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国际

被驱逐的白宫“战争狂人”,博尔顿又成“高危”职位又一牺牲品?

2019-09-12 10:46 编辑:TF008 来源:北京晚报

2018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任命约翰·博尔顿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消息一出,质疑者纷纷给博尔顿贴上标签:“极端的好战分子”“鹰派中的鹰派”……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专家葛来仪甚至警告,“大家要系好安全带”。

一年半后的9月10日,当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博尔顿走人的消息后,连华府周围人似乎都如释重负。极端保守的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表示,随着博尔顿走人,“世界范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都呈指数级下降”。

【矛盾尖锐】从“这就是我想要的人”到“强烈不赞同他的意见”

在任命博尔顿时,特朗普宣称“这就是我想要的人”。而在宣布炒掉博尔顿的推特文中,特朗普的不满溢于言表,“白宫再也不需要他的服务”“我强烈不赞同他的许多建议”。

就在解雇博尔顿前几天,特朗普戏剧性地宣布中止与塔利班已持续近一年的和谈。美国媒体透露,此事缘于特朗普政府内部分歧严重,而博尔顿在阿富汗问题上扮演了搅局者的角色。《华尔街日报》等媒体报道说,过去一周,博尔顿竭力反对美国与塔利班及阿富汗政府缔结和平协议,甚至搅黄了特朗普原定在戴维营举行的秘密会谈,让寻求阿富汗撤军“外交战果”的特朗普十分沮丧。

博尔顿的搅局远不限于阿富汗事务。过去数月,博尔顿与特朗普在伊朗、朝鲜、委内瑞拉等问题上分歧明显。博尔顿鼓吹对伊朗、委内瑞拉采取军事行动,主张对朝鲜保持强硬姿态;而特朗普不想违背竞选承诺,不希望美国进一步卷入海外战事。此外,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三次会晤,近日还提出愿意无条件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会面,这些姿态均与博尔顿的建议相左。

《纽约时报》今年5月报道说,特朗普曾在私下说幸亏自己约束了博尔顿,不然美国可能陷入更多战争。博尔顿被炒后,白宫发言人承认,总统与博尔顿在很多问题上“不合拍”。被指与博尔顿“宫斗”的蓬佩奥在10日下午的记者会上坦言,两人在很多问题上观点不同。在白宫团队中,蓬佩奥以“唯特朗普马首是瞻”著称,与博尔顿的桀骜不驯对比鲜明。

【人物档案】我行我素的“战争鹰派”

博尔顿出生于1948年,曾就读于耶鲁大学并获法学博士学位。越战期间他曾想方设法躲避入伍。他辩解说,战争败局已定,自己“不想死在东南亚的稻田里”。

在里根和老布什政府时期,博尔顿在国务院、司法部等处担任高级职位。小布什执政时,他曾任国务院负责军控和国际安全的副国务卿、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

任常驻联合国代表期间,博尔顿因立场强硬多次引发外交风波。在《经济学人》杂志看来,博尔顿是“美国送到联合国最富争议的大使”。

博尔顿不担任公职后,经常参加新保守主义论坛并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在保守电视节目出任时事评论员。他曾撰文批评奥巴马政府在外交上“没有骨气”,并对奥巴马政府签署伊核协议、恢复与古巴外交关系等做法持绝对否定态度。2015年,博尔顿在《纽约时报》撰文鼓吹对伊朗动武。他还多次呼吁美国退出伊核协议。

博尔顿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期间,特朗普政府先后退出伊核协议、《中导条约》等国际协议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万国邮政联盟等国际组织,在“单边主义”的偏道上越走越远。博尔顿任内还在涉华议题上多次发表不负责任、捕风捉影、颠倒是非的言论,屡遭我外交部发言人严词驳斥。

【深度解析】“高危”职位的又一牺牲品

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与国务卿、国防部长并称美国国家安全的“三驾马车”。与后两者的提名需要国会批准不同,这一人选由总统本人直接任命,因此,从美国政治传统看,这一职位对总统和美国国安政策影响力更大。

特朗普上台以来,白宫要职走马灯般换人已不是新鲜事。尽管如此,作为特朗普任命的第三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被炒让外界再次意识到这一职位的“高危性”。

特朗普的第一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2017年2月因牵涉“通俄门”辞职。陆军中将麦克马斯特接任后,一度被视为白宫团队中的“理性派”和“安全阀”,但也因与特朗普“不合拍”而在一年后离职。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中心高级主任卡齐亚尼斯认为,特朗普心目中的博尔顿继任者应是一位不寻求颠覆伊朗政权、愿减少美国在中东驻军、支持与朝鲜对话的人。换句话说,就是与现阶段特朗普外交目标一致的人。

至于博尔顿,特朗普大概需要担心的是他会不会“反目为仇”。毕竟,博尔顿有过先例,当年他离开小布什政府后,曾出书对赏识提拔他的小布什的外交政策大加鞭挞。

【连锁反应】伊朗指博尔顿“被炒” 显示美方政策失败

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的一名顾问10日说,博尔顿遭“炒鱿鱼”显示美国对伊朗的“极限施压”政策失败。

鲁哈尼的顾问赫萨梅丁·阿什纳在社交媒体“推特”说,博尔顿遭边缘化和最终遭革职不“意外”,标志美国极限施压政策由于遭伊朗“建设性抵抗”而“失败”。

伊朗政府发言人阿里·拉比埃提醒,博尔顿数月前预言伊朗只能再坚持三个月,如今伊朗岿然不动,博尔顿自己却“走人”。借助“推特”平台,拉比埃发表看法:随着美方“战争和经济恐怖主义”的头号支持者博尔顿离去,美国白宫理解“伊朗的现实”会少一些障碍。

美国叫停塔利班谈判 阿富汗安全形势骤紧

阿富汗安全形势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叫停与阿富汗塔利班谈判后骤然紧张,政府军和外国驻军与塔利班及其他武装组织的军事冲突加剧,平民伤亡恐怕会进一步增加。

多名阿富汗政府官员11日说,至少10个省份出现战事。阿富汗国防部发言人10日说,政府军最近几天加大对塔利班的攻势。巴格兰省首府普勒胡姆里近来遭遇塔利班反扑。

阿富汗政府军和外国驻军与塔利班及其他武装组织的冲突加剧,让外界担忧平民伤亡。据联合国先前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今年1至3月,外国军队和阿富汗政府军致死的平民人数多于死于塔利班和其他武装组织的平民人数,在阿富汗战争爆发以来是首次。

王宏彬、刘晨、刘阳、刘品然、冯武勇 新华社

 

来源:北京晚报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