火高工邵天福被总指挥丛树印派到这里指挥灭火。接到火警电话时,邵天福正在与老战友聚会,饭刚吃了一口,就被支队调到了火场。

“临走时,老战友们还说,你赶快回来啊!我们等着你!”可是邵天福知道,罐区着火能不能活着回来都不好说。邵天福车里常年备着消防服,只要有火情跳上车就走。大连大大小小的火场都少不了他。此时,总指挥把老将邵天福派到化学品罐区,足见对他的信任。

可面对熊熊大火,即便是有35年战斗经验的邵天福也有些束手无策。37号罐的隔热层已经脱落,里面是满满10万吨原油,火再往北两三米,就是那51个化学品罐。邵天福告诉记者,正常情况下这里有50多种有毒化学品,那天罐区并没装满,即便这样也有16种有毒气体。就在大连消防支队就要撑不住时,距离大连最近的营口市公安消防支队8台消防车、42名消防官兵及时赶到。此后,辽宁省12个市和辽油、辽化的专职消防队,200多台消防车、1000多名官兵赶到了火场。泡沫有了,水有了,邵天福提着的心放下了。

此时已经失守的103罐附近阵地并不乐观。为了阻止原油蔓延,丛树印调来了推土车和水泥浇灌车,试图用水泥和土筑起一道堤坝,防止原油乱流。从当时拍下的电视画面中可以看到,消防员们手持泡沫枪为水泥车杀出一条通路,水泥车冲进去把水泥洒到路中央,赶紧往后撤,大火追着水泥车呼呼扑来。与大火进行了几个回合的拉锯战后,一道半米高的水泥堤坝浇筑起来,到处乱窜的原油被控制在一个相对较小的范围内。

李永峰带领着他的兄弟们把阵地一点一点地向前推进。大火炙烤后,沥青路面已经成了稀软的“沼泽地”。

“我们每走一步,脚上都像挂着一个铅球似的。沥青路面温度太高,为了不把水带烧坏,战士们只好扛着水带向前走。”李永峰说。

经过几个小时的奋战,被大爆炸夺去的阵地又被消防员们夺回来了。可油还在源源不断地涌出,顺着3米多深、6米多宽的地下排污沟向海边流去。虽然,火灾现场距离海边还有一两公里,但很快海面就形成了一片400米×600米的火场。此时,郑春生被派往海上与辽宁海事局一起进行海上灭火。

电影《烈火英雄》剧照

油汩汩地往外喷涌,刚扑灭的火,转眼又被点燃。火场总指挥丛树印意识到,如果不切断原油泄漏的来路,大火将无法控制。关阀门,成为灭火的唯一出路。

油罐的阀门是电动的,当时罐区早已停电,无法电动关门。咨询了罐区技术人员之后,消防员们决定尝试手动关门。这个任务落到了大连消防支队特勤大队二中队指导员桑武身上。桑武身着一身亮银色的防火隔热服,带领两名队员,钻进了浓烟滚滚的106号罐附近。

油罐的阀门在罐体之外,类似一个方向盘,如果电动关门只要30秒就能关上。可桑武没想到,手动关门却关了3个小时。

“开始罐区技术人员说,顺时针拧,顶多半个小时就能关上。”可桑武拧了十几分钟竟然连一点感觉都没有。“每拧80圈,螺丝才下去一扣,关一个阀门要拧80000圈。”桑武说,事后他才知道,根本没人尝试过手动关门,工作人员也没有经验。

大火已经烧到距阀门三五米远,附近的输油管和排污井还不时发生着爆炸,炙热的气浪烘烤着桑武和队员们。浓烟中,即便近在眼前,他们也看不见面前的阀门。眼看大火扑来,跟着他们上来的罐区技术人员已经撤走,可桑武和队员们却心无旁骛地转动着手中的阀门。

3个小时后,106罐和102罐的阀门终于关上了,火势也有了趋缓的迹象。此时,指挥部从大连供电公司调来的发电车也赶到了,101、104和105号罐的阀门很快关上了。

为什么不早调发电车关阀门呢?桑武解释说,现场油气弥漫,接电源有可能产生火星,引起爆炸。直到凌晨4时多,火势趋缓,发电车才有可能发挥作用。

着火罐区几个油罐阀门都关上了,火势终于得到了控制。17日8时20分,辽宁省消防总队总队长王路之下令,发起总攻。

远程灌海水

17日上午10时,大连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大连新港输油管道爆炸现场储油罐的所有阀门全部关闭,火势基本扑灭。

邵天福解释说,火势控制住是指流淌火被扑灭,四周的储油罐和有毒化学品罐的威胁也被解除了,着火的103罐形成了稳定燃烧,不会再威胁别的油罐。

此时,原本22米高的103罐北侧已经被烧塌到离地不过3米,油罐里的油还在熊熊燃烧。老让它这么烧着也不是办法呀!邵天福筹划着怎样才能扑灭103罐的大火。

“103号罐顶部有一圈泡沫发生器,如果油罐着火,泡沫发生器可以往里灌泡沫灭火。”陪同记者在现场采访的王国开指着已经被烧毁的103罐对记者说。可着火后,罐区断电了,泡沫发生器都成了摆设。

当时,邵天福首先想到能不能把泡沫管道接到这些泡沫发生器上,往里灌泡沫灭火。可他发现103罐烧塌的部分折回来正好盖在罐底儿的油面上,泡沫怎么也打不进罐体中。无奈,只好另寻出路。

“103罐是一个浮顶罐,也就是说罐顶可以根据罐中油量多少上下浮动。能不能让消防员站到罐顶上,直接往罐里打泡沫呢?”邵天福用茶杯盖做道具向记者解释道。

邵天福的方案让记者吃了一惊,脚下是熊熊燃烧的油罐,油罐中是滚烫的原油,人要站到油罐上面去灭火,想想这场面就让人胆寒,而郑春生却真的带领四个攻坚小组,搭着梯子爬上了103号罐的浮顶。

“103罐已经烧了十几个小时了,我们不知道浮顶是不是已经烧软了,万一人上去,浮顶塌了,那救都没法救。”郑春生他们爬上梯子,先做了一下实验,确定浮顶能承受得住,才慢慢爬上去。队员们手持四门泡沫炮,顺着缝隙不间断地往罐里灌泡沫。

几个小时过去了,火就是不灭。指挥作战的邵天福有点儿坐不住了。“我让他们停止往罐里打泡沫,全下来。那时候水和泡沫都告急了,万一其它地方再死灰复燃,那我们就被动了。”

103罐还在烧,看样子只能等罐里的余油都耗尽了,大火才能停止。可罐区到处都是易燃易爆物,就算一点火星儿都可能再次引起大火,等着103罐自己熄灭风险太大。此时,邵天福又想到一个办法——灌水。“通过灌顶的泡沫发生器,往里灌水,水灌到一定程度把空气挤没了,火不自然就灭了吗?”

电影《烈火英雄》剧照

邵天福之所以能想到灌水这招,全仗着大连消防支队有全国唯一一套远程供水系统。郑春生向记者介绍,远程供水系统可以从6公里外的海面上不间断地抽水供应火场。普通的消防车顶多也就能装20吨水,可远程供水系统每分钟就能抽1.8万升水。“远程供水系统这回是第一次应用到实战,确实发挥了很大功效。”郑春生说。

水源源不断地从海中抽上来,灌进103号罐,邵天福惊喜地发现,火渐渐地灭了。就在胜利在望时,悲剧发生了——大连支队战勤保障大队远程供水编队分队长张良牺牲了。

邵天福说,本来远程供水系统的浮艇泵扔到海上就能自动抽水,但原油泄漏到海里,再加上周围的海藻杂物,一会儿就把浮艇泵给堵了。虽然供水编队的战士们向当地渔民借来渔网,在浮艇泵四周围了一圈,过滤杂物,但浮艇泵吸力太大,一会儿油污和水藻就把进水口给堵了。张良他们不得不每隔一段时间便下水清理杂物。悲剧就这样发生了……

战友从指尖滑落

张良牺牲不久,一组触目惊心的照片开始在网络上疯传。7月20日上午8时多,一位浙江摄影师在南海港岸边摄影,忽然他发现竟然有两个人在漆黑的海面上游动。

334秒,68张照片,摄影师纪录下张良生命的最后时刻。

8时25分48秒,第一张照片中,张良左手在海中挥舞着匕首,旁边是战友韩晓雄。

从第一张照片开始,到8时28分56秒,摄影师共拍了36张照片。照片中,张良用一把长约30厘米的匕首,不断挑开浮艇泵中的油污和杂物。

8时28分58秒,张良手指着远处,示意韩晓雄将水泵推向海的深处。大连消防支队战勤大队教导员郑占宏后来猜测,南海港的水下地形多变,有的深达数十米,有的又浅得只没过人的腰。为了能抽取足够多的水,张良可能想把浮艇泵推到大海深处。

8时30分26秒的照片中,张良好像被什么力量裹挟住了,整个人脱离了浮艇泵。这时,原本拉住浮艇泵的韩晓雄看见张良脱手,反身冲向他。

8时30分52秒的照片中,海面上只露出张良和韩晓雄,两个小小的头。

8时31分2秒,郑占宏张开双臂,冲向海中的张良,此时的张良张大了嘴巴,似乎在呼喊什么。随后的照片中,郑占宏不断用手划开黑油,韩晓雄不断地将张良托举出水面,可张良的头已两次沉入油层。

张良的头已经没入海面,韩晓雄还死死地抓住他的一只手,并试图转移给郑占宏。但第一次交接失败了,第二次韩晓雄又一次将张良的手举出水面。8时31分22秒,张良的手缓缓沉入漆黑的油面。

事后,郑占宏曾对媒体这样说:“油太滑了,我握到了他的手,很滑抓不住,我又搂到他的头,还是往下滑。”


张良烈士追悼会上战友失声痛哭。

最熟悉的亲人从指尖滑过,而自己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让郑占宏痛不欲生。站在岸边见证了这一切的摄影师,同样陷入了自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不断地提到自己本该去救人,而不是拍照。但事实上,人们都知道面对无情的灾难,人力有时太过渺小。

15个小时基本控制一个10万立方米油罐大火,无一人伤亡,这是一个奇迹。当消防员们正准备庆祝时,张良的牺牲却为这个光辉的胜利,加上了一个悲伤的底色。

“太可惜了,他今年才25岁,刚刚登记。20日那天,他原本是要去拍婚纱照的……”郑春生一脸凄然。

“不能进公海,不能进渤海”

油库大火被扑灭了,人们最关心的是泄漏到海里的原油怎么办?美丽的海滨城市大连,还能不能继续美丽?

其实,在消防局接到火警的同时,辽宁海事局大连市海上搜救中心,也接到了新港海事处的报警电话。当天正在值班的海上搜救中心值班主任宁伟对记者说:“当时,新港码头停靠着14条船,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把它们疏散到临时锚地去。”

新港码头停靠的大多是油船,如果大火烧到海上,引起这些靠泊油船的燃烧爆炸,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电影《烈火英雄》剧照

原油在陆地上泄漏、起火归环保和消防部门管,一旦泄漏到海上,就是海事局的职权范围了。17日一早,海面上的大火刚刚被扑灭,辽宁海事局危管防污处韩俊松便与同事登上海巡船前往出事海域察看污染情况。船接近出事地点,烟渐渐大起来,船上的人都喘不过气来。韩俊松看看海面,泄漏的原油把附近海域都染成了黑色,浮油足有三四十厘米厚。海风吹过,乌黑发亮的污油表面泛起皱褶,海巡船驶过激起一片黑色的浪花。

以前,辽宁海事局处理的都是个别油船泄漏,像这次这么大的污染事故,他们也是第一次遇到。韩俊松感到了问题的严重。“幸亏我们及时在附近海域铺设了围油栏,才没让原油污染得更厉害。”

辽宁海事局党工部主任罗钟山告诉记者,事故当晚,辽宁海事局就组织工作人员在附近海域铺设了25公里长的围油栏。“火势太大,我们铺的3圈围油栏都给烧了。”罗钟山说。

17日一早,中央就做出指示:决不能让油污流向公海和渤海。罗钟山向记者解释说,渤海是内海,自净能力很弱,海水循环一次需要40多年,而且渤海水更深、浪更大,受潮汐影响更大,清污难度也更大。

“不能流进公海自然是考虑到国际影响。再一个就是不能污染附近的海滨浴场和公园,我们在这些敏感部位都派重兵把守,一旦发现油星立刻就清走。”罗钟山说。

为了堵截油污,辽宁海事局在附近海域铺设了6道围油栏,调集了50多艘专业清污船和7台最先进的吸油机。除此之外,他们还动用了空中力量。三架直升机始终在受污附近海域盘旋,通过直升机拍回的画面,指挥中心一旦发现污染海域,便立即组织清污力量前往。

罗钟山告诉记者,目前他们采用的清污方法主要有三种,专业的吸油船、吸油毡和喷洒消油剂。韩俊松解释说,吸油毡对油污的吸附能力很强,一公斤吸油毡能吸25公斤原油。至于喷洒消油剂会不会对大海产生二次污染,韩俊松说,大可不必担心。消油剂主要是将油分解为微小的颗粒,利用海水的自净功能、生物降解等多种途径,解决海面油污问题。

“一桶油多少钱还没定呢”

虽然调动了上海、天津等城市的专业清污船,但面对大规模的海面污染,辽宁海事局还是感到有些力不从心。调动渔船,发动全民清污,成为打胜这场清污大战的关键。

7月19日起,大连渔业部门调集了2000多艘渔船参与大连湾、辽渔码头和金石滩等重点区域的清污工作。

7月底,当记者到大连采访时,大连海面的清污工作已经基本结束,海滨浴场重新人声鼎沸,海面基本上看不到清污的渔船。几经寻找,记者才在事故发生地不远处看到一块写有“大连海洋渔业局、环保局清污指挥部”的路牌。顺着路牌,记者找到仍有渔民在进行清污作业的金山水产码头。

码头上停泊着一艘巨大的轮船,几艘刚刚收工的小渔船停在岸边,地上是一层厚厚的油污,走在上面又粘又滑。记者到达这里时,正值中午,渔民们正仨一群俩一伙地坐在板凳上吃饭。虽然每人都穿了厚厚的胶鞋和防水裤,但渔民们一个个都像在油污中涮过一遭似的,满身满脸都黑乎乎的。

渔民参与捞油。

从金石滩赶来的荣东水产赵场长告诉记者,清污基本上结束了,他们目前做点儿扫尾工作,附近也就这一个码头还收油。

“一听说政府号召渔船清污,我们就来了。”赵场长说,场里一共有10条船,这回他带来5条,每条船上有两名船员。

如何清污,赵场长自然不在行。不过事先海事的工作人员们都简单教了教,比如怎么收放吸油毡之类的。但赵场长说,其实用水舀子直接舀就行,他们刚来时这里浮油很厚,几舀子下去就能装一桶。不过,干的时间长了也有人感觉不舒服。赵场长说,他只下过一次海,回来以后胳膊上就起了焦黄焦黄的一块皮癣,好几天才下去。“干这活儿,不容易啊!”赵场长感慨道。

那么回收一桶油能给多少报酬呢?赵场长说:“听说一桶油给300元,我们已经收了七八百桶了。”

赵场长又说:“咳!主要还是为了这片海嘛!别说政府还给点儿钱,就算不给钱我们也得来啊!咱还能发国难财吗?”

此话确实不虚,他的养殖场就在附近,主要养殖鱼、虾、贝类和裙带菜。要说海面污染,受影响最大的就属他们这些靠海为生的人,至于这次原油污染到底会给自己带来多大损失,赵场长心里也没底。

参加清污的渔船受到原油污染,如果开回去,会使干净的海面遭到二次污染。所以渔政部门打算回收这些渔船统一处理,并对渔民进行理赔。

记者致电大连市海洋渔业局询问相关政策,一位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婉拒了记者的采访。不过,当记者问到渔民们回收一桶油能给多少钱,受污渔船如何理赔的问题时,这名工作人员明确地说:“现在清污还没结束,一桶油给多少钱也没定呢!等清污结束了,我们会向公众公开这些信息的。”

“我收到500斤头发”

这些天,除了海事和渔政部门,大连环保志愿者协会主任唐在林也忙得不亦乐乎。自从事故发生那天起,唐在林就没闲着。由于早年曾供职于化工企业,唐在林知道原油泄漏入海对海洋环境和海岸线的危害。他第一时间就在网上发帖,倡议全国热爱海洋的人捐献麻袋、草帘子、大麦秸秆、玉米皮和头发等对油污有吸附能力的东西。

“今年5月墨西哥湾漏油事件中,美国人捐赠了大量的头发,结果证明头发在吸附油污方面功效很大——1公斤可以吸附8升油。”唐在林说。

帖子发出以后,立即在网友中引起强烈反响,许多媒体纷纷转载。上海的准妈妈王华也在报纸上看到征集头发的消息。“宝宝马上就要来了,7月1日,我刚把头发给剪了。”王华说。由于从小到大基本上没剪过头发,王华不舍得扔,把头发收了起来。得知头发可以吸附油污,她立刻把这些又黑又亮的长发,快递到了大连。

“就这么几天,我收到了500斤头发!”看着从全国各地寄来的头发,唐在林非常感动。

唐在林说,他们像做灌肠一样,把捐来的头发塞进长筒袜中,再一个个连起来放到海中吸油,效果非常不错。就在记者采访唐在林的前一天,大连环保志愿者协会刚刚组织了一批志愿者到海边清污。

唐在林说:“7月25日大连市就宣布大连海上清污取得了决定性胜利。现在大连海面上的油污,已经基本清除了。我们志愿者的活动主要是清理岸边被污染的岩石。现在正在刮南风,油污很容易就会被吹上海岸。如果岸边的油污不尽快清除的话,很可能会对城市和海洋环境造成长期的影响。”

志愿者们的热情让唐在林十分感动。在7月31日的志愿者活动中,大连南关岭小学三年级小学生李春生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本来我们怕原油对人有害,不主张小朋友参加清污活动。但是这小小子儿是我们的志愿者,热情非常高。”唐在林说。

李春生的妈妈吴女士告诉记者,孩子在电视上看到大海受污染了,非常着急,几次催着妈妈问环保志愿者协会有没有活动。“他说,过两天姥爷就要来大连玩了,咱们赶紧把海边弄干净吧!”吴女士笑着说。

那一天,李春生和妈妈穿着雨鞋,戴着手套,在海边捡了好几袋子受污染的石头。

谁该为这次事故负责?

事故发生的第二天,中国石油大学的一位教授在央视《环球财经连线》节目中与主持人连线时说:

“据了解的情况是,一艘外籍的油轮……在卸原油的过程当中由于操作不当,产生了燃烧和爆炸。这个爆炸就会沿着管线往上传,由于管道里有很多原油,这样的话就有几次爆炸声音传出来……外籍油轮在卸油的过程中操作不当,由外向里引起的。”

同时,多家媒体援引了“外轮操作不当引起管线爆炸”的说法,一时间舆论矛头都指向了这艘来自利比里亚的30万吨油轮——宇宙宝石号。

但7月23日,国家安监总局联合公安部,在其网站上发布的“关于大连中石油国际储运有限公司‘7·16’输油管道爆炸火灾事故情况的通报”,却完全推翻了上面的说法。

报告称,经初步分析,此次事故原因是在“宇宙宝石”油轮已暂停卸油作业的情况下,中油燃料油股份有限公司委托的天津辉盛达石化技术有限公司,以及辉盛达公司委托的上海祥诚商品检验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仍在向输油管道中注入含有强氧化剂的原油脱硫剂,造成输油管道内发生化学爆炸。

大连消防支队灭火高工邵天福也向记者证实,7月16日13时左右,“宇宙宝石”号油轮就已经停止卸油作业了,但中方的工作人员还在向输油管道内注入脱硫剂。到事故发生时,管道里已经注入了80多吨脱硫剂。脱硫剂的主要成分是双氧水,双氧水大量堆积后分解放热,产生大量氧气,最终造成爆炸。

报告中还说,事故单位对所加入原油脱硫剂的安全可靠性没有进行科学论证。那么,脱硫剂到底是什么东西,中油燃料油公司为什么要委托天津辉盛达公司往原油里加入这种东西呢?记者采访了中国石油大学化学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柯明。

柯教授说,原油脱硫剂的种类有很多种,成分多为高锰酸钾、双氧水之类的强氧化剂。一种观点认为,向原油里加入脱硫剂可以降低硫的含量,有利于日后加工。但柯明告诉记者,目前证实往原油里加脱硫剂效率不高,这种方法已经被许多企业摒弃了。

而对于罐区密集的设计,消防专家邵天福也很有意见。他告诉记者,按照中石油的内部规定,原油罐之间的距离是0.4个直径,也就是说10万立方米原油罐之间的距离只有32米。按照这种规定,新港保税区油库油罐间的距离并不违规,但从消防角度看这种标准太低了。邵天福说,目前国家还没有相关法规规范油库的布局。油库如何规划,只能依照中石油的企业内部规定。

 

来源: 北京日报纪事

流程编辑:TF021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